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  >   网红主播: 其实很多清流

网红主播: 其实很多清流

日期:2017/2/9 作者: 王煜 阅读 ( 1187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一个网络主播要红得够力度、够持久,还真不是仅靠皮囊和资本就能办得到的。
记者|王 煜
 
       “颜值高,身材好,会发嗲,赚钱多。”这或许是提到“网红主播”这个词,不少人脑海里立即会蹦出来的刻板印象。在这些人眼里,主播似乎“红得没有理由”,或者“全是靠钱砸出来的”。事实上,一个网络主播要红得够力度、够持久,还真不是仅靠皮囊和资本就能办得到的。在这个群体中,就真实存在着许多足以成为励志偶像的清流。
 
“第一女神”靠刻苦炼成
 
     在中国,直播的红火源自电竞,而要说“国内电竞第一女神”,恐怕非Miss莫属。Miss本名韩懿莹,1988年出生于四川内江资中县。高中时,她跟着同学第一次走进了网吧,开始接触《魔兽争霸3》这款电竞游戏,没过不久,基本上能在游戏里把一起去的男生全部打败,“Miss”这个网名就是从那时开始使用的。
     2006年,Miss考进了海南大学,加入了电竞社团。在社团里,为了打败一个玩《魔兽》比较早、当时水平也比她高的男生老乡,Miss用选修课和休息的时间,一有空就拉着他在学校附近的网吧练习。不管被虐多少次,她还是继续练,两个月后,她的游戏水平就完全超越了那个男生。
     大一那年的春节,Miss在网上看到First女子《魔兽》战队在招职业选手的广告。广告中很吸引她的一点是:成为职业选手每个月有1200元的工资。Miss上大学时,她的母亲已经是20年教龄的幼儿园园长,但是一个月也只有800元工资;父亲是小学老师,工资也不高。而她一年的学费要6400元。网络试训时,因为打法太凶,她一度被人怀疑是找的男子选手代打。凭着不服输的刻苦劲头,她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就没问家里要过生活费,收入就来自电子竞技比赛的奖金。
  进入职业战队后,Miss的电竞水平一路攀升。她在2009年8月获得WCG中国魔兽女子组季军,2010年又在iP.Girls Open Cup国际女子线上公开赛中获得冠军。2012年2月,Miss与韩国《星际争霸2》战队StarTale正式签约,成为加入韩国职业电竞战队的第一个非韩国籍的女选手。
  大学毕业前,Miss已经决定将来的职业发展继续走电竞这条路。不过她很清楚的是,尽管她在女子电竞圈打拼得风生水起,但无论如何她都打不过职业男子选手,作为选手的职业上升空间有限。这一点,在今天的世界电竞圈也依然如此。
  在一次电竞比赛中,Miss临时被主办方安排边比赛边客串直播主持,这让她有了当电竞主播的想法。2010年,Miss来到北京,应聘GTV的电竞主播职位。 Miss刚到GTV的时候,一个月税前的薪水4000元,也是和普通北漂一样与别人合租房子。为了省钱,她只是租住在房间的阳台。北京的冬天寒风刺骨,每天晚上她要盖两层被子才能入睡;没有富余的钱买出镜装,每次都是穿着一件大T恤就上了主播台。其实,这样的不易,在之前她也经历过:2007年夏天,刚加入职业战队不久,虽已小有名气,但还是在校学生的她去北京参加比赛,从海口到北京坐的是35小时的硬座火车。
  就在GTV期间,Miss一边当主播,一边学着自己录制一些网游教学视频,放到网络上,当时的点击量就有十几万。后来,她成了《英雄联盟》(LOL)的知名主播。2015年,她已成为某网络直播平台的签约主播,网上出现一份榜单,称她年薪1700万,这件事当时引起了王思聪在微博上的惊叹。尽管后来制作方和她本人都解释说实际年薪没有那么高,但业界普遍认为她的实际年收入已接近千万。2016年2月,她“转会”到另一家直播平台,更是号称三年的身价达到了1亿。
  当年Miss刚到北京时,她在海南大学时拉着一起练魔兽的老乡邓乔回到了家乡找工作。他说,他也曾想过从事电子竞技相关的职业,但父母极力反对,认为是“不务正业”。邓乔说,那时候Miss也找过他,问他想不想一起做游戏相关的事情,最后他还是没敢去。“挺为她高兴的,也挺羡慕的……不过我没有她那种勇气和魄力。”
 
读完清华北大去当主播
 
  如果说Miss从电竞职业选手转做主播,是主播的一种常规成长路径的话,那么另一个网红女主播“女流”则看上去“很不常规”:她先后在清华和北大完成了建筑专业的本科和硕士研究生学业,然后直接选择了成为网络主播。
  本名石悦的她,和Miss一样,在2006年参加高考。她以当年内蒙古理科高考状元的成绩考入清华,无论是在校的学习还是之后在北大的深造,都继续保持着她学霸的身份。
  这个学霸酷爱游戏,而且平常玩的很多都是独立游戏。大三的一天,女流在寝室突然萌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把这些很少有人玩的游戏的进行过程做成视频,和别人分享。她拿着从隔壁寝室借来的麦克风和耳塞,开始了第一个游戏视频的制作。当然,最初的一些视频并没有什么点击量,但女流依然很开心,因为只要有人在看,哪怕只有几个人,那也是分享。
  自娱自乐也好,无人问津也罢,女流并没有特别在意点击量的多少,而是专注于一边玩游戏一边出视频,最高峰时一周可以制作3个视频。半年后的一天,有人告诉她:“你火了!”有特色的内容加上幽默的解说风格,她制作的视频终于引来了大量关注。
  制作游戏视频4年之后,临近研究生毕业,周围同学纷纷投简历求职时,女流却一份简历都没有投出去。“我是一个会先想清楚然后去做的人。”让她纠结的是对前途的选择:做专业对口的建筑师,这是一个按部就班稳扎稳打的轨迹,几乎毫无风险,一切似乎都确定了;而如果从事游戏行业,将是充满好奇和热情,但好像还是有点没底。
  关键时刻,是她的导师的一番话让她做出了决定。虽然当时导师也并不清楚女流做的游戏解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但他说:“人生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跟随自己的灵感和直觉走出来的,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不要扑灭你心里的小火苗。”
  于是,2015年2月,女流第一次在直播平台上做起了主播。目前,她在某网络直播平台拥有109万的关注,新浪微博有90万粉丝。
  虽然都是游戏领域,可在女流看来,直播和之前做游戏视频有很大的区别。她认为,直播是一个公共开放的平台,作为一名主播,有义务呈现出一个更好的状态。“做直播不像录视频,你可以准备很多东西,做充分的积累。直播完全看你的临场反应,跟打仗一样。”
  说起凭着直播和命运战斗的故事,还有“无手哥”王晓鹏。10岁时,他被倒下的高压电杆击伤,失去了两只小臂。他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不仅能实现生活自理,仅用大臂操作电脑,还拿到了山西第九届残疾人运动会短跑100米金牌、200米银牌和跳远金牌的好成绩。2013年4月,他以ID“无手晓鹏”在贴吧发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在帖子最后,他说:“尽管希望渺茫,但想找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求大家帮忙顶一顶。”
  通过发帖找到工作的诉求虽然最终并未实现,但王晓鹏的人生还是因网络发生了改变:凭着超强的毅力,他先是用一人控制鼠标一人控制键盘的方式,与小伙伴合作玩游戏,后来独自学会了玩DOTA,接着成为LOL的高水平玩家,并最终找到了改变他人生道路的途径——游戏主播。
  特殊的手臂,以及仅靠大臂就能做出种种精彩游戏动作,王晓鹏的LOL排位最高打到了“钻石”等级,而直播使用的小号也被他打到了“黄金”等级。这样的经历,让他被称为“可能是电竞圈唯一无差评的主播”。2015年10月20日,王晓鹏在直播间与一名记者连线进行采访时,1万多名观众在弹幕中对他打出了数字“666”,这是在赞扬他“牛”!
 
亿万身价如何来?
 
  除了Miss的“上亿身价”,网上曾流传的电竞主播收入Top20榜单里,排名垫底的年收入也有500万,就算刨除一些炒作的水分,他们的实际收入也相当可观。即使回到较普通层次的电竞主播,也不乏一些令人热议的案例:江西南昌一位12岁小男孩,直播LOL每月收入高达3万元。面对一些质疑,孩子的母亲力挺他继续直播:“时代不同了。”
  正如人们所见证的,2016年,直播进入爆发期,“百播大战”让直播成为与VR/AR、人工智能并立的网络最热门词汇。据艾媒咨询2016第四季度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经超过200家,当前的网络直播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2.35亿,占到网民总数的45.8%。艾媒咨询预测,2016年底,在线直播用户数达3.12亿人,相当于中国网民的一半。中金在线的研报则认为,到2020年,网络直播将撬动上千亿规模的资金。
  毋庸置疑,在这个市场里,主播是最核心的要素。他们凭什么有如此高昂的身价?
  以“电竞第一女神”Miss为例,或许有些人会认为,Miss的走红,主要是因为电竞直播的观众大多是宅男,而Miss颜值高很讨巧。但曾担任过Miss电竞直播节目制作人的一位业界人士评价:Miss一直有着清晰的职业规划,为了心中所想能付出一切努力。“看一个电竞主播的能力,50%是电子竞技水平,30%是语言能力,颜值这些锦上添花的东西也就占到20%。”
  知乎上有个热议问题:“Miss对电竞圈究竟有多大贡献,以至被各大官方吹捧?”赞数最高的答案是:“因为她不是花瓶,她不靠美貌。她是切切实实一路拼搏上来的草根明星。”
  的确,Miss在转型为主播之前,她作为国内最好的女子职业电竞选手见证了魔兽3、星际争霸2、LOL以及DOTA等多款游戏的发展史。她的每一段职业生涯,都离不开一个“拼”字。
  另一个直播界的“清流”女流是这样理解主播工作的内涵的:平时,她除了要准备直播中要说的内容,也很注重自我积累,会花大量的时间去看书、思考,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直播的时候展现更好的内容,在她看来,直播绝不是简单的聊天、逗乐。
  有网友得知了女流的经历后评论:少了一位好的建筑师,多了一个游戏主播,不值!女流对此的回应是:“建筑师和游戏主播是两份职业,我个人没有认为孰高孰低,贵贱在自身,高低靠用心。”
  她还说:“人们常问我如果早知道会去做游戏媒体人,还会不会那么努力读书考清华北大,我的答案一直是肯定的。学校和知识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专业技能,更有开阔的眼界、学习的能力和不服输的精神,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人生改变。”
  观众的心理当然有令人费解的种种,比如有的直播间只有一把没人坐的椅子,却显示有十几万人在又看又聊又送礼物。又如另一个直播间里的主角是几只猫,观众们通过弹幕交流一共有多少只猫,以及某只猫的脾气性格,这个房间居然也有着稳定和忠实的粉丝群,不少人给三只猫充值打赏。但是,更多人关注直播、追随主播,还是因为受到了鼓舞、找到了共鸣,他们的生活也因与主播的互动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直播是很明显的粉丝经济。而这些粉丝有较高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他们舍得为自己的爱好花钱投入,也舍得为喜欢的主播打赏。对于不少粉丝来说,这种爱好已经成为一种信仰,一份难以割舍的回忆,因此在看到与自己有同样爱好、又堪称励志榜样的主播后,会不惜“一掷千金”——无论是掏出真金白银,还是贡献注意力。网络上鼓吹的“Miss直播睡觉20分钟也有30万粉丝围观”,正是主播的能量具有强大辐射力的明证。
  而关于“励志”,“无手哥”王晓鹏说:“励志不一定体现在玩游戏上,任何事情都可以励志。我之所以选择游戏,是因为我喜欢游戏,而不是为了励志。”这句话放到整个直播领域,同样适用。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