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电竞与直播 让你“入坑”更深

电竞与直播 让你“入坑”更深

日期:2017/7/12 作者: 王煜 阅读 ( 912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布局电竞和直播,也是《王者荣耀》这样的游戏延续自己生命力的必经之路。
记者|王 煜
 
      20万元打赏!这是最近某直播平台的女主播,陪同《王者荣耀》网友在赛季更新前最后一天冲击游戏段位后获得的。不管竞技性到底强不强,至少在赚钱和花钱上,《王者荣耀》的电竞和直播都成功吸引住了人们的眼球。如同2017年7月8日,13500多名观众涌入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他们不是去看传统体育赛事,而是围观2017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春季赛的总决赛。欢呼声中,最后的冠军队伍拿走了100万奖金。电竞和直播,会让“王者奇迹”继续吗?
 
有多火?
 
  腾讯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KPL春季赛最高单日观众数量达到了1500万,自3月24日开赛以来,内容播放总量已经突破了21亿次,这样的表现,已经跻身目前人气最高的电竞赛事阵营。而这项赛事于去年9月才刚刚开办第一届。
  无疑,是《王者荣耀》的火爆带来了KPL的大热。KPL赛事承办方VSPN首席执行官滕林季认为:“定位大众电竞,是KPL的优势所在。”
  以前,大部分电竞赛事由于游戏本身规则复杂、游戏条件苛刻等原因,主要观众来源为18-26岁的男性重度游戏爱好者,这注定了其小众格局。而《王者荣耀》游戏本身简单易上手、重社交,能够吸引到各个年龄层、女性和轻度玩家人群参与电竞。这一点,从参与线下比赛的用户数据统计中得到了证实。
  而赛事的制作团队显然牢牢抓住了这一点,其目标就是“人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以2016年为例,在9月的KPL之前,《王者荣耀》在2016上半年举办了王者城市赛,还举办了覆盖18个省份的校园赛。同时,TGA大奖赛、QGC大师赛、WGC精英赛当中,都有《王者荣耀》项目。7月,举办了《王者荣耀》冠军杯。
  “把移动电竞的擂台搬进大街小巷、搬进校园,实现家门口、校门口的比赛。”这句口号,是否会让家长和老师们心头一紧?
  而制作方在电竞赛事的投入上已经全面对标甚至超越了传统体育赛事。据了解,在一场CBA比赛中一般不会用到超过10个机位,今年CBA总决赛在美国NBA制作团队来华的帮助下才提升到12个机位,而2017年KPL春季赛总决赛中就用到了15个机位。此外,赛事制作方还专门打造了国内第一辆电竞专用的12讯道4K转播车,在转播系统中接入38路视频信号,相应的软硬件配备和团队规模都媲美甚至超过卫视级电视台大型节目的标准。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2017年国内移动电竞市场规模极有可能攀升至462亿元,相比2016年至少增长256.7%,相比被称为移动电竞元年的2015年,增长更是高达785.6%。这其中,《王者荣耀》肯定想多分掉一些。
  2017年6月16日,腾讯电竞宣布成立《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盟,以保护这一品牌。这个联盟计划成立一个完善电竞市场、维护俱乐部、选手和赛事共同利益的职业联赛体系。
  腾讯电竞的意图很明显,希望借鉴NBA赛制模式,把《王者荣耀》电竞市场蛋糕做大。例如,为避免俱乐部之间恶意挖人,王者荣耀联盟推出“工资帽”和“转会期”制度,明令选手工资只能限定在5000-50000元之间。除此之外,选手的收入来自奖金分成。同时,联盟宣布选手和战队签约必须以2年为期限。其他俱乐部不能在此期间内恶意挖人。
  在共享商业收入方面,联盟宣布每年会将收到的赞助费抽取一定比例分发给KPL各俱乐部,各俱乐部每年也按照一定比例将赞助费提供给赛事联盟。
  如果这些措施能够落实,确实将在重金之外,为这项电竞赛事提供健康发展的制度保障。
 
算电竞?
 
  尽管如此,却有不少电竞从业者和玩家质疑《王者荣耀》“是否有成为电竞项目的资格”。
  “有款游戏叫《王者荣耀》,可以说是全中国DAU(每日活跃用户数量)最高的一款游戏。但是它现在想电竞化,很难,因为它的观赏性不行。”说这话的人是国内著名电竞战队Team WE的创始人周豪,并且他在公共场合表示,“不是所有的游戏都能称之为电竞游戏”。
  除此之外,曾经的著名《英雄联盟》电竞选手“55开”最近在直播中遇到了一位粉丝的提问:“我想在《王者荣耀》打职业。我接触《王者荣耀》有一年多了,就一直想打职业联赛但是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做。现在是学生,一直有在练习!”他的回答是:“《王者荣耀》是一款好游戏,但是这款游戏并不适合直播……它直播做得不够好的原因就是直播观赏性不够高。”
  人们之所以这样较真,在于眼下电竞已经逐渐和传统体育一样,成为具有庞大参与群体和影响力的赛事,也有自己的文化圈子。君不见,下一届亚运会上,电竞已经成为正式项目?
  不少资深电竞游戏玩家表示:只需用两个拇指就能玩的游戏哪来的操作可言?他们认为,过简的操作、浅层的战术策略、毫无博弈可言的战斗设计,都在摧毁《王者荣耀》的竞技性。碍于手机屏幕尺寸的问题,很多厂商在开发游戏的时候首要考虑的就是简单化,最终的结果呈现出来的是游戏的表现力远远超过了竞技性。“手游就是短平快,所以众多厂商振臂一呼联合搞一场手游比赛,在短时间内导入大量玩家来保证盈利,这就是电竞的一种了?”
  “《王者荣耀》并不能作为一款‘电子竞技游戏’吸引用户,它能够吸引用户的是它轻松愉快的本质,而非实打实的‘竞技’。”一名电竞选手如此说。
  也有网友认为,简单的电竞游戏会越来越普及,但代表电竞最高水平的仍然只会是像DOTA2、CS:GO这样的PC端项目。《王者荣耀》这类游戏普及率高,但它的深度远远比不上老牌电竞,可以看成是“休闲电竞”。
 
不得已?
 
  从另一个角度看,布局电竞和直播,也是《王者荣耀》这样的游戏延续自己生命力的必经之路。
  《王者荣耀》作为手游本身取得的成绩,就算是腾讯自己,也几乎无法复制。
     “竞争对手几乎没有复制王者奇迹的可能。”网游分析师“biggoo”表示,在《王者荣耀》之前,网易有一款很火的手游《阴阳师》,这是一个RPG回合制的养成类游戏,现在已经与《王者荣耀》拉开了很大的差距。他说,《阴阳师》的问题是,一方面人们总是喜欢用最少的时间和金钱,来获得快感与目的,但《阴阳师》的养成式模式会消耗玩家的耐心;另一方面,《阴阳师》只是一个虚拟的现实世界,很难满足线下的社交场景。仅仅是后面一点,腾讯之外的其他厂商就难以复制。
  但是《王者荣耀》也有自己的隐忧。手游的生命周期基本上只有6-12个月,在风云变幻的游戏市场,一款游戏从冲上流水榜单首位到被人遗忘,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起伏。它到底能像现在这样火多久,没人能给出预测。  
  “《王者荣耀》虽然把所有运营的规矩,包括人物设定、装备、规则都做得很成熟,满足了腾讯几亿社交流量入口的需求。但是,《王者荣耀》要进行泛娱乐改变还是有困难,想要保持生命力就必须有更多玩法上的创新。”“biggoo”表示。 
  特别是,在当下舆论的重重压力和自律他律监管措施的不断升级之下,“王者”是否还能“荣耀”,就更成为人们心中的疑问。
  向电竞和直播发展,或许是《王者荣耀》未来最重要的方向。
  “每一款游戏的生命力,都是取决于游戏本身的不断优化和内容更新。电竞则是保有生命力的一个方式。”从编辑转型为解说的“瓶子”认为,他原来是一个手游媒体的专区主编,目前是KPL《王者荣耀》职业赛事官方赛事解说。
  瓶子背后的经纪公司主要服务于《王者荣耀》,结合《王者荣耀》的艺人、解说、主持给腾讯提供内容服务。从去年到现在,公司签约的《王者荣耀》解说、主持就有20位左右,而线上主播则高达300多位。
  想要在电竞上有所建树,还得投入更多精力在生态圈的建设上。根据《中国移动电竞行业与用户研究报告》提供的数据,当前移动电竞产品的收入还比较单一,268亿的总收入中有245亿是游戏产品自身付费收入,电竞赛事收入仅为3亿元,即便加上电竞赛事衍生收入,也不过23亿元。这一将近十倍的数量级差距,表明了当前电竞赛事如果要继续投入,仍需要来自游戏产品的收入进行大笔补贴。
  如若要摆脱这一局面,就需要各方不断在赛事衍生品等层面进行发力。目前国内的电竞现状是,即便在顶级联赛中,职业选手和职业赛事的衍生周边还是没有太大吸引力,用户关注的更多还是比赛本身是否精彩。而传统竞技体育项目中,部分职业选手演变为大众明星,粉丝经济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已然让多方从中获益。
  《王者荣耀》正在尝试这样做,目标是让自己从短期内爆发的手游向电竞行业转变,但问题是,电竞化了,加直播了,就能解决全部问题吗?
  电竞是维持游戏本身生命力和经济可持续性的道路,但眼下,摆在《王者荣耀》眼前的是沉重的社会责任包袱。如果有一天,本来在课堂上客厅里低头打游戏的小学生跑到“电竞馆”的包厢里去组队“开黑”了,转移到电竞赛事场馆里去追星了,这世界就太平了吗?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