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波城笔记  >   普利茅斯的冬日花朵

普利茅斯的冬日花朵

日期:2012/7/2 作者: 宋明炜 阅读 ( 525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那一次去普利茅斯,半路下起小雪。到了那里,才发现所有景点都关门。怀着雁过拔毛的心意,走进一家古香古色的烟草店,买了个八辈子都用不到的烟斗。烟草店掌柜是位老年绅士,收银的时候问,为什么这个时候来。这个冬日里的普利茅斯,是所谓天使也不敢涉足之地,一个游客也没有。
  走到街上,老城的萧索让人周身起寒意。顶着风,去看那块著名的石头。四百多年前,从英国来的一百多名香客,船行到此,摸着这块石头上岸。据说这块石头是后来被专家指认出的,但想必这也是一个石头的传说罢了。不远处的码头上,停着“五月花”号的复制品:“五月花”二号。这一天想要登上这个山寨版的“五月花”都不可能,滑湿的船板上铺了细雪,踩上去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坠入大海。铅灰色的海天,动荡飘摇。于是走回到街市里,在小城中转个来回,也不过十来分钟。于是进了一家咖啡馆取暖。
  午后小雪的天气,咖啡馆里热气腾腾,我们是局外人,一时间竟觉得迷糊,想起小说里描写的咖啡馆的伤心歌谣。美貌的少女在柜台后忙碌,几个不怎么显老的老爷爷在唱歌,唱的是爵士民歌,其实是一点也不伤心,反倒活泼泼有点喜庆的色彩。周围的几个桌子上,有人在看书,在电脑上写字,也有人在专心听他们唱。唱完一首,有人拍手。但他们自顾自唱,也不干别人的事。比如我们边上的三人,看上去是一家子,那女的对那男的,不住嘴地说着,表情严肃,听的人也面容凝重,还有个小女孩在东张西望。
  我们看一会儿室内,看一会儿窗外,老爷爷们继续在唱歌,旁边那家人继续在说话。
  这时,有个高高的英俊男孩走进来,身后的书包上神气轩昂地立着一朵玫瑰花。他走向柜台后的女孩。少男少女拥抱,两个人亲吻。玫瑰花从男孩的书包上转到女孩的手上。
  原来,普利茅斯也是个年轻的地方。
  是啊,因为有冬日的花朵。
  四百年以前,一艘小船从英格兰的普利茅斯港起航,漂洋渡海,来新大陆。这艘船原是在英法之间贩酒的货船,长约三十米,宽七米。但此航目的却是偷渡。挤在狭窄船舱里的,是一百多名香客。北大西洋上浪涛颠簸,缺吃少喝。他们原先的目的地是“处女地”弗吉尼亚,但航行两个月,在大西洋上偏离了航向,一路向北,绕过科德角,最终到达一片蛮荒的海岸。
  登岸的时候是北美可以冻死人的12月,之后还有一整个可以冻死人的冬天。香客们继续呆在船上,度过寒冬。到次年3月,幸存者仅余五十三人。4月,这艘船要返回英国。于是,五十三人弃船登岸。
  来自英格兰普利茅斯的五十三名香客,是哈德逊河以北地区的第一批欧洲殖民者。他们依照故乡的名字,将这片海岸也命名为普利茅斯。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又陆续建造了波士顿、剑桥、萨勒姆、康科德,足迹遍布马萨诸塞、康涅狄格、罗得岛、新罕布舍尔、佛蒙特、缅因。剽悍的新英格兰人,从此地开始繁衍。一百五十年后,新英格兰的六个殖民地率先反抗英国,用“不自由毋宁死”的精神,说服繁荣的纽约和富庶的弗吉尼亚等南方诸州,开始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1621年5月,留在岸上的五十三名香客,开始建屋,孩童降生,新的家庭和生命开始。
  在下雪天去普利茅斯,我们看到冬日花朵。
  五月的花,为了一个新世界,为了一个家;玫瑰,为了爱情。普利茅斯是一个有家,有爱人的地方。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