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花世界  >   故事的趋同

故事的趋同

日期:2017/5/31 作者: 苗炜 阅读 ( 687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普遍的孤独会导致“著书癖”的产生,而集体“著书癖”反过来又增强并恶化了普遍的孤独感。
苗 炜
 
  20年前,国内流行VCD,可以看很多盗版电影。同事借给我两张光盘,是一个美国电影,叫《勇敢的心》,我那时还没有VCD机,拿着这两张光盘就去商场买了VCD机。之后就开始自己买盗版电影看,那时候光盘总出毛病,有一次看《刺激1995》,看到安迪越狱,正当监狱长撕开海报之时,卡住了,死活读不下去了,真是急死人啊。那时候互联网还不是很方便,也没有电驴迅雷这些东西,我等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一直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后来有朋友出差去广州,买到了《刺激1995》的DVD,送给我,我立刻又买了DVD机。我觉得这个事情就叫做“故事驱动”。现在没有人再用VCD和DVD看电影了,要么是在网上看电影,要么用蓝光DVD。
  我前年开始做视频,有一位技术公司的朋友约我,他是做VR技术的,公司里有各种VR设备,他们拍摄了很多风景,但是没有人会用这种技术讲故事。他说,你那里有专业的导演和摄影,一定会讲故事吧?我们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讨论该怎么用VR讲故事,什么样的故事该用VR来讲,到最后也没拍出一个VR影片来。我看过纽约时报拍摄的VR影片,基本上是在新闻现场,而我们日常生活的场景,似乎还用不上这种先进的技术。当然我知道,VR让人们进入一个虚拟的现实,是讲故事的最终形式。
  三年前,我还在一家杂志社工作,是一个编辑。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漂亮的女演员打来的,她说,她爸爸在写一本回忆录,已经写了十几万字,计划要写三十万字。已经有出版社的编辑要和她爸爸签约,做一本畅销书出来。她打电话给我的目的呢,是要我和她爸爸谈谈,给老人家提提写作上的建议。但最重要的是,要打消老人家公开出版的念头,写完了印几十本送人可以,但绝对不要公开出版,更不要做成什么畅销书。这位演员说,现在出版社的编辑都坏着呢,要想做成畅销书,肯定会在这位演员的私事上做文章,而她出道多年,可不想让她爸爸出本书,当个明星爸爸。我和这位演员有一点儿交情,答应去跟她爸爸见面聊聊。
  我先看了这位老先生的手稿,再和老先生见面,他给我讲了他的写作计划,这本书可以说是一个浩荡的家族史。那天下午,我就在老先生家里,喝茶抽烟,听他聊这些事情。坦率说,我对这些故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因为这些故事都是对当代历史大事件的回响,缺乏个人色彩。国共内战、抗美援朝、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讲故事的脉络就是这样,国家的大事在影响着每个人的人生故事的叙述。
  我有一位建筑师朋友,多年前在四川考察当地的工厂宿舍楼,宿舍楼的格局都差不多,两室一厅,每家的装修布置也差不多,但他注意到,许多人家没有洗浴设施,他就问,你们为什么不弄个洗澡的地方呢?人们回答说,工厂里有浴池,洗澡很便宜,我们就不用在家里洗。由此可见,集体会渗入到个人生活当中,影响个人生活方式的选择。
  我现在做视频,拍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结果发现另外一种趋同。我们采访很多开店的人,开民宿的人,他们的故事也有套路:一个在大城市打拼多年的白领,事业有成,收入不菲,倦于复杂人际关系和喧嚣都市环境,终于选择告别,来到宁静之地,寻找失落的内心,于是开一间民宿,以简单生活和平静内心来招揽生意。院子里总得有几只猫猫狗狗,卫生间里有马桶和浴缸。
  米兰·昆德拉在巴黎遇到过一位爱讲故事并且要写书的出租车司机,他把那一段交谈放在《笑忘录》中,他说,普遍的孤独会导致“著书癖”的产生,而集体“著书癖”反过来又增强并恶化了普遍的孤独感。今天,如昆德拉所预言的一样,许许多多的人将能量耗费在无用的活动中,繁荣的媒体平台激发起非常多的表达的欲望。大家生活在一个虚张声势的环境下,每一个人都害怕会被冷落,都在拼命讲述自己的故事。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