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  >   校园欺凌案,到底多大事?

校园欺凌案,到底多大事?

日期:2015/6/24 阅读 ( 2251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校园欺凌并不是什么小事,受害者理应得到保护,而欺凌者也必须接受制裁,唯有如此,才能将这种现象逐渐清除出去。
撰稿|陈 晟
 
 
       前几天,几名中国留学生因涉嫌在美国侮辱、殴打另一名留学生而被警方拘捕,如果罪名成立的话,她们就会面临极漫长的牢狱生活,花样青春也将在铁窗后无奈凋谢。这难免令人有些扼腕,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这类校园欺凌案件,到底该如何预防、如何处理?
   
并非偶发
 
  对于“什么行为算是校园欺凌”并无一个确切的定义,国内外对此的认识差异也比较大,但通常而言,用暴力威胁或殴打他人、严重侮辱其人格(如撕开他人衣服)、勒索钱物、逼迫他人代替自己干活(如打扫卫生、洗衣服)等等,在绝大多数国家都被视为校园欺凌行为。
  照此标准衡量的话,校园欺凌现象并不是什么稀罕事。然而,受害人因为各种原因,大多都会选择忍气吞声而不报告,所以很难找到一个确切的数据。美国疾控中心2013年的数据显示,全美9-12年级(相当于我国的初三至高三年级)的学生中,至少有20%曾经遭受过校园欺凌事件;而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CES)在2013年发布的数据称,全美6-12年级的学生中,至少有28%遭受过校园欺凌。
  国内这方面的数据统计较少,但新闻报道中的典型案例则不绝于耳。从较早的“东莞少女被多人围殴扒衣”案(实际是发生在广州清远)、 “北京三男子殴打少年并自拍视频上传”案,到前几天曝光的“庆元几名初中生殴打小学生”案,都是那么触目惊心。
  可以说,校园欺凌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相信曾经遇到过这种事情的读者也不在少数,这一问题不该再被回避,需要社会的认真对待了。
  关于校园欺凌的成因,可以从很多角度进行解释,如青春期的叛逆心理、网络不良文化的影响、独生子女在家庭中比较被娇惯、家长忙于工作(甚至是留守儿童)而疏于教育等等。但是,这些原因似乎又都不是主要的因素, 毕竟,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也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成为欺凌他人的小霸王、小坏蛋的。
  笔者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校园欺凌行为得不到有效的制止,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首先,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多数校园欺凌行为受害者并不会选择报告此事。这一方面是担心报告老师后,遭到欺凌者日后更强烈的报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学校实际上并不会对欺凌者处以实质性的处罚,足以吓阻欺凌者停止再犯;同时,“告诉老师”在中小学生的文化中普遍被视为告密、懦弱的表现,受害人反而会因此被其他同学所孤立,因而无论怎么算,报告老师都是有害无益的做法。前文提到的三起案件,受害人都一直含泪隐忍,直到相关视频在网络疯传、司法机关主动介入之后才得以曝光,可以看出这类欺凌事情的曝光比例低到什么程度。
  其次,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以及学校教师,都缺乏应对校园欺凌行为的预案和训练,即便受害者报告了,教师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才算恰当,很容易将违法、犯罪的行为与违反校规的行为混为一谈,甚至会反过来批评受害者(常见的一种情形就是“谁让你到学校还带这么贵的手机/手表”),给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对于欺凌者反而是一种无形的鼓励。
   
法律漏洞?
 
  而最根本的问题,很可能是法律对这种行为的惩治力度太轻,让欺凌者有恃无恐。
  首先,是刑事责任年龄的问题。各国法律基本都规定了一个承担刑责的最低年龄,也就是说,如果年龄比规定的低,则无论做了什么都不会被认为犯罪。我国的规定是14周岁以下的人,绝对不承担刑事责任;14~16周岁的人只对特别严重的犯罪(杀人、强奸、绑架等)承担刑事责任,对其他较轻的罪行也不用负刑事责任。
  这一规定,考虑了未成年人身心尚未定型的特点,是从人性出发而给予的宽宥,当然有其合理性。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具体的年龄规定或许已经不再恰当了。在很多的案例中,造成了严重社会危害的人,最后因为年龄的缘故逃脱了刑法制裁(包括本次庆元的欺凌事件),有悖于社会一般公众所理解的公平正义。甚至连《未成年人保护法》也因此躺枪,常被戏称为“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法”。
  实际上,很多国家的刑事责任年龄远低于我国的规定,而我国《刑法》在颁布后对此长期没有修改过,完全可以根据社会发展的实际,将刑事责任年龄略作降低,以符合社会实际。
  其次,是对欺凌行为本身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在我国的刑法中,对行为的危害性更多的是考虑身体上的损害后果,以轻微伤、轻伤、重伤等分级标准来衡量行为的危害程度,并直接决定了一个行为是不是犯罪、轻罪还是重罪。然而,对于校园欺凌行为来说,几乎都不会造成法律意义上的轻伤,所以即便受害者报告、学校报警,依法也不构成犯罪,司法机关很难介入处理。实际上,这就是把校园欺凌行为定性为“品行问题”,但其危害性实质上已经远远超过学校、教师能够控制的范畴,理应由司法机关介入处理。虽说最糟糕的学校也比最好的监狱要好,但学校的教育功能并非是无限的,这类欺凌行为就是其力所不能及的问题了。“
  再者,即便进入审判程序,我国法律所规定的惩罚力度也较轻,产生不了足够的震慑力。如上文提到的清远案,受害少女在3男7女面前被迫脱光衣服并被拍照,按说情节非常恶劣,但其中两名加害者只被分别判处四年半、五年徒刑。相反,国外法律往往把这类行为归为侵犯了人格尊严和心理健康的重罪,量刑甚至超过了银行抢劫、汽车盗窃等犯罪。比如,本次留学生欺凌女同学案,涉案的两名被告人完全可能面临二三十年的刑期甚至终身监禁,为自己的恶劣行径付出沉重的代价,同时也是其他在校学生的前车之鉴,其效果超过许多次普法教育讲座。
  尽管现代法学理论中更强调刑法的谦抑性(能用其他手段调节的问题就不用刑法制裁),反对严刑峻法,但一些社会问题,包括校园欺凌案,当其他手段已经不足以解决时,刑法依然是一个强有力的工具。
   
路在何方
 
  在多数情况下,校园欺凌行为并不会造成明显的伤害结果,但对于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则往往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一些受害人还因此害怕上学,或是产生了抑郁倾向。可以说,校园欺凌的危害性被长期低估,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从国内外的成功经验来看,有一些对症下药的解决之道:
  首先,需要有畅通的、快捷的报告渠道,特别是在网络时代,理应由全国性的教育、青少年保护部门设立专门的负责机构,利用电子信箱、微博、微信等方式,及时、可靠地受理校园欺凌受害者的报告。
  其次,需要修改法律,适当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让情节严重的校园欺凌者由司法机关依法惩治,真正体现法律的严肃性;同时,可以参考国外的做法,立法建设专门的少年罪犯管教机构,做到惩治和帮教并重。
  而对社会舆论特别是为人父母者,要做的是教育、鼓励孩子,在受到欺凌行为之后立即报告,保护好自己和其他同学。
  一句话,校园欺凌并不是什么小事,受害者理应得到保护,而欺凌者也必须接受制裁,唯有如此,才能将这种现象逐渐清除出去。
  
  链接:美国留学生绑架案
   
  震惊中美华人的洛杉矶地区留学生绑架案性质之恶劣,手段之残忍,涉案人数之多,所犯罪行性质之严重,在美国刑事案件中均属罕见。案件涉案人数多达12名,且都是中国留学生。除了已经抓捕归案的6名被告外,警方目前还在追缉另外6名涉案留学生。
  据被害人刘怡然介绍,3月30日晚,她的小学同学陆婉清发微信约她到罗兰岗Honeymee冷饮店商量事情。因陆婉清早前打过她,为防意外,刘怡然约男性好友卢胜华陪她开车前往。不一会又来了几名中国小留学生,其中包括翟芸瑶和张鑫磊,翟又打电话叫被告杨玉菡过来,他们在餐厅待了一个半小时。在此期间,刘怡然被对方一伙人要求跪下长达20分钟,还让她用裤子擦地。
  随后,刘怡然的男性朋友被支开,她被带到了罗兰岗公园。一下车十几名女孩便对刘怡然拳打脚踢,名叫Victoria和Olivia的两名中国留学生抓住刘的双臂,被告杨玉菡扒光刘的衣裤,之后用烟头烫伤刘怡然的乳头;另一名女孩毕嘉泽还想用打火机点燃刘怡然的头发,但因刘怡然的身上被泼了冷水,才没有被点燃。
  翟芸瑶告诉张鑫磊回家取剪子,回来后交给一群女孩把刘怡然的头发剪掉,还命令她把头发捡起来吃掉;有的女孩还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在地上吃沙子,憋得她喘不过气来,头晕目眩;还有的女孩用手机拍下了刘怡然的狼狈相,其中包括她吃头发和赤身裸体的照片。整个折磨过程长达5小时,刘怡然被打得遍体鳞伤,脸部淤青肿胀,双脚站不稳。
  翟芸瑶、张鑫磊、杨玉菡等一群中国留学生殴打、绑架刘怡然后担心受害人报警,还想出了嫁祸于人的招数,胁迫刘怡然向警察谎称是男性朋友卢胜华殴打了她,声称如果刘配合说谎,她们一帮女孩都会为她作证,否则她不仅没有证人,还会受到更加残暴的皮肉之苦。
  但刘怡然没有听从翟、张、杨的“导演”,在朋友的建议下,她于3月30日受害当晚就在罗兰岗公园拨打了报警电话。警方对浑身是伤的刘怡然进行了身体检查、拍照,并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取证、调查。随后将翟、张、杨等6名被告实施抓捕归案。
  6月3日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波莫纳分院接受开庭审理翟、张、杨3人,与此同时,另外3名“未成年”被告被安排在波莫纳高等法院四楼法庭审理。此外,这起留学生涉嫌绑架案还传出案外案,6名被告留学生当中的一名学生家长当天传出因涉嫌贿赂证人被抓,再次上演中国家长试图“花钱摆平”不成,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丑闻。
  6月18日,当地法院再次传讯翟、张、杨三人,19岁的他们在当地私立学校“牛津高中”就读。虽然均为在美国留学生,但都在法庭上分别申请到一名汉语普通话翻译协助他们理解庭审内容。对所受“绑架”、“折磨”等重罪指控,3人均当庭表示“不认罪”。被告代理律师辩护说,施虐者年龄“不够成熟到意识到施暴后果”,需由专家对其心理状况进行评估。
  7月27日案件将再次开庭过堂。整个案件审理程序将会持续3-6个月时间,若罪名成立,最高刑罚可判终身监禁。(本刊综合其他媒体报道整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