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藏枒入华

藏枒入华

日期:2018/3/22 阅读 ( 150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常玉一生的绘画追求见证了新时代的开始,同时展现“浪荡子”美学在跨文化现代性中的可能。
撰稿|东 梁
 
  近日 ,耿画廊宣布将于3月24日推出常玉个展,定名为“藏枒入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 展出近四十件旅法华人艺术大师的作品,聚焦于其30、40年代的创作,乃至生前最后一件作品。耿画廊的前身,是创立于 1992 年的大未来画廊,耿桂英女士自 1993 年第一次举办“常玉·朱沅芷画展:思乡曲·游子情”双个展以来,近二十五年岁月中,于 1997 年、1998 年、2001 年、2010 年与 2013 年共举办六次常玉个展。暌违五年,作为长期经营常玉作品的代表画廊,在耿桂英女士的带领下,将再度推出常玉先生的艺术大展,令人关注。
  此次“藏枒入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展览,有别于以往常玉个展,由年轻策展人许峰瑞策划,透过不同世代的视角,凝视其当代美学观点。展出作品从常玉于法国习画的起点——“大茅屋”(La Grande Chaumière)出发,至他生前最后一件作品。展场空间中呈现大茅屋汇聚画坛豪杰们时代场域,以及常玉在该场域中所创作的纸上作品,主展场意图重现常玉三四十年代的“粉色时期”创作风格,这时期常玉经常以白色、黑色、粉色等三色构成其画作主要色调,除以刮笔带出作品线条,即便仅有三色,在背景上以飞白的手法处理过,使作品看似色调单一,却有丰富层次。此外,本次展览也将呈现徐志摩曾惊叹过的“宇宙大腿”的裸女系列作品,而富邦艺术基金会也鼎力支持,将十五年来从未亮相之重要藏品于本展览中呈现。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法国是被称为“疯狂年代”(Années folles)的核心之所,也是法国自由解放、创作和文化丰饶的时期。20 世纪初来自世界各地移散至巴黎的艺术家们,特别是类似中国、日本等这些最先接触到西方现代化并以此为生活方式的创作者,他们置身于人群过着摩登的生活,但不同于摩登男女在感官刺激中随波逐流,他们拥有锐利的思考、对艺术创作的坚持,从不迷失自己。在这黄金年代被称作“浪荡子”(Dandy)的创作者们就像一面镜子,反映了时代、城市、人群和生活的多样性;在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的表现上,冲锋在这诡谲多变的世界浪潮里寻找一种联结传统与现代的创作者,自觉地经营着自我来进行文化转译的实践层面上,就数常玉最为突出。 
  可以说,“浪荡子”美学体现在常玉绘画层面的表现,或可从其大量裸女速写下的东方书画线条,以及在内化东西方绘画媒材、概念下的互文关系进行分析,从创作方法的实验,到美学风格的实践,最终在常玉的绘画中,我们看见了跨文化转译的美学语言和现代化历史的刻痕。常玉曾说:“欧洲绘画好比一席丰盛的菜肴,当中包含了很多烧烤、煎炸的食品以及各式肉类。我的作品则像是蔬菜、水果及色拉,能帮助人们转换及改变对于欣赏绘画艺术的品味。”常玉一生的绘画追求见证了新时代的开始,同时展现“浪荡子”美学在跨文化现代性中的可能。那混合了中西方截然不同的处世价值与美学观的表现,不仅突显了常玉的包容力,也在美学语言的编写中进行了协调与再造。最终,在跨越文化藩篱之际,亦跨越了菁英与通俗,令身处当代的我们领会通往美学和历史的诗意。 
  此次个展梳理常玉现代主义绘画中的美学语言,展名“藏枒入华”,系借其“粉色时期”大量瓶花作品中支撑起花卉的杈枝,即“枒”,作为阅读常玉绘画线条的叙事开端。“藏枒”意谓其绘画线条在凝重油彩中所刻画出的时代心理;“华”则谐音“花都”巴黎,同时也隐喻这位中国现代主义开拓者的“华文化”主体,是如何透过绘画使东西方美学相互渗入,转译跨文化的现代主义美学。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