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稿  >   印度将如何被打脸?

印度将如何被打脸?

日期:2017/8/16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495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岳刚还向《新民周刊》分析指出:“中国要有打痛印军我不吃亏的方针,不出手则已,出手让其再老实几十年。不过,我认为,任何他国没有胆量与底气与当今中国开火,更难上升到开战。”
记者|姜浩峰
 
      “不丹王室没有以任何形式确认过邀请印度进行干涉。”这是不丹法律人士旺查·桑杰发给印度NDTV的公开信中所言。旺查·桑杰之指,系印度边防部队非法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
  从6月18日起,印度边防部队进入中国境内洞朗地区,阻挠中方修路。起初,印度宣称,洞朗地区是不丹领土,印度出兵的原因是不丹要求印度出面干涉。之后,印度又改称是“与不丹协调”后采取行动的。而如今,不仅由不丹人公开揭穿印度的谎言,还有印度报业托拉斯援引中国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王文丽的话:“印军越界事件发生后,不丹方面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该事件发生地不属于不丹领土。不丹人也很奇怪为什么印度边境部队会进入中国领土。”
  在“不丹承认洞朗非其领土”的消息被《印度时报》《印度快报》等多家印度主流媒体转载的同时,印度军人仍赖在中国的洞朗不走。而中国方面,则显出了日益强硬的立场。中国外交部8月2日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8月3日上午至8月4日凌晨,解放军报、新华社、外交部、国防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以及人民日报等中国6个国家部委和机构,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发声,披露印方非法越界的性质,并强调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
  央视评论员则用了“良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度自绝人”,以及“凡事有度,知止未上,勿谓言之不预也”的狠话。
  
善意的中国不可欺
  
  印度边防部队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已近两个月了。其于6月18日开始的越界行为,显得莫名其妙。
  中方在中印边界锡金段中方一侧的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开始于6月16日。在此之前,中方出于善意,分别于5月18日、6月8日,通过边防会晤机制两次向印方提前作了通报,印方未做任何反馈。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于8月3日就印军越界事件答记者问时所言,中方修路的目的,“是为了改善当地的交通,便利当地牧民放牧和边防部队巡逻。这是中方在自己领土上的正常活动,完全正当合法”。
  可就是这正当合法的举动,因为施工地点处于中国、印度、不丹三国的边境地带,中国还是向印度方面作了通报。
  中印本就有领土纠纷。至今,印度还强占着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藏南地区。对于这片领土,印度方面于1987年2月正式成立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并且派军队不断越过实际控制线。
  一直以来,中国希望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与周边国家的领土纠纷。自1962年《中朝边界条约》完成划界,至2011年中国与塔吉克斯坦彻底解决边界问题,中国已与周边14个邻国中的12个国家勘定陆地边界线。目前只剩下印度、不丹尚未划定边界。
  尽管中国与不丹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但自1984年开始,中、不两国轮流在双方首都北京、廷布举行边界会谈。特别是自2007年,印度与不丹的《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被修改,不再保留印度在不丹外交事务上的“指导”条款后,中、不两国边界会谈,氛围愈发友好,并有积极进展。
  唯有印度,尽管与中国也进行着边界谈判——譬如1996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印期间,双方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譬如2003年,中印两国开始建立特别代表会谈机制,确立了解决边界问题的三步走战略:先确立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原则,再确立落实指导原则的框架协定,最后在地面上划界立桩;再譬如2005年,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印度,双方达成了《解决边界问题的政治指导原则》。然而,印度方面经常会搞些边境摩擦,小动作从来没停过。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2013年。当时,印军在拉达克代布桑山谷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形成对峙局面。双方还搭起了帐篷,24小时不间断地形成对峙。
  而这一次,2017年6月18日,印度边防部队270余人携带武器、连同2台推土机,在多卡拉山口悍然越过锡金段边界线100多米,进入中国境内阻挠中方的修路活动。6月30日,印度国防部长阿伦·贾伊特利更是言称——是中国引起了此次中印边境矛盾。面对中国“希望印度能汲取历史教训,停止叫嚣战争”的警告,贾伊特利甚至放出狂言称“2017年的印度已经和1962年的印度不一样了”。
  回顾1962年,中印之间发生过一次战争。那次战争,缘起于印度无视中国政府对西藏拥有不可辩驳的主权,缘起于印度对失去曾经在西藏的既得利益耿耿于怀。早在1951年,印度政府趁新中国成立之初忙于内务无暇顾及中印边界问题,包括中国处于抗美援朝时期的机会,派兵100余名越过西山江、达旺河,侵占门隅首府达旺,强迫一直在那里行使管辖权力的中国西藏地方政府搬迁;印度在侵占达旺前后,还侵占了“麦线”以南门隅的马果等地。1954年以后,印军又侵占了巴里加斯。
  西藏和平解放之后,印度非但拒绝中国归还领土的合理要求,还于1959年越过麦克马洪线,侵占了该线以北的朗久、塔马墩、则马尼等地,并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军事挑衅。
  解放军经过近三年的准备,趁着1962年印军继续北上,并侵占西藏山南地区错那县的克节朗河谷之际,对印军给予迎头痛击!
  1962年10月20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只一个晚上,解放军就把印军设在克朗前节、达旺、加勒万河谷、红山头等据点一扫而光。印度陆军第62旅旅长辛格准将在逃跑途中被解放军击毙,印度陆军第7旅旅长达尔维准将则被解放军俘虏。
  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会轻易动兵,然而,撼山易,撼解放军难。如果印度方面不悬崖勒马,最终的结果将是很难堪的。
  根据中国外交部披露的信息,截至8月初,越界进入中国的印军人数,已经从6月份的270人,下降到48人。其滞留中国的两台推土机,已经减少到一台。之后,又有媒体披露,印军越界到洞朗的人数变为了53人。与此同时,印军还有大量武装人员集结在边界线上和边界线印方一侧。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洞朗地区位于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规定的边界线中方一侧。印度边防部队从边界线印方一侧进入中国领土,其非法越界行为事实清楚,不容否认。印方无视中印间现有的相关机制和渠道,在未与中方进行任何沟通的情况下,直接派边防部队携带武器和装备越界进入中国领土并滞留不撤,其行为不负责任、不计后果。印军不论多少人员非法越界并滞留在中国境内,其性质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构成国际不法行为,印方应为此承担相应的责任。”截至《新民周刊》记者发稿,中国人民解放军尚未采取军事行动,完全是出于善意。假若战端一开,则印度难保不会面临比1962年更惨的遭遇。
  
中印军事实力没有可比性
  
  1962年的中国与印度,都不是拥核国家。中国是在1964年制造出第一颗原子弹的。而印度,直到目前为止,仍是非法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其于1998年进行了核试验,希图强行进入拥核国家行列。当时引起了全球五大拥有核武器国家的集体敌视,连美国都对印度进行了大规模的经济制裁。
  有不少人担心——中印一旦开战,将是两个事实上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间的战争。亦有人认为,中印之间的争端,可以类比1969年中国和苏联之间争夺珍宝岛的斗争。当时,苏联和中国都是核国家,双方在珍宝岛的争夺并没有引起核战争。再往前追溯,抗美援朝时期,美国是核国家,而中国不仅不拥有核武器,即便常规武器,比起美国来许多也有代差。然而,朝鲜战争,随着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而彻底改变了战争局面。
  在军事专家张召忠看来,中印之间的军事实力,如今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一个多月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中印边境那个叫洞朗的地方。”张召忠说,“我的感觉,中国快要清场了。先礼后兵,忍辱负重,中国给足了印度面子,前前后后折腾一个多月了还赖着不走,看来不用重拳不足以显示我军威国威。外交斡旋是维持和平的手段,自卫反击作战也是维护和平捍卫主权的方式,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如果印度软硬都不吃成了滚刀肉那就简单问题简单化,快刀斩乱麻!那个地方我去过,牛刀小试不会影响战略格局,没有必要顾虑太多,该出手时就出手,用重典,我看行。”
  前总参上校岳刚曾经骑着摩托车跑遍中印边界全线。岳刚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印军虽有局部优势,但其软肋也非常明显。印度GDP是中国五分之一,军费是中国三分之一,国防工业支撑不起印军打一场现代正规持久的战争。其主战武器装备基本购买于国外,主要武器弹药储存只够支撑十天左右,武器装备整体落后中国,兵力投送的交通网络薄弱,兵员老化战斗意志不强,战略战术呆板,作战体系融合不深,陆海空天电联合一体作战程度低,一旦冲突升级持续拉长,印度军事崩溃是很快会发生的事。”
  在岳刚看来,中国军队后勤保障可靠,是战之必胜的保证。岳刚说:“中国军队作战效能更适应于现代条件下军事对撞。中国军队作战体系完整,武器装备领先。解放军能聚焦战略能量,了断战术问题,有泰山压顶势如破竹之势,以打一场现代局部战争规模能力,来解决印军,扫地出境,无异于牛刀杀鸡,胜负未战即明。”
  “我看完全可以武力驱赶来犯之敌,赶不走就抓起来,反抗就直接突突了。印军一线部队,也就营连级规模,我边防、特战、伞降分队相加,可以快刀斩乱麻。喜马拉雅山脉印方一侧地势平坦,印军山地部队旅团级支援火力有点猛,我远程火炮、榴弹炮、迫击炮武装直升机可先行扫平。”张召忠如此表示。
  如果印度胆敢动用二线战役支援火力,在张召忠看来,“我‘东风快递’、三代战机、巡航导弹,瞄准印度的机场、交通枢纽、导弹基地、指挥中心,可以使之瞬间灰飞烟灭。”张召忠甚至指出:“中印东段33000平方公里、中段2200平方公里和东段90000平方公里的被占领土,是否能搂草打兔子顺带收复?”
  岳刚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如果中国准备对印度动武,目前看来,基本上会限于洞朗地区,将入侵印军赶出去为目的。“基本控制在小规模武装冲突范畴,双方很难升级到中印边界全线,不会在其他方向地段主动开辟战场,也难以开辟空中作战,不轻易实施火箭军导弹攻击,更不会让海上封锁战成为可能。”
  在此等小规模冲突中,是否跃跃欲试的印军山地部队会变得可怕呢?“并不可怕,反倒是它火力弱、机动力差,在现代条件作战,其优势并不明显。”岳刚如此说。
  在后勤保障有力的情况下,岳刚认为,一旦开战,中国可以扬长避短,集结优势的空军、火箭军兵力前出部署,弥补地面山地作战兵力的薄弱,建立对印的立体作战优势。“中国空军的歼-11战斗机早在2010年初就进驻拉萨贡嘎空军基地,并从那时起开始与歼-10轮流执行任务。歼-11战斗机进驻日喀则机场,还有被部署到新疆的和田空军基地。”岳刚说,“东风-16中程弹道导弹是一种单级固体弹道导弹,是目前中国装备中近程弹道导弹最新式导弹,射程不低于1000公里,用于打击中近程范围的重要目标。可以在西藏新疆机动部署,威慑印度首都新德里和其他重要军事目标。”
  岳刚还向《新民周刊》分析指出:“中国要有打痛印军我不吃亏的方针,不出手则已,出手让其再老实几十年。不过,我认为,任何他国没有胆量与底气与当今中国开火,更难上升到开战。”
  
印军软实力更弱
  
  尽管印度军人屡屡越界,到中国境内挑事,但印军武备的差别,不仅仅在于军事实力上面硬性的差别,中印两军的软实力也差别巨大。
  自印度独立以来,其军队仍然秉持着英国殖民者统治时期的种种旧貌。今年7月15日,就在印度军队越境洞朗之际,其军中曾发生惨案。一名印军士兵因手机被没收,而枪杀军官。此种矛盾,往大了说,是印度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的一种反映。
  作为由一百多个土邦联邦而成的多民族的国家,印度国内各民族隔阂很深。目前,印军主力无非两个民族组成的“混编连队”——一为锡克族占50%,一为其他少数民族占50%。印度尽管总人口直逼中国,总数超过120万的印度军队却主要靠人口2000万的锡克族人构成。而真正的印度斯坦高种姓人,则占据了高级军官的职位。
  印度国内,特别是军内的民族矛盾,使得印军的战斗力大大衰减。
  至于印军的装备。且以CNN公布的印军偷偷往中印军队对峙前线运送的火炮为例——印度军队的卡车牵引着的,是印度陆军目前的王牌火炮FH-77B 155毫米榴弹炮。这款火炮是印度陆军于1986年从瑞典博福斯公司订购的,一共订购了200门。1999年,在印控克什米尔的卡吉尔地区,印军与巴基斯坦军队爆发边境战争,印度军队的FH-77B 155毫米榴弹炮在战斗中曾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以张召忠的判断,FH-77B的水平已落后世界先进水平至少30年。尤其是这门重11吨多的牵引式火炮,在中印交界的山地地区,机动性实在堪忧。加上印度FH-77B已经使用多年,其身管寿命和火炮零部件等已出现问题,可以正常使用的数量已大大不足,要想实现压制住中国军队的愿望,恐怕是很难的。
  而近日,解放军某旅在海拔4600米某高原演训场,组织了远火、火箭炮、加榴炮等多种炮兵分队,跨昼夜进行多弹种、多引信精确打击不同类型目标的实兵实弹演练。且看该旅三营营长薛景成是怎么说的吧:“不同的炮种对同一打击目标进行火力压制,分析对比了打击效能的差异,为后续有针对性的选择方法,提供了有益经验。”
  从凌晨4时到深夜,接近24小时的轮番各种炮击训练,所谓的“同一打击目标”,肯定不是指的小股敌人。譬如敌导弹发射架、机场、装甲部队等等,都是潜在的挨炮对象。
  1962年,经过近三年的准备,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印边境展开自卫反击战共毙俘印军准将旅长豪尔·辛格以下官兵7000余人。如今如果再战,体系化、信息化的解放军,一旦出击,印军所受损失将会比1962年成几何级增长。这或许也是中方不轻启战端的原因之一。印军软实力无法与解放军相比,这一点,印军应该明白。
  诚如有媒体评论所言:“印方的希望现在完全寄托在中方出于战略顾虑而不想开战上,比如他们认为美国有可能支持印度,会给中国造成巨大心理压力。然而新德里看来搞不懂中美大国博弈的性质以及这类战略牵制的含义是什么,他们以为华盛顿如果届时发个偏袒印度的声明,派美国军舰在印度洋上走个秀,就可以像发功一样影响中印边界的战局。印度人大概指望蜘蛛侠、蝙蝠侠还有美国队长都一个跟头翻到喜马拉雅山,帮他们打中国人。”当然,这些不过是印度有些人意淫时的想象罢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