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翼然”助飞:医生的反哺

“翼然”助飞:医生的反哺

日期:2018/3/22 作者: 黄祺 阅读 ( 2695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记者|黄 祺
 
  “我出生在上海,江西上饶长大,当知青插队落户到江西农村。40多年前中国基层卫生的落后情况,我有切身的体会,现在,贫困落后地区的医疗水平与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还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特别是县一级医院,医生素质有待提高。‘翼然教育基金’的初衷,就是用我们的力量,帮助县一级医疗机构提高泌尿外科的诊疗水平。我现在这样的年纪,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乐趣,能够做一些对基层民众有好处的事,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坐在上海仁济医院位于浦东新区的东院办公室里,黄翼然教授真诚地向记者回顾“翼然教育基金”成立的始末。黄翼然教授在仁济医院从医28年,带领仁济医院泌尿科成为国内最杰出的泌尿外科团队,2015年从科主任、副院长任上退休后,黄翼然教授怀抱着回馈社会的热情,出资50万元发起成立了“翼然教育基金”,基金后来又陆续获得数位爱心人士的捐款,目前捐款总计200多万元。
  “翼然教育基金”是自2014年11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教育发展基金会正式成立后的第一笔、也是唯一一笔以个人名义捐赠的基金项目。
   “翼然”一词,意为“像鸟张开翅膀一样”。黄翼然教授的老乡、北宋文学大家、政治家欧阳修著名的《醉翁亭记》中有曰:“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欧阳修在滁州任太守,将滁州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醉翁亭记》描述的,是欧阳修看到民众康乐、社会和谐的景象时,自己内心的坦然和欣慰。
  “翼然”一词,也特别能代表黄翼然教授的心境。中国新一轮医改,以医疗强基层、大病不出县为最终的目标,特别是对于贫困落后地区来说,基层医疗水平的提高,不仅事关民众的医疗条件,还关系到个人和整个地区的脱贫致富。作为国内知名的泌尿外科权威,黄翼然教授希望以自己在专业上的特长和号召力,通过提高基层医生诊疗水平,为患者带来更好的生活。这,也是一种坦然和欣慰。
  “翼然教育基金”成立2年多时间,资助16名经济欠发达地区医生到仁济医院进修;仁济医院泌尿科优秀的医生团队亲赴江西宜春市、云南文山州、云南丽江市等地开展了带教、讲座、手术示范等活动,已经培训边远地区医师20名左右,另有70人次参与各类培训班。
  出生于普通家庭的黄翼然教授,以赤子之心反哺基层医疗。这些年,中国优秀医生的公益举动如星星之火,正在温暖更多的地方。
  
上海的“小手术”,文山的“大手术”
 
  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在云南省版图上是东南方向最远的一角,与越南接壤。从上海乘坐飞机飞行3个半小时,再乘坐4小时的汽车,才能到达州政府所在地文山市,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偏远山区。
  最近热映的电影《芳华》中表现的战争场面,就发生在文山州麻栗坡县的边境线一带。上世纪80年代中越边界冲突持续达十年,直到90年代初两国关系逐步恢复正常、陆地边界最终划定,文山州边境才重归和平。由于位置偏远和战争的影响,文山州经济发展滞后,医疗、教育等事业相对落后。
  文山作为地级市,只有一家三甲医院——文山州人民医院,代表着当地最好的医疗水平。但这里的医生素质和诊疗能力,与上海存在着差距。2018年1月10日,黄翼然教授带领上海仁济医院泌尿外科7位优秀的骨干医生,再次来到文山州人民医院,为医院的泌尿科同仁带来了专业讲座、带教和手术示范学术等活动。
  这是黄翼然教授第二次来到文山州人民医院,上一次是2016年的1月,黄翼然教授参加了“上海交大医学院-翼然教育基金泌尿外科青年医师培训(云南文山)项目”启动仪式,两年间,仁济医院泌尿科医生数次来到文山,也资助文山州人民医院泌尿科医生免费到仁济医院进修学习。尽管只有两年时间,但这家医院泌尿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成立了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以前从来没有开展过的经皮肾镜取石术、腹腔镜膀胱全切术、前列腺根治术、钬激光前列腺剜除术等等手术,现在都有了。”文山州人民医院泌尿科主任吴新潮对前去采访的《新民周刊》记者说。
  仁济医院泌尿科主任薛蔚介绍:“如果光看医院的建筑、设施和床位数,文山州人民医院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医院,但因为位置偏远、难以留下人才,这里的医疗水平与上海的差距不小,上海的小手术到了文山,可能就是一个大手术。”
  这一次跟随黄翼然教授到文山的夏磊医生,在文山州人民医院完成了一台结石手术。患者是一位49岁的女士,一个月前感到右腰腹疼痛,并且寒战发热。经过检查,被诊断为输尿管上段结石伴右肾积水。输尿管结石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疾病,治疗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因为这位患者发生了多重耐药的肺炎克雷伯氏菌感染,使得病情变得复杂。
  患者从网上了解到输尿管软镜碎石术是目前治疗这类结石最有效、最微创的手术方法,但她担心文山当地医院的医疗水平无法解决问题,辗转300多公里,到省会昆明的三甲医院就诊。好不容易住进医院,患者却被告知由于急性感染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需要先在输尿管内留置导管,做好充分的引流,待感染控制后再做碎石手术。
  一个月快过去了,患者原本准备再到昆明进行二期碎石手术,偶然得知上海仁济医院的泌尿外科专家要到文山进行学术交流和手术示教,患者一家满怀期待地住进了文山州人民医院。夏磊医生到达文山之前,已经了解了患者的病史,为病人制定了抗感染的方案,手术当天还特意复查了血液、尿液中的感染指标,确保手术的质量。
  1月11日,夏磊医生在文山州人民医院主刀完成了输尿管软镜碎石手术,按照仁济医院日间手术的快速康复理念,患者第二天就能出院。
  同一天,一台由仁济医院孙杰医生主刀的手术,也在文山州人民医院进行。孙杰医生的患者,是一位85岁的高龄男性患者,排尿困难的症状已经有5年,最近1周加重。老人患的是良性前列腺增生,由于患者年事已高,前列腺体积较大,若采用当地传统的电切手术,手术创面大,术后并发症多,手术风险比较大。孙杰医生为患者制定了前列腺微创激光手术的治疗方案:经尿道的前列腺钬激光剜除术(HoLEP)。手术仅耗时25分钟,出血量微乎其微,增生腺体切除彻底,术后当天患者便拔除导尿管、自行排尿。
  仁济医院泌尿科每年的手术量达15000台,其中疑难手术占了很大比例,手术难度和手术质量都在全国同行的前列。“两台手术,不仅解除了患者的病痛,夏磊和孙杰两位医生同时也为当地医生进行了讲解,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多年的经验和精湛的手术技术,传授给当地医生。手术第二天,包括黄翼然教授、薛蔚教授在内的仁济医院泌尿科医护团队,为文山州人民医院医生开班讲课,诊疗技术,护理经验,管理规范……上海的医生们把实用且关系治疗质量的关键技术一一留在了文山。
 
教县级医生“会看病”
 
  文山州两天的学术传授后,黄翼然教授带着团队马不停蹄地赶赴下一站——云南丽江市人民医院。文山州人民医院、丽江人民医院是翼然教育基金的培训基地,这些基地的任务,是将医疗技术和理念,带到县一级医疗机构。
  从文山到丽江,所有的手术和讲课都是公益性质的,医生们没有任何报酬,都是“翼然教育基金”支持的项目。
  在谈起成立“翼然教育基金”的初衷时,黄翼然教授说,基金有三个任务。
   “我们最重要的目的,是提高县一级专科医生的诊疗能力,让他们‘会看病’。”黄翼然教授说,国家要实现“医疗强基层”“大病不出县”的医改目标,首先必须提高县一级医生的诊疗能力。“县一级医生最重要的是‘会看病’,所谓‘会看病’,并不是说什么病都能治疗,而是正确地诊断疾病,如果有拿不准的、有开不了的手术,医生要知道应该转介到上一级医院,找到有能力治疗的医生。”
  目前,“翼然教育基金”的带教活动并没有直接下沉到县一级医疗机构,黄翼然教授解释说,由于仁济医院泌尿科团队与县一级医疗机构差异较大,直接的帮扶反而无法达到很好的效果,他们现在的做法,是将市一级医院作为技术传授的基地,由市一级医疗机构通过开班培训班、召集县一级专科医生进修等方式,将技术辐射到下一级单位。
  无论是上海医生到基层带教,还是邀请基层医生到上海进修,黄翼然教授相信,这些培训机会都会让基层医生“开眼界”,一定会潜移默化地提高基层医生的诊疗水平。“就像我们当年去美国进修、学习,看到了那么多新技术、新的管理理念,回来后自己慢慢也学会了,现在我们可以提出自己的经验和规范,不比西方国家差。基层医生多看一看,多学一学,星星之火带去了,以后慢慢会看到效果。”
  除了教县一级专科医生会看病,“翼然教育基金”的第二个任务是对基层医生进行临床项目的培训,让他们掌握先进的、实用的、能够降低医疗成本的技术、减少患者医疗费用的技术。第三个任务,则是将仁济医院的管理经验介绍到基层医院,让这些医院能够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仁济医院日间病房管理经验在业界享有盛誉,仁济医院泌尿科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型泌尿外科临床诊疗中心。泌尿科虽然每年15000台手术,但患者平均住院日只有2.9天。而文山州人民医院泌尿科虽然开展的手术难度不如仁济医院,患者平均住院天数却长达8.4天。吴新潮主任曾在“翼然教育基金”的资助下到仁济医院考察学习,对仁济医院的管理水平赞叹不已。“他们的管理理念让我大受启发,回来后我写了见闻,我们的很多医生对我带回的这些经验很感兴趣。我们慢慢学,逐渐提高。”吴新潮说。
  吴新潮介绍,文山州所辖的县一级医疗卫生机构,一共有100余名泌尿科专科医生,医生的诊疗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县医院泌尿科还不是独立专科,连最基本的膀胱镜技术都没有开展。由于基层医疗水平较差,患者常常要到州医院看病,文山州人民医院泌尿科住院床位常年一床难求,一百多位患者排队等床位是常见的情况。如果遇到疑难杂症,患者还要到几百公里外的昆明就医。吴新潮说,无论是医疗技术还是管理理念,基层医院都亟待提高,以缓解民众的看病难题。
  在基金的支持下,文山州人民医院已经举办了几次面向县一级医疗机构专科医生的培训班,也招募了基层医生到州人民医院进修学习。
 
回报社会,医生的赤子之心
 
  “我建议,经常给县里的医生们讲讲课,我们做医生的,就是要围绕病人的利益,让他们得到最好的治疗。”每一次到“翼然教育基金”作为基地的市一级医院,黄翼然教授总是用非常诚恳的语气,郑重地向当地医院提出自己的恳请和要求,他希望这个公益项目,可以为基层医生的素质提高作出自己的贡献。
  对基层卫生的状况,黄翼然教授关注了很久。以文山州的情况为例,这里泌尿科最常见的疾病是结石病,占到所有泌尿科疾病的三分之二。结石病虽然不是恶性疾病,但如果诊疗不当,也可以威胁病人的生命。“比如输尿管结石,如果不能及时治疗,发展为感染,最后变成败血症,那就要人命了。”但事实上,输尿管结石的治疗并不难,只要能正确诊断,及时手术,病人可以很快康复。
  准确的诊断和合理的治疗,首先考验的是医生的能力和素质,而培训和进修,正是基层医生缺少的。2年来,黄翼然教授发现,得到基金资助接受培训的基层专科医生,回到自己的医院后很快便显现出接受培训的效果。“新疆喀什和贵州沿河县的医生到仁济医院接受培训,以及得到我们送上门的技术指导后,回去在自己的医院开展了很多以前不能开展的项目,诊疗规范上也做得好很多,看到这些改变,我们很高兴。”
  未来,“翼然教育基金”还将借助互联网技术,搭建与基层培训基地之间的远程教学平台,解决路途遥远的问题,让基层医生与仁济医院医生的交流不受空间距离的限制。
  在江西农村当知青时,黄翼然见过痛苦地“跋涉”好几里山路,去乡卫生院治疗急性阑尾炎的病人;也见过“胆大心大”的赤脚医生;如今对中国基层医疗水平与原先城市的差距,他也了然于胸。
  “我现在的任务,是怎么用好这些钱。” 年过花甲,黄翼然教授的愿望变得简单。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