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  >   罪与罚,风口上的直播

罪与罚,风口上的直播

日期:2017/2/9 作者: 金姬 阅读 ( 4462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由于网络直播前期缺乏有效监管,导致低俗、色情、暴力内容泛滥,拜金风气盛行,虚假广告危及网民财产安全,侵权现象也时有发生。
记者|金 姬
 
       对于互联网创业,雷军曾做过一个比喻: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而2016年至今,站在中国互联网风口的“猪”,无疑就是网络直播了。据斗鱼联合创始人张文明2017年1月6日在网络直播研讨会上的介绍,目前行业内通用的数据是市场上有200多家直播平台,但真实情况可能是要再加个“0”,也就是2000家以上。目前行业的产业规模是200亿,“这也是偏保守的数据,只是把上市公司的财报加了一下,但行业估算,2016年整个直播行业的产值应该是400亿到500亿之间,基本上和中国电影的票房是持平的,而且预计2007年可以拿到1000亿。”
  直播火爆的另一面,则是这一新兴行业的乱象丛生——由于网络直播前期缺乏有效监管,导致低俗、色情、暴力内容泛滥,拜金风气盛行,虚假广告危及网民财产安全,侵权现象也时有发生。
  对此,政府从2016年9月至今频频发布政策,重拳整顿网络直播行业。半年下来,即便封禁了违规主播账号3万多个、关闭直播间近9万间,删除有害评论弹幕近5000万条,但以“性暗示”“爆粗口”“猎奇”为代表的低俗化和无底线的直播仍然屡禁不止。
  经历“罪与罚”的直播“猪”,还能飞多久?
 
很黄很暴力 低俗无下限
  
  对于直播行业的命运,花椒直播前CEO胡震生有过一段经典描述:“直播起于秀场,闻名于明星,成于社交,正名于内容,赚钱于打赏及广告,变现于上市,衰于互相诋毁,触礁于色情,亡于下一代技术兴起。”
  这句话的前半段都已应验,无论哪个直播平台,都或多或少“触礁于色情”。2016年4月14日上午10时,文化部公布了一则消息: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网络直播平台因涉嫌提供含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等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被列入查处名单。
  秀场直播,是涉黄重灾区,谁让秀场直播门槛最低呢?要知道,目前的直播平台,能持续吸引流量的只有三类:颜值秀场、明星走穴和游戏主播。其中,秀场直播从PC(个人电脑)时代就已流行,宅男粉们很乐意在某个聊天室为“公主”或“女神”送礼物,如今只不过是在手机上给女主播打赏罢了。
  不少移动直播平台为了与传统秀场区别开来,标榜自己为“全民直播”“社交直播”,但其无法摆脱秀场的标签,原因就在于全民直播无法持续产出优质内容。而秀场模式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有一套成熟的商业体系,因而成为了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流选择。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明星或游戏高手,但你可以靠颜值(哪怕是整容+PS或是丑人多作怪)、才艺(玩票性质的唱歌跳舞脱口秀)、或纯粹撒娇卖萌赚钱。
  面对一大波网红脸,网友们可能傻傻分不清。一些网络主播为了提高人气开始剑走偏锋,她们穿着暴露,对着电脑摄像头,不时做出暧昧的动作。有的甚至为出名而玩过了头。
  2016年2月23日晚,斗鱼女主播Mini结束直播后换装,整个过程通过摄像头流出,在网络上瞬间发酵。3月14日,Mini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遭遇他人非法盗窃视频及恶意传播,将会通过法律途径追查到底。现场的Mini痛哭着鞠躬道歉,泣不成声,“感觉一瞬间人生就变了。我还没有结婚,渴望一份幸福,不知道以后的人生会怎么样”。这不禁令人想到当年阿娇哭诉“很傻很天真”的场景,不同的是,Mini是有意为之——最终曝光的真相是:流传的30秒视频和7分钟视频分别是团队行为和个人行为。
  为出名而“卖身”的网红直播前赴后继。2016年3月,某手机直播平台的热门女主播“雪梨枪”录制的淫秽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有4人聚众淫乱的表演。11月23日,该女主播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网红主播甚至将直播平台变成了非法性交易的卖淫平台:“很多人看你直播给你刷一些礼物,然后就私信你说今晚过来陪我。一些人靠直播平台这个渠道,更隐蔽化地把这种交易完成了。”不少女主播也愿意争当“花魁”(古代青楼女子中的头牌),因为这意味着能得到粉丝最丰厚的打赏。2017年春节,斗鱼干脆就推出了“年首花魁争夺战”,鼓励土豪们为心仪的主播疯狂刷礼物。起这样的名字搞活动,直播平台丝毫不脸红。
  与此同时,涉嫌暴力也是直播的原罪之一。2016年8月,在六间房秀场上,一团队打着户外直播的名号,进山里捕杀野生动物,且手段极其残忍,以此来博得关注,并索要礼物。接到报警以后,警方对该团伙违法狩猎、捕杀国家保护动物的行为展开了调查。2016年10月,辽宁大连一对夫妻为了吸粉博眼球在自家院子里直播烧车,后来火势难以控制,他们拨打119求助消防员。
  除了色情和暴力,直播内容的低俗化也不断刷新人们的三观。
  2016年6月,一名网名为“吃货&凤姐”的大妈在视频软件上放出吃各种东西的视频,包括吃灯泡、生吃金鱼、生吃面包虫,还有鞭炮绑身上点燃,灯管砸头等。有人分析,她疑似被一名男子控制。邯郸公安网络发言人后证实,这名大妈与网传男子系母子关系,视频系二人自导自演、恶意炒作的闹剧。
  2016年10月,两名男子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四川省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随后给村民发钱,而在直播结束后,这些人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了回来。
  2016年11月,某网络直播平台上,一名男主播直播“吸毒”的过程,警方迅速展开调查,发现他并不是吸毒人员,直播“吸毒”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人气。最终这名主播被行政拘留5天。
  2016年11月29日,在一家名为“快手直播”的平台上,ID为“成都殡葬服务中心”的账号对遗体进入殡仪馆,到举行仪式、火化、下葬全程直播,引起一片哗然。
 
监管打出组合拳
  
  针对网络直播乱象,政府部门的监管也在层层加码。
  2016年4月,文化部下发第25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网络主播黑名单”制度进入公众视野。
  2016年7月,文化部又出台《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斗鱼等26个网络表演平台被查,16881名违规网络表演者被处理。
  2016年9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广电总局的有关规定:直播平台必须持有许可证,未取得许可证的机构和个人不能从事直播业务。
  2016年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12月1日正式实行。《规定》要求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同时明确提出了“双资质”的要求。国家网信办要求,不得利用直播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
  据了解,目前针对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从事此类业务的账号,快手直播封停了103个;花椒直播封停了70个;一直播清理下线各类违规节目2458个,封停违规账号3124个;六间房封停违规账号1228个;360水滴直播关闭了存在泄露隐私隐患的直播节目662个。
  2016年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规定2017年1月1日起,网络直播平台要有许可证,网络主播也要进行身份证实名注册;此外,未经审批的网游也不得直播。
  天罗地网的政策,旨在净化网络直播市场,但初期效果并不理想。上文列举的不少乱象就是在规定出台后“顶风作案”的。有业内人士透露,虽然网络直播平台会对一些主播进行封号处理,但这一招治标不治本。比如说,某个主播由于穿着暴露被封号了,但很快,她又换了小号“重出江湖”。因为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主播就是摇钱树,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
  
直播卖商品,风险也不小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出台的监管政策主要针对直播平台上主播的言语形态和内容,而对主播售卖商品没有约束。而在现实中,很多主播包括背后团队在挖空心思地让网民刷礼物的同时,也在不断叫卖各种商品。
  相比电商平台的正规化销售流程,直播平台售卖商品存在太多问题。比如,现在很多网红主播是直接在直播界面上给出自己的电商门店链接,所售卖的商品五花八门。电竞周边、土特产、美妆化妆、健身器材等商品都是建立在网红主播的人气之上,质量有着较大隐患。而一旦出现问题,碍于主播的面子,很多购买者也都会不了了之,损害了购买者的权益。除此之外,原本聚集在朋友圈中的面膜商家等,也集体向直播平台进军。
  “电商+直播”这一模式还是监管的盲区,产品质量谁来保证,产品售后谁来跟踪,产品监管谁来负责等一系列问题均有待解决。
 
新闻直播更要立规矩
  
  在2017年春晚上,姜昆的相声《新虎口遐想》提到他30年后再次掉进老虎洞,有人在现场用手机直播这一新闻,边直播边感谢网友刷屏。事实上,如今的网络新闻直播是需要具备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资质的,否则“人人都是记者”,就可能乱了套。就像大年初二宁波雅戈尔动物园老虎咬死人的新闻,逃票入园的男子被咬的血腥视频第一时间在朋友圈流出,如果这是某人在现场用手机的“新闻直播”,后果不堪设想。
  以往的电视新闻直播都由专业人士操作,讲究一定的新闻道德,例如不能出现尸体或其他血腥镜头。有些新闻直播会延时,让导播有时间避免让观众看到不适的镜头。而这些注意事项在网络直播时代,就变得不堪一击。2016年11月河北保定男孩坠井107小时后尸体被运出,正规媒体是不会拍摄孩子尸体的镜头的,但追求点击率的网络新闻直播就难说了。
  哪怕是媒体专业人士,没有拿到资质也不能从事网络新闻直播。2017年2月4日晚间,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消息,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责令梨视频进行全面整改。
  消息指出,2月4日,根据群众举报,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赴梨视频开展联合执法检查。经查,由北京微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梨视频(2016年11月3日上线)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资质情况下,通过开设原创栏目、自行采编视频、收集用户上传内容等方式大量发布所谓“独家”时政类视听新闻信息。
  据了解,截至2016年5月31日,广电总局共颁发588张许可证。这些持证机构大多为新闻出版、企事业单位、大型视频网站等。而在直播领域,目前只有腾讯、优酷土豆、爱奇艺、YY、映客、虎牙等大型直播平台拥有许可证。“先上车”的梨视频是否能够“补到票”,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