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稿  >   南亚,印度说了不算

南亚,印度说了不算

日期:2017/8/16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462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如果印度不能清楚地认识到——其所谓的“权利”无非大国博弈的结果,则未来,只能好自为之了。
记者|姜浩峰
 
       1942年7月,印度东北部比哈尔邦边陲小镇兰姆伽,中国远征军新三十八师在此整训。之后,二十二师亦移驻于此。
  在二战的紧要关头,是中国远征军部队在缅甸与日军接战,以此救援了英国军队。当时拥有几乎整个印度次大陆殖民地的英国,在美国的奉劝下,接受了中国军队开进印度整训。
  接着,1943年,随着美、英废除与中国的有关不平等条约——取消了治外法权和在华的租界,曾随其英国主子盘踞上海等地租界多年的印度警察,也失去了战后重返中国内地的合法性。那些锡克族的印度警察,因为用红布包裹头部,故而被上海等地市民戏称为“红头阿三”。如今,其仍是印度军队的主要兵员。
  1947年,印巴分治,由此宣告了英国对印度次大陆的殖民统治告一段落。印度也宣告独立。由此,印度一直谋求大国地位。显然,在南亚次大陆,无论人口、经济规模、综合实力,印度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国。如今的印度,一方面希图能够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方面依然想在南亚诸国中保留诸多“特权”。
  从另一方面看,印度又是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如今亦是“金砖国家”之一。如果摆正身位,印度的前途不可谓不光明。然而,如何整合印度联邦内一百多个土邦,如何让至今仍是种姓制的印度跨入现代社会,仍然是印度“掌门人”思虑的关键。
  
印度自以为的“特权”从哪里来
  
  印度军队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令国人愤慨。然而,换一种思维方式,印度军人越界进入西藏,恐怕并不令绝大多数印度人侧目。
  自打1947年宣布独立,至迟到2003年,印度从未承认过西藏是中国领土主权的一部分。此流毒至今,许多印度人还自以为西藏要依靠印度辖制。尽管整个印度的GDP尚不及中国的五分之一,尽管印度次大陆自英国势力撤出后,经历了印巴分治,孟加拉从巴基斯坦分离立国,印度的西孟加拉邦独立风潮,然而,印度的中枢机构对此并不以为意,反而屡屡觊觎绝非属于其的中国领土。
  印度自以为有一些特权,包括悍然吞并锡金,包括自认为对不丹拥有指手画脚的权力。那么,印度自以为的“特权”是从哪里来的呢?
  一切,还要从194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开始说起。自英国殖民者撤离,印度次大陆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划分各自的治理区域。最终,以宗教信仰进行划界,成为了多方共识。有众多伊斯兰教信徒的巴基斯坦,包括如今的孟加拉国,尽管一个在次大陆西面,一个在次大陆东面,却同意合并在巴基斯坦名下。至于其他地方,则以保留联邦制的形式,成立印度共和国。当时,亦有人特别是即将撤离的英国人,希望将这一个全新独立的国家称为印度斯坦。
  一个巴基斯坦,一个印度斯坦,以宗教信仰不同而分为两个国家。这是英国殖民者撤离时的初衷。
  然而,印度人并不苟同于英国殖民者。特别是尼赫鲁执政时期,其心向苏联,连国名都绝不称作“印度斯坦”。
  按说,印度共和国的能量并不小。譬如1947年,在印巴分治时,西孟加拉归属印度。而根据蒙巴顿方案,东孟加拉归属巴基斯坦,称作东巴基斯坦。从地图上一望而知,巴基斯坦与东巴基斯坦并不接壤。两者相隔两千多公里。
  地理上的相互隔绝,民族、文化和语言的巨大差异,终于使东、西巴基斯坦内部矛盾走向不可调和。
  1971年3月26日,东巴基斯坦宣布独立,并在4月于印度加尔各答成立孟加拉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随后东巴基斯坦发生大规模动乱和难民潮。印度以战争手段支持孟加拉国独立以牵制巴基斯坦。由此,还导致了战争。当时,苏联势力正盛。印度在苏联的支持下,给东巴基斯坦反对派提供支持,并最终导致了东巴基斯坦的覆灭。1972年,亲印度的孟加拉国成立。
  从如今的地图上看,洞朗以南的西里古里走廊,被许多人分析为印度的“夺命咽喉”,印度包括首都新德里等地的绝大部分地区,与其东部地区,似乎完全仰赖与南北宽仅21公里的西里古里走廊。然而,事实上,孟加拉国的独立,很大程度上仰赖于印度的支持。到战时,或者灾难迫近时,印度完全有机会借道孟加拉国进行各种人员与物资的运输。
  印度坐拥29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13.24亿的人口,作为南亚的地区大国,其自以为拥有核武器,又在力争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印度许多人自以为自己该是世界性的大国,绝不仅仅是在一城一池拥有一些领袖地位。
  长期以来,印度与其北方的不丹、锡金、尼泊尔的关系,可以看出其本身经略南亚的种种手段。
  譬如不丹。在中方在洞朗修路之处,印度口口声声表示,自己是在为不丹鸣不平。原因何在呢?
  原来,在印度看来,不丹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
  确实,不丹没与中国建交,但不丹也没与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建交。事实上,不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跟五大常任国建交的国家,理由很简单,世外桃源般的不丹,长期以来其外交必须由印度指导,而视不丹为属国的印度,生怕不丹被人拐跑了,哪可能让其与联合国五常中任何一国建交呢?
  直到2007年,印度与不丹的《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才被修改,不再保留印度在不丹外交事务上的“指导”条款,但仍规定其外交不能损害印度的国家利益。长期以来,在军事方面,印度东部陆军司令部和东部空军司令部具体承担着保护不丹的任务。由一名少将负责的印度军事训练大队在不丹安全部队训练。
  印度北部,锡金、不丹、尼泊尔三国各自的不同命运,很大程度上是英国殖民政策决定的。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当初英国的核心利益是印度殖民地,对外部防范最主要是沙俄,次主要是中国。所以英国给了三国不同地位,以保证自己利益最大化。大体上是——尼泊尔内政外交独立,但英国尽量控制之;锡金内政外交由英国指导;不丹介于两者中间,就是内政相对自主,外交由英国控制。
  而1947年印度独立后,将自己视为英国的继承人,锡金这样一个既无内政又无外交的国家如何存在?故而,1975年,印度悍然吞并了锡金。
  锡金面积7000平方公里,在印度只比果阿邦大;人口60万,全印最少。
  对于锡金被并入印度,如今的锡金网民Siesta Fiesta在Quora上如此说:“当时的许多锡金人民不知道在投什么票,他们被要求在‘民主制’和‘君主制’之间做出选择,不知道民主制等同于印度联邦。至今仍有部分锡金人对吞并感到不满。我来到印度次大陆并被当地人质疑我的种族或大声嘲笑我的印地语口音时,我也希望锡金没有被‘合并’。当一些印度人甚至不知道锡金在何处时,我们确实面临一定程度的身份认同危机,但一厢情愿的想法无法改变任何事。”
  印度次大陆在英国殖民者退却后,由民族和宗教问题而划分为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实际上,如今的印度所获堪称丰腴,毕竟,在英国人来到这片土地上时,印度次大陆有着上百个土邦,从来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度。而如今的印度,秉承着英国当年殖民统治的成果,甚至在包括麦克马洪线等问题上,继承了英国人当年的一些看法,罔顾历史事实,与包括中国等作对。
  
印所谓“权利”无非大国博弈之果
  
  中印两国,本身是两大东方古国、大国,又都受到过西方殖民者的侵害。中印两国边界至今没有划清,包括中国与不丹两国陆上边界尚未划清,成为中国陆上边界仅有的尚未划清的地方,而其始作俑者,则是夕阳落败之际的英国殖民者。
  有关麦克马洪线,有一种说法是——1914年西姆拉会议上,英方代表威廉·亨利·麦克马洪( Sir Henry McMahon)依据英国探险家为英属印度测量时划的一条线,指定其为英属印度和中国的边界,表示单方面的侵占欲望。
  而新近发现的材料甚至证明——麦克马洪线是1935年起伪造的:1914年西拉姆会议上,根本不存在什么“麦克马洪线”。1936年,一批英国和英属印度政府官员采用编造历史、销毁证据、出版伪书等不光彩手段,伪托麦克马洪曾经划了这么一根线。
  英国政府迟迟未敢公布麦克马洪线,直到1936年非法的麦线才开始出现在英属印度地图上,直到1954年一直注明是“未标定界”。
  其实,英国殖民者在中、印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努力下,终于滚回了老家,这才有了印度独立。而中国收回香港,本身也证明英国完全无力在东方侵犯中国。那么,英国人留下的不被国际承认的糊涂旧账,还有什么作用呢?拿一纸伪造的旧地图就想坑骗中国领土,确实有些搞笑。
  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主任多拉·瓦拉普拉萨德近日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说,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及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促进共同创新增长模式、完善全球治理、维护国际公平正义、促进国际发展合作等方面表现十分突出,金砖机制已成为国际新秩序的重要补充,在当今世界舞台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瓦拉普拉萨德表示,上世纪中期以来成立的许多国际组织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其主要目标是维护西方国家的经济利益。金砖机制的成立打破了世界经济由发达国家长久主导的格局,给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合作和共同发展开辟了可行之路。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就是在不断打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界限。世界经济作为一个整体,每个国家都必须遵循相应的规则。世界经济治理并非就一家或几家而言,需要众多发展中国家参与,这才是公平、公正的体现。”瓦拉普拉萨德如是说。
  印度放着中国首倡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不好好利用,以期进一步强国富民,却在小小的洞朗地区与中国怼上,实非明智之举。
  洞朗,隶属中国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亚东县,位于亚东县下亚东乡南部,西与印度、不丹两国为界,约109平方公里。就面积来说,堪称小小洞朗。然而,自今年6月以来,其逐渐成为焦点。
  有意思的是,包括在东海中日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等方面处处掣肘中国的美国,这次对印度的态度似乎更加明确。当地时间8月1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再就中印两国在洞朗地区的对峙问题“发声”,表示“美国一直在紧密地关注相关局势”,“鼓励双方坐下来讨论这个问题”。这种和稀泥的举措,事实上无非是印证了一点——洞朗属于中国,而印度对局势的把控,未来将更加无能为力。
  8月11日,不丹外交部长在加德满都会见印度外交部长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称希望洞朗对峙能够“友善和平地解决”。这种友好和平的方式,当然是中国乐见的。问题是,如果印度不能清楚地认识到——其所谓的“权利”无非大国博弈的结果,则未来,只能好自为之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