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  >   三星太子与朴槿惠“不能说的秘密”

三星太子与朴槿惠“不能说的秘密”

日期:2017/3/1 阅读 ( 1471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韩国人最为关心的是,这位掌管着“三星共和国”的韩国最有权势男人,是否真的与总统朴槿惠有“不能说的秘密”,韩国政坛是否会因为李在镕的入狱,重新面临洗牌。
 
撰稿|姚琪琳
 
       2月17日,对于韩国最大的财阀企业三星来说,注定是一个将载入历史的日子。这一天,三星集团实际掌门人李在镕被韩国中央地方法院批准拘捕。这是三星成立70余年来,掌门人首次沦为阶下囚。
  在李在镕被批捕的第二天,他在狱警的看押下首次在公众面前现身。尽管他被获准身着便服,但是双手被绳子环绕捆绑的画面仍令公众倍感冲击。以至于连续多日,李在镕被批捕的消息牢牢占据了所有韩国媒体的头条,甚至超越了金正男悬疑被刺案的关心程度。韩国人最为关心的是,这位掌管着“三星共和国”的韩国最有权势男人,是否真的与总统朴槿惠有“不能说的秘密”,韩国政坛是否会因为李在镕的入狱,重新面临洗牌。
 
三星掌门人首次被捕
 
  据韩国媒体报道,李在镕被指控涉嫌行贿、挪用公款、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作伪证5项罪名。
  调查“亲信干政”事件的韩国特别检察组认定,李在镕向“亲信干政”案核心嫌疑人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以借助后者的政治影响力,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集团旗下企业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合并。这一合并案被视为对李在镕巩固自己对三星集团的继承权和获取经营权至关重要。
  除了向崔顺实控制的两家韩国基金会注资,三星集团还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的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一家德国法人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以及向崔顺实及其外甥女成立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注资。
  现年48岁的李在镕是李健熙的独子。自2014年李健熙卧床不起后,李在镕就逐渐承担起了掌舵三星的重任。但由于三星集团存在的复杂交叉控股体系,李在镕一直以来对三星的实际持股比例并不高。
  2015年5月,三星集团旗下的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宣布进行合并,成立新的三星物产。这两家公司的合并,意味着一个覆盖建筑、贸易、服装、度假村、餐饮等多领域、年销售额高达34万亿韩元(约1900亿元人民币)的庞大公司的诞生。
  而李在镕以16.5%的持股比例位列新三星物产的第一大股东,而新三星物产则不仅是三星生命的大股东,还通过其间接控制三星电子7.6%的股份,再加上原直接持有的三星电子4.06%股份,对三星电子的控制力大大增强。正是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的成功合并,标志着李在镕的接班几近完成。
  尽管李在镕此前在多次接受调查时始终自称“受害者”,辩称三星电子是迫于总统朴槿惠的压力不得不向崔顺实提供资金支持。但随着这一事件的不断发酵,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李在镕是朴槿惠与三星之间内幕交易的核心人物。法院的批捕决定也几乎坐实了外界对李在镕与朴槿惠间权钱交易的猜测,正在有序进行的李在镕接班步伐一下子突然被打乱。
  有韩国媒体朋友告诉记者,在韩国,超级财阀三星的掌门人拥有的权势远超总统,甚至被称为韩国的“皇帝”。逮捕它的掌门人可能会带来经济的多米诺负面效应。因此,一般情况下,即使拥有超级权力的韩国检方也不敢轻易啃三星这块硬骨头。
  但改变这一局面的,很大程度上还在于被“亲信干政”事件裹挟着的民意。随着“亲信干政”内幕不断被揭开,引爆了韩国社会对特权阶层的反感情绪。在以家族制和政府作后盾的财阀企业中,企业老板和政府官员以及政界人士的紧密联系滋生出的官商勾结黑幕,让韩国民众愤怒不已。尤其是在“亲信干政”事件中,三星牵涉最深,首当其冲遭到了民众的强烈批判。在每周六的倒朴集会上,李在镕的头像总是和朴槿惠放在一起,成为众矢之的。也正是如此,在广场民意强大呼声下组建的特检组,最终将李在镕送进了看守所。这也被视为本次特检组最大的业绩。
  三星集团内部人士告诉媒体,李在镕被捕可以被视为是三星自创办以来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危机。虽然第一任会长李秉喆和卧病在床的李健熙会长也曾受到检方调查并被判缓刑,但两人从未遭到逮捕。李在镕成为三星集团首位被捕入狱的“掌门人”。尽管三星方面表示,会想尽一切办法,通过法院的审判证明李在镕的清白。但短期内,李在镕的缺位还是难免会对三星带来影响。
  韩国《中央日报》认为,三星作为一个系统运转的跨国公司,不会马上出现大的问题。但掌门人被逮捕将导致三星的对外信誉度下滑,在三星电子转制为控股公司、做出中长期战略决策时,必然会受影响。
  但也有韩国法律专家表示,李在镕的入狱,并不影响其继续处理三星集团事务。李在镕可以通过律师与三星集团沟通,继续参与决策。
 
反官商勾结风暴持续发酵
 
  韩国经济界观察人士认为,李在镕被捕很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陆续还会有企业可能会被牵连,其带来的冲击波甚至可能影响到韩国整体经济。目前,除三星之外,还有多家韩国大企业都被指向总统朴槿惠的亲信崔顺实提供了不正当的资金援助,用于换取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倾斜。因此其他几家财阀大佬恐将沦为韩国检方下一步的“目标”。
  代行总统职权的韩国总理黄教安2月27日表示,拒绝延长调查“亲信干政”事件的特检组的调查期限,因此特检组将于2月28日解散。但分析认为,特检组的解散并不意味着其他涉案大企业将幸免被查。特检组很有可能会将相关证据移交给检方,由其继续开展调查。
  从特检组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亲信干政”事件涉及韩国16家大企业集团共53家公司,于2015至2016年间向崔顺实成立的Mir及K-Sports体育基金会出资共774亿韩元,其中三星出资规模最多。
  韩国媒体爆出,韩国五大财阀之一的SK集团涉嫌通过向崔顺实提供资金援助,以换取会长崔泰源的特赦。2013年,崔泰源因挪用公款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然而,2015年光复节期间,他被朴槿惠政府提名特赦,引发巨大争议。尽管当时韩国政府解释称此举是为了“帮助实现全国和解、重振经济”。但韩国媒体报道称,SK集团在向崔顺实旗下基金会提供资金援助后不久,崔泰源便被特赦。而且崔泰源获得赦免后,SK集团相关人员曾给青瓦台前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安钟范发送短信称,“绝不会忘记这天大的恩惠”。另外,崔泰源在接受检方调查时表示,在特赦之前,已经从安钟范处得知将被赦免。种种迹象都表明,崔泰源很难摆脱“花钱买赦免”的嫌疑。
  同样被爆“花钱买赦免”的还有希杰集团。2016年韩国光复节前夕,朴槿惠在青瓦台召开临时国务会议,决定特赦4876人。希杰集团会长李在贤赫然位列特赦人员名单之中。检方怀疑李在贤获赦免,与希杰集团对Mir财团、K体育财团以及K文化谷的出资有关。有报道称,希杰集团向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出资13亿韩元,还向K文化谷项目大举投资,而该项目由崔顺实身边“红人”车恩泽主导。
  乐天集团则被指通过资金援助换取其在首尔市内的免税经营权。早在去年11月底,韩国检方就曾经突击搜查乐天集团以及韩国国民年金公团的办公室。同时,检方还搜查了位于世宗的韩国企划财政部和位于大田的韩国关税厅,这两个政府机构主要负责向韩国免税业务颁发许可证等事宜。据报道,乐天曾通过全国经济人联合会(简称“全经联”)向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分别出资28亿韩元和17亿韩元。去年5月末又为配合K体育财团建设一处体育设施,新增出资70亿韩元。检方怀疑此过程存在不正当交易。
  而李在镕被批捕事件,也再度引发韩国舆论对韩国财阀官商勾结和政治献金丑闻的厌恶与反思。
  那么,李在镕被批捕能否就此成为瓦解政商裙带的契机?多数分析认为,目前看恐怕很难。毕竟财阀在韩国政治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政府与财阀之间的利益荣辱深度捆绑。因此,财阀及其家族仍有较大概率会安然度过此次危机。
  从另一个角度看,李在镕虽被批捕,但明显反朴派“醉翁之意不在酒”,朴槿惠才是真正目标,李在镕或只是一个突破口而已。
 
“倒朴”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在青瓦台重重阻力下,韩国特检组最终未能对青瓦台搜查取证和对朴槿惠进行当面调查,但是李在镕的被拘捕有可能加速宪法法院对朴槿惠弹劾案的审判进程。
  韩国舆论普遍认为,特检组的调查会对宪法法院的判决产生重要影响。由于李在镕被外界视为朴槿惠与三星之间内幕交易的核心人物,法院的批捕令无疑支持了特检组对于朴槿惠涉嫌受贿罪的指控。在这样的背景下,朴槿惠受贿嫌疑被宪法法院认可的可能性大增。
  与此同时,来自广场集会的民意同样不能小觑。每周六的倒朴集会已经风雪无阻地坚持了近四个月。而随着朴槿惠弹劾案宣判日越来越近,支持朴槿惠的保守势力也在不断壮大。最近一个月以来,周六集会上,参加挺朴集会民众的数量甚至与倒朴集会的人数不相上下。与此同时,代行总统职权的总理黄教安2月27日否决了特检组关于要求延长亲信干政调查时间的申请,这甚至被韩国舆论解读为保守势力为维护朴槿惠作出的拼死一搏。
  尽管如此,目前韩国社会支持弹劾朴槿惠的呼声仍是主流。根据韩国社会舆论研究所2月26日最新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78.3%的受访民众认为宪法法院应该通过对朴槿惠的弹劾议案,另有76.5%的受访民众支持在弹劾通过后,在必要的情况下对朴槿惠实施拘捕调查。
  韩国宪法法院2月27日已经完成了朴槿惠弹劾案的最终庭审辩论。按照惯例,宪法法院通常将在终审结束后的两周内,对案件进行最终宣判。韩国宪法法院通过弹劾案,需要9名法官中至少7名法官参与表决,并有6人投赞成票。由于韩国宪法法院前院长朴汉彻已于1月31日卸任,代理院长李贞美也将于3月13日结束任期。外界普遍认为,朴槿惠弹劾案很有可能将在3月13日前作出宣判。如果弹劾案通过,朴槿惠将被免去总统职务,韩国将在60日内举行大选。
  而根据2月24日公布的下届大选民调数据,第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支持率为32%,同样隶属该党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的支持率为21%,代行总统职权的总理黄教安支持率为8%。虽然文在寅至今仍未正式宣布参选总统,但支持率已经连续数周大幅领先于其他参选人和潜在参选人,领先优势明显。在政党支持率方面,共同民主党以44%居首,国民之党以12%位列第二,执政党自由韩国党以10%屈居第三。多数分析认为,在目前形势下,下届总统候选人的角逐很可能已不再是进步和保守阵营之间的争夺,而是在野党内部的竞争。
  如果在野党最终获胜,无论是哪个候选人上台,朴槿惠都很难摆脱遭受法律制裁的困境,韩国历届总统难以善终的魔咒似乎很难打破。
  
  链接:乐天交出萨德用地,中方:将坚决采取必要措施  
  
  韩国国防部2月27日表示,乐天集团当天召开董事会会议,决定把星州高尔夫球场地皮转让给国防部用于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该报道说,若双方正式签约,会很快开始设计和施工,在5-7个月内即可完成“萨德”部署。
  在2月2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美韩推进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严重破坏地区战略平衡,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有关国家战略安全利益,不利于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不满。
  “我要再次强调,中方反对在韩部署萨德系统的意志是坚定的,将坚决采取必要措施维护自身安全利益,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美韩承担。”耿爽说,“我们强烈敦促有关方停止相关部署进程,不要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2月19日进行的调查显示,95.3%的网友表示,如果乐天签署换地协议,将支持抵制乐天。
  目前乐天在中国有超过100家超市,5家百货商店,而该集团在首尔的乐天免税店更是主要面向中国游客,其销售额的70%来自中国游客。其涉华业务可能会因“萨德”用地一事遭受影响。”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