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社工参与,家事案件中的孩子有了“保护伞”

社工参与,家事案件中的孩子有了“保护伞”

日期:2017/7/26 作者: 王煜 阅读 ( 1541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社工参与涉青少年家事案件的调解,以保护青少年权益,建设多元化的纠纷解决体制,这是共青团上海市委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携手的创制。
记者|王 煜
 
      上海的初三女生小T没有想到,就在自己马上要面临中考时,母亲会到法院起诉要与父亲离婚。她内心希望父母不要分开,但在强势的母亲和平时很少沟通的父亲面前,她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在她迷茫之时,青少年事务社工找到她,与她沟通,在细致了解她家庭情况的基础上,指导她为父母关系的缓和做出自己的努力。最终,在这场家庭纠纷中,小T的权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
  社工参与涉青少年家事案件的调解,以保护青少年权益,建设多元化的纠纷解决体制,这是共青团上海市委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携手的创制。
 
给孩子赋能
 
  第一时间从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少年庭接到小T父母离婚案件的材料时,莫菲看到这份诉状写得非常简单:小T的母亲吴某认为与丈夫夏某6年没有沟通,感情破裂,请求法院判决离婚,主张女儿的抚养权归自己。
  作为静安区青少年事务社工的莫菲,在法院观察到吴某非常强势地主张要离婚,一直在指责夏某;而夏某木讷少言,但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错,不愿意离婚。在调解中双方都希望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离婚案件审理中,关于子女抚养权的归属要征求10周岁以上的子女本身的意见。当莫菲和小T单独聊天时,小T虽然数落父亲的种种不好,但也感受到了父亲对自己的爱——平时少言寡语的父亲在每个月只有600元生活费的条件下,还节省下200元给她作零花钱;父亲生病期间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但还是每天接送她上学,在接送中电动车被盗了,为了及时接送到她,还向邻居借钱买了新车。小T表示其实不想让父母离婚。
  最终,在莫菲和同事进一步的心理疏导和沟通下,母亲吴某作出了撤诉的决定。而小T也在事后顺利地通过了中考。
  为当事人赋能,是社工参与家事案件调解很重要的职责。社工的角度认为,当事人尤其是未成年人并非“无能者”,调解工作要促进其自身功能的发挥,加速家庭缺失环节的愈合。“我们要帮助孩子用自己的心和眼睛去看待父母,去感受与父母之间的感情。孩子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这在家事纠纷案件的解决过程中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莫菲对《新民周刊》说。
  结案后,尽管在法院的家事调解工作告一段落,莫菲依然与小T及其家人保持着联系,并通过回访的形式,了解到小T父母的争吵少了,虽然彼此还有一些生活中的矛盾存在,但是家人已经能够在一起吃饭、生活,家庭变得稳定了。她说,社工秉承自己的专业和服务,将继续关注这个家庭,也将关心未成年人的成长和发展。
 
抹平社会缝隙
 
  如同小T的案例展示的,社工参与青少年家事案件的庭前调解,让法院的判决与社工的调解“刚柔并济”,上海是近年来在全国最早进行试点的地区之一。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少年庭相关负责人介绍:近些年,家事案件数量逐年上升、类型趋于复杂多样、矛盾化解难度加大,青少年事务社工参与涉未成年人家事案件的调解,是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和谐家庭和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举措。
  为此,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和共青团上海市委经过充分协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于2016年上海市重点青少年群体工作推进会上签订了合作备忘录。社工参与调解的案件范围主要是涉及未成年人的离婚纠纷、抚养纠纷、监护权纠纷、探望权纠纷、亲子关系纠纷、收养关系纠纷、继承纠纷等。
  一年中,此项试点在静安和普陀两区法院进行。静安区的试点注重事前调解,在法官的指导下全年共参与家事案件调解工作196件,促进80后、90后离婚当事人和解撤诉以及调解成功率达到55.4%,积极总结家事调解工作经验、完成优秀案例7例。普陀区的青少年事务社工共参与独立调解9例,成功8例;提供社会调查报告10例,参与开庭2次、作为探望监督人3例。
  在今年的7月21日,上述两家单位又签订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完善青少年事务社工参与涉未成年人家事案件纠纷解决机制的合作协议》,全面推动社工参与家事案件调解、家事调查、心理辅导和回访观护,参与法院从2个扩展到9个
  上海市青少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公室副主任许贝宁表示,社工作为代表社会立场的第三方力量介入青少年家事案件的调解,有助于优化青少年成长环境。在工作中,社工秉持着“青少年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将自身定位为“社会观护员”。
  以“维护青少年利益最大化”为例,在普陀区的一个案例中,有一个两岁孩子的家庭诉讼离婚,作为原告的女方除了主张对孩子的抚养权外,提出了一系列的经济补偿要求;但男方除了答应离婚外,其他的完全不愿接受。参与调解的普陀青少年事务社工张国蓉成功地让双方把焦点从赌气、经济要求转移到“婚姻关系结束后,如何做对孩子更好”上来,最终双方虽然依然离婚,但在孩子的抚养费和探视权上达成了对孩子有益的调解协议。
  “这是司法体制改革与维护青少年权益的一次很好的契合。”华东政法大学婚姻家事法与妇女权益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李霞教授表示,社工参与青少年家事案件的调解,这样的做法应该更快速推广,以做到与国际接轨。她表示,社工是具有较强的专业能力的人士,如在心理学、婚姻家庭、特殊护理等领域都有专长,政府可以更多考虑购买他们的专业服务,激励更多人参与其中。
  对此,上海市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组长、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王宇表示,市综治办牵头出台政策,正在进一步完善青少年事务社工职业晋阶和酬薪体系。计划到2020年,上海各区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按照社工数量与重点青少年群体总数不低于1:100的比例,有步骤、分阶段地完成青少年事务社工配备。
  李霞还表示,在辅助司法领域,社工还有很多其他可以参与的拓展空间,例如反家暴、老年人维权、女童保护等。“社工的力量就像水泥、润滑剂,抹平社会这栋建筑的缝隙和边边角角。”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