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前廊众生  >   尴尬的航空餐

尴尬的航空餐

日期:2017/8/23 作者: 胡展奋 阅读 ( 418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航空餐已然成“鸡肋”,何不“有偿点餐”呢?公司一方真想惠民,便宜点,不都有了?
胡展奋
 
  很早以前,在大陆坐飞机可是个特权。记得第一次坐飞机是1986年赴北京改稿。原拟坐火车的,为了提高出稿的效率而突然决定坐飞机,这当然都是组织上的决定,初听这个消息虽极力保持平静,心里却乐开了花:坐飞机!当时不但规定必须持介绍信,而且还得“正处”以上,这身价不就蹭蹭蹭地上去了吗,那时我刚三十岁出头,虽非“正处”而享受“正处”,亲友的眼光隐隐地都有点羡慕吧。
  那次飞行吃得真够奢侈的,下飞机饱嗝连连,简直一嘴的油,还把精致的“航空小菜”偷偷带回家炫耀,从那起,迄今不知飞了多少次,感觉航空餐三十年来变化很大,从最初的相互攀比,以一顿航空餐之优劣来相互竞争,渐渐从“特权”演变为一种“待遇”,又从“待遇”演变为“奢侈”,以至于“登机讲享受”乃国内航空共识,似乎与当年空军应该比其他军种吃得好一样,民航也应该是所有交通工具中“待遇最高”的。没想到,一到北美的航班,一切都颠覆了。从洛杉矶到旧金山的飞行时间一个半小时,美联航的票价可不便宜,单程1500元左右(人民币),登机后发现与国内航班不能比,饮料车是没有的,我看着女乘务员努力地穿一件围兜,不禁纳闷,这胖妞想做啥?下厨?打扫?
  只见她拿过两瓶饮料,一为可乐,一为橙汁,炮弹似的插入围兜前襟的两个大口袋,本来就丰隆的前胸如今风箱一样地向我们蹒跚走来,要可乐的给可乐,要橙汁的给橙汁,但只有一杯,多了不给,而且每人只发一小袋迷你饼干,每块饼干体量小到一分硬币那么大。
  大约半小时后,餐车来了,还是胖妞,一手推车,一手持刷卡机,居然是要付费的,问了一下,航空餐价格和市场所售完全一样,甚至还要贵一点。
  数月后,我坐上了洛杉矶飞往温哥华的“国际航班”,居然更抠门,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只有一杯可乐,或者矿水,多一杯也不行,这一回,连袖珍饼干也没了,你要正餐当然可以,打铃便送来,照例是收费的,看看其他乘客,个个安之若素,有一位大块头乘客要了一份,我悄悄觑了一眼,是意大利烩面加一份牛排,30美元,人民币210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盆烂糊糟糟的东西在国内100元可以买两份,甚至三份。
  窗外是异常繁忙的温哥华机场,飞机和大巴一样密集,我忽然想到,民航在发达国家早已普及成“空中大巴”,坐飞机嘛就是赶路,“赶路”的肚子饿了当然自己掏钱,航空公司所要保证的只是安全、准时而已,而我们的民航起步晚,资源紧,很长时期只能优先考虑特殊人群,其待遇自然不能等闲视之,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显贵旅行,“航空优先”也成了国民传统,同时也是沉重的营运负担,乘服人员一定要年轻漂亮,所供饮馔一定要精致美味,近三十年来,民航也成了大众交通工具,但“民航显贵”的风气,或者说“习惯”却也沿袭了下来,很多航空公司为降低运营成本,试图简约航空餐,但民众不那么容易接受,谁“简餐”就骂谁,谁取消航空餐,更被贬入“廉价航空”。一方面想简约,一方面又不敢取消,内心不断挣扎,伴随食材不断挣扎的结果就成了“食之无味,取缔不敢”的“鸡肋”。
  事实上,很多顾盼自雄、自命不凡的乘客是非常不屑现今的航空餐的,我常常看到那些乘客“掼派头”,见到航空餐送来就昂然拒绝,或者随手轻蔑地一扔,根本就不屑打开,如此这般,不受待见的航空餐又因为不少乘客的拒食反而造成更大的浪费,如果一开始就像欧美的国内航空,立下“赶路自费”的规矩,哪会有如今的尾大不掉呢?
  有时也想,航空餐已然成“鸡肋”,何不也取消免费、“有偿点餐”呢?公司一方真想惠民,便宜点,不都有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