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美人六零

美人六零

日期:2017/4/19 阅读 ( 862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陆小鹿(上海,外企职员)
 
  听说美人六零下周又要来上海出差,小柔心急慌忙地来找我。“烦死了呀”,她说,“最近没节制,腰围又大了一圈,六零来了肯定又要骂我了,怎么办呀?”
  小柔是前台小姐,六零每回见到她,总不嫌啰唆地重申再重申:“前台是公司的窗口,你得注意保持形象,每天都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哦!”小柔听得面红耳赤,这六零的潜台词也太明显了嘛。
  其实,我也烦六零。上个月,六零化着浓妆踩着8厘米高的高跟鞋铿锵有力地来上海出差。一见到我,她就张拉开十个指头,朝我晃晃:“新画的甲,美吗?美吗?”瞧她十个指甲涂得粉粉红,还镶贴着闪闪钻,穿着平底鞋光着手指甲的我立刻就自卑到尘埃里去了。
  烦她还不止这个。六零每回来,都将行程安排得扑扑满。N个会议N场面试。在她面前,我必须得把自己武装成一台电脑。六零冷不丁会问:“某某店铺上个月完成了多少指标?”你要是结巴了答不上来,想跑回电脑前去查数据,六零就会说:“你业务不熟吗?”说着说着,她突然又换频道,问:“下午约来应征的面试者以前做过什么品牌?”隔会儿,她又问:“明天去拜访的那家猎头公司在什么路上?打车过去要多久时间?”……
  我在六零面前,必须时刻把自己调整到最清醒状态,饶是如此,免不了还要慌张,因为预计不到她突然又问个什么问题而我没有事先准备好。
  六零来了。她约见新客户时像遇见了老朋友。她先拉扯着和人家谈生活话题,诸如“上海越来越时尚了”,“最近我发现上海的天空很蓝呢”,等到人家松懈下来,以为坐在他们对面的是好久不见的老同学在话家常,六零才不动声色地切入会议主题,就这么谈笑风生间,把协议给谈妥了。这招妙得我眼睛都直了。
  六零面试店铺经理时,最喜欢发问的英文问题就是有关数字,比如她问:“你们店铺月销售量是多少啊?”中国孩子最搞不清楚的就是英文数字,比方说100万,按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会很容易说成One Hundred Thousand。每当哪个不用脑子的候选人说错了,六零就会跟上一句:“你对数字不敏感啊,优秀的店铺经理必须得有清晰的数字概念。”六零就用这招淘汰了好多候选人。不得不承认,这招也妙。
  六零忙完工作之后,觅食之事就被推上了议事日程。她又来烦我:“今天中午你准备带我去哪家餐厅吃饭啊?”这个时候,我必须摇身一变把自己变成一枚地道吃货:“今天带你去吃安徽菜吧!”
  六零每回来上海,都要求吃不同的餐厅,用她的话来说:“出差是件苦差事,所以要好好犒劳自己。”六零吃饭时很让我怀疑她是否已经饿过几顿了,每道菜上来,她尝一口,就连连赞美:“好吃,好吃!”那一副陶醉满意的样子感染了我,使我觉得吃饭原来也可以如此享受如此快活。
  下班后,六零还来烦我,要我带她去逛店买衣服。她说:“我不要买世界各地都有的大牌,要买你们当地的牌子,最起码是香港没有的牌子,美丽不在于贵贱,在于独一无二。”于是,我只好又摇身一变为资深逛家,领着她直奔那些目标小店。
  不得不承认,六零的气场真是超级强大啊,那些不起眼不昂贵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竟然件件绽放华彩。她踩着高跟鞋,披着大卷发,闪着十只红指甲,露着十只红趾甲,站在试衣镜前,自我赞美道:“好看,好看!”我的心头不禁颤了一下,暗地里想,假如我也有六零那么美,该有多好?我想我是有些妒忌和崇拜又漂亮又自信又会过日子的她了。
  六零把充实繁忙的日子过成了滋润潇洒的日子,充盈在她身体里最可贵的是对生活和工作求新求美的激情。而这,恰是我和小柔所欠缺的。
对了,忘了说,其实六零不叫六零,我和小柔私下里这么叫她只是因为她今年已经60岁。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