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学校管理中心,失败的尝试

学校管理中心,失败的尝试

日期:2016/6/8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658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如今“校管中心”已经退出舞台,作为此项“改革”造成的牺牲品,无锡育才中学的困局,又该由谁来埋单?
记者|姜浩峰
 
       “将原市学校管理中心负责所属学校行政管理、业务指导、教师管理、资产和教育经费管理、党建、思想政治和干部管理工作职责整合到市教育局。”去年9月,无锡市政府将市学校管理中心的大部分职能做了重新整合,这也意味着2006年成立的无锡市学校管理中心退出舞台了。
  如果说学校管理中心是一次尝试,那2015年即已证明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如今,无锡育才中学某种程度上仍由无锡市政府指定的学校管理中心作为临时代管单位。当然,由于中心不复存在,相关职责已整合到市教育局。
  如今,无锡育才中学在无锡市教育局的关心下,其董事会已做好了重掌办学权的准备。回看自2006年开始的学校管理中心模式,到底有哪些问题呢?
 
怎样一种管办分离
  
  “管理中心运行后,无锡市教育局将改变过去既管行政又管学校的双重管理的状况,主要行使全社会行业管理职能,做好地方性教育法规的制定和监督执行,做好全市教育的政策导向、规划布局、业务指导、监督管理以及购买公共服务、营造发展环境等工作,保障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这是2006年发表在《江苏教育》杂志有关无锡市学校管理中心成立的消息。
  从中可知,学校管理中心其权力之大,相当于大半个教育局。与教育局系国家行政机构不同,该条消息开初就如此披露:“新组建的学校管理中心是无锡市政府直属行政管理类事业单位,相当于正处(县)级建制,依照国家公务员制度管理。”换言之,在承当了大半个教育局的职能以后,校管中心却不是行政机构,而是个参照公务员制度管理的事业单位。从当时的无锡市教育局进入校管中心工作的人员,大致相当于整个教育局人员的半数。当然,因为成立了中心以后,中心与教育局同为处级单位,导致处级干部的职位增加了不少。
  至于属于事业单位的校管中心,其灵活性自然是比教育局高。即便仍需“接受教育局的行业管理和业务指导”,但管理中心真正的上级并非同为正处(县)级的无锡市教育局,而是“主要职能由市政府授权,代表市政府履行国有资产出资人职责”。当时《江苏教育》杂志刊登的这条消息还称:“校管中心经市政府授权统一管理市属公办(含公有民办)高中和中、高等职业技术院校(包括中专、职校)。原市教育局所属市广播电视大学以及20所高中(职校)、2所特殊教育学校和初中、小学、幼儿园等实验性学校各1所整建制从教育局剥离进入学校管理中心,由中心负责学校资产、人员的管理,并对其进行教育教学质量和办学绩效的考核。
  当时,除了教育系统以外,无锡的卫生、文化、体育系统也采取了类似的改革尝试。
  无锡当地媒体对首先完成所谓“政事分开、管办分离”的教育系统,有如此的评论——“真正使无锡市教育系统的‘管、办、督’形成‘三权分立’之势,教育局相当于裁判员,学校管理中心相当于教练员,学校就是运动员,彼此之间并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实现了行政管理和社会事业的分离。”
  看似“政事分离”与“政企分开”这一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路径有些相似,然而,细究之下,为政者所为无非就是为老百姓办事、为人民服务。无论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系统,本身都是公共服务机构。比如教育,《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四条规定:“教育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础,国家保障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全社会应当关心和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全社会应当尊重教师。”第十一条更是规定:“国家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需要,推进教育改革,促进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建立和完善终身教育体系。国家支持、鼓励和组织教育科学研究,推广教育科学研究成果,促进教育质量提高。”
  民办教育亦纳入了公益性事业,是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换言之,教育领域已没有政府真正需要去做产业化经营的地方!不存在政企分开或者政事分离的问题。且看无锡市去年拨乱反正,将原属校管中心管理的一些职责重新划归教育局,诸如学校行政管理、业务指导、教师管理、资产和教育经费管理等等,哪项不是一个正常的教育行政机构应该做的呢?
 
校管中心麻烦多
  
  以无锡育才中学的案例来看,校管中心成为了阻隔在学校与教育局之间的一堵墙。原本,2008年成为育才董事长的荣智丰,应该享受到当时无锡媒体对管办分离改革所评论的——“管办分离改革促进教育行政部门不再区别对待民办学校,有利于民办教育的发展。”
  可实际上呢?比如2010年,因市政修建道路,无锡育才中学不得不搬迁。当时,经无锡市教育局协调,将羊腰湾50号校舍出租给育才。然而,实际操作过程中,校管中心已将这片校舍划拨给了湖滨中学。表面看,湖滨中学竟然合法无偿拥有了原属无锡第三高级中学产权的校舍。但与育才签署租赁合同的却不是湖滨中学而是校管中心。
  设想,如果没有校管中心的这次划拨,三高中是否有资格向育才收取租金呢?还是只能由教育局收取租金?
  在划拨土地上,湖滨中学当然可以从事教学工作,然而因为校管中心已“一鸡二吃”将校舍租给育才,导致湖滨并没能因此增加实际教学面积。此次划拨是否因应江苏省教育厅下属的教育评估院之四星高中评估检查,尚不得而知。但有理由置疑之。否则很难解释为何校管中心会在将校舍租给育才中学前,划拨给湖滨中学。
  当时一篇通讯《无锡教育“管办分离”改革成效显著》白纸黑字报道:“市属教育资源的优质效应进一步显现,三所高中分别顺利通过了省四星级、三星级高中的评估验收,市属普通高中招收的新生90%以上在省三星级以上高中就读,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让无锡的孩子人人都能到重点中学就读’将不再是流于形式的口号。”
  当然,这篇通讯在“人人读重点中学”承诺公布的同时,又披露校管中心“积极实施职业教育倍增计划,中高等职业院校在校生突破20万人”。
  如今“校管中心”已经终结,作为此项“改革”造成的牺牲品,无锡育才中学的困局,又该由谁来埋单?
  一个校址两所学校的乱象,还要拖延多久?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