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海上客  >   阿拉伯新娘

阿拉伯新娘

日期:2017/5/10 作者: 沈嘉禄 阅读 ( 256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她会去上海吗?今生今世还会与那个上海小伙子重逢吗?
沈嘉禄
 
     她叫玛丽,似乎不像一个穆斯林姑娘的名字。但是没关系,她的美丽、善良与聪明,已经让我们感到亲切并且踏实。她是我们在埃及旅游时的导游。
  八年前玛丽在开罗大学选择学习中文时,她的父母和朋友都被惊到了,汉字在他们眼里比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还要诡异。但是玛丽克服种种困难,不仅从来自中国北大的老师那里学会了中文书写和会话,而且对遥远的文明古国也充满了好奇与向往。毕业后她又攻读了两年埃及古代史,现在她骄傲地向大家证明,学中文的就业机会多于学英语、法语的同学。
  走出校门后,她去苏伊士运河地区的中资企业工作了两年。那是个男人的世界,从管理层到一线工人除了日出日息的工作,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玛丽与纺织厂里仅有的两个中国姑娘同住一间寝室,这又是她强化训练中文对话的好机会。当然,一开始她的母亲有些担忧,对于一个穆斯林社会而言,一个未婚姑娘离开父母在外面过夜已经是不合仪规了,更何况她一去就是两年。
  玛丽的父亲是一位中学教师,属于知识阶层,相当开明,是她的强大后援。她的母亲是典型的埃及妇女,相夫教子,洗衣煮饭,连近在咫尺的吉萨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都没有去看过。
  埃及是一个阿拉伯国家,男人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以拥有三四个老婆,妇女一般不参与社会工作。女孩子珍惜教育机会,但学历再高,一旦嫁作人妇,再高精尖的专业也等同荒废。我们在埃及的商店、餐厅、超市里,看到的都是清一色男性。但是玛丽敢于挑战习俗,后来转入导游这一行,专门接待中国游客。她的音色不错,笑声格外清脆,但在叙述和语法上还有待改善,比如她会用“将他们的额头放在地毯上”这样的句式来描述叩头的动作,不过我们基本上都能听明白,并且报以微笑。
  在景点,我们一下车就会被流浪汉包围,向我们要钱或索取清凉油,这时玛丽就会微笑着走到我们前面充当盾牌,掏出钱来分发给他们。等大家上车后,又会有三五个小贩堵在车门口,玛丽就从他们手里拿过明信片或拙劣的工艺品向我们推销,我们不响,她仍然笑得像花儿那样灿烂。
  据玛丽说,开罗一个普通工人的月收入约为一千埃镑,相当于七百元人民币。玛丽的收入可能略高于这个基数,但也不会太高。
  在父母的支持下,一个穆斯林姑娘沿着尼罗河不辞辛苦地奔走,给中国游客讲述拉美西斯二世以及海切普苏特女王的传奇。
  有一次她与团里的一位上海帅哥对上了眼,两人一见钟情,男孩回上海后发邮件向她表示爱慕,并且告诉她在上海已经买了房子,也准备为爱而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他的父母也欢迎这个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媳妇。玛丽感动了。但是她的父母舍不得玛丽远嫁中国,玛丽的姐姐早几年嫁给了一个美国人,身边总得留一个吧。玛丽哭了三天,痛苦地割舍了这份情缘。
  去年,玛丽与另一家旅游公司的一个导游订了婚。在红海边的一家宾馆大堂,他当着一群中国游客的面向她表示爱意,她勇敢地答应了。订婚仪式就在上周的4月19日,玛丽打开手机让我欣赏订婚照,屏幕里的玛丽有着出水芙蓉般的美丽。她伸出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烁着尼罗河的波光。“我只告诉你们他比我小两岁,在我们这里,新娘的年龄比新郎大,也要被人说三道四的。”
  我们在玛丽的歌声中祝福这位美丽的阿拉伯新娘。我们的领队海光兄代表全体团员邀请她在可以预期的日子里带上新郎去上海观光。是啊,身为导游,玛丽至今还没有走出国门呢,上海对她而言又是特别的遥远。她会去上海吗?今生今世还会与那个上海小伙子重逢吗?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