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人生何处不尴尬

人生何处不尴尬

日期:2017/8/23 阅读 ( 408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人生何处不尴尬?真的爱你,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撰稿/西风独自凉
 
  同样是表现父女情,在卡赞的经典《布鲁克林有棵树》(1945)里,乐观而又无能的父亲,看似标准的失败者,却赢得包括女儿在内的无数人的尊敬、爱戴,十分感人;而德国影片《托尼·厄德曼》(2016),则涓涓细流一路反转,呈现出尴尬美学的别样风姿。
  影片一开场,父亲分饰兄弟两角,在快递员面前萌萌哒,自我感觉好极了;奶奶觉得老狗可怜:“怎么不让它安乐死?”与爱犬相依为命的父亲口无遮拦:“可我也没给你安乐死啊。”
  作为职场白领,女儿对父亲的搞怪做派不冷不热,敬而远之,提前过生日也秘而不宣,这就有些尴尬了。
  塑造精英女性,唯有自然、真切地突出其职业特点,观众才会关心人物的命运,产生所谓的代入感。电影《我最好朋友的婚礼》(1997)展现女主作为美食作家的风采:菜品上桌,餐厅侍者、厨师洗耳恭听她的评价:“我认为,很有创意,且信心十足。”言简意赅,相当得体。大厨可以认为这是赞美,不合口味者也可以认为这道菜还有改进的余地。
  不得罪人,却又表明了态度,女主的形象、在业界的地位,不经意间就在观众的心中树立起来:一个独立、强大、不失柔软的职业女性。这一形象对观众对角色的同情、理解,以及对剧情的投入至关重要。反观《我最好朋友的婚礼》2016翻拍版,女主设定为时尚杂志主编,这一职业有很多发挥的空间,穿衣打扮、流行文化,随便找一个点,哪怕是对建筑或闺蜜的包包来一句天高云淡、暗藏玄机的随口评价,都足以呈现时尚精英的风采。
  然而匪夷所思的是,编导根本就没有安排这样的桥段。观众看到的是:一脸高冷的女主突然失控,杯中水泼了旁人一脸,继而梨花带雨!你让观众怎么相信,缺乏起码自控能力的她是一个在职场如鱼得水的精英?怎么同情她的遭遇、选择,进而投入剧情?
  库布里克说:上帝存在于细节之中。剧情越是荒诞,越是需要饱满的细节支撑。《托尼·厄德曼》就充满真实的质感,每一次对话、每一场群戏,都体现出导演强大的控制力和精准的分寸感:女主的专业素养、待人处事如同高山流水,亲和力之外,不失积极、主动的进取精神,上司情不自禁发出赞叹:“你是一只猛兽。”
  但就算她拼尽全力,工作和职场晋升依旧困难重重。这时候,老爸还来添乱,问些央视才能想出来的高深问题:你幸福吗?
  女儿陪大客户的老蜜购物,脸都等绿了的老爸忍无可忍:“你还是人吗?”尴尬已极。
  面对女儿的同事、朋友,甚至非常重要的客户、上司,老爸都是率性而为、满嘴跑马,随时让人担心他捅娄子,给女儿丢脸。
  扮僵尸、戴假牙、装德国大使、装差点被憋死的长毛怪,戴着面具的老爸游戏人间,一心想让女儿脱下职业面具,做真实的自己,像儿时一样开心每一天。毕竟,美国有项调查显示,很多人临终前的最大遗憾就是工作太过努力,陪伴家人、朋友的时间太少。
  事情正在起变化,尽管这些变化像老爸的爱一样唐突、尴尬:吞吃惊世骇俗的糕点,在陌生人家里放声高飙让人崩溃的海豚音,把事关职业生涯的重要聚会变为裸体派对……老爸虽然落荒而逃,但却非常欣慰,总算没有白费一片苦心。
  其实,人生何处不尴尬?真的爱你,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