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世态万象  >   机器的挑战不只是岗位

机器的挑战不只是岗位

日期:2017/8/23 作者: 刘洪波 阅读 ( 432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如果世界将由人与机器共治共享,世界主宰是“人+机器”还是“机器+人”?
刘洪波
 
  随着芯片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人们开始预计即使不设想计算机将人类驱逐或矮化成奴仆,至少要准备与计算机共享和共治世界。
  这样的预期,在近两年里已经开始普及化、常识化了。以前,这样的预期还是“先锋思想”。机器写作使“知识生产和创造”领域似乎不再由人脑独占;机器棋手稳定地下赢人类棋手,更是制造了大众话题。过去说,核武器意味着人类掌握了毁灭自身的能力,还只是将世界炸回到地质时代;现在担忧机器的人,描绘的则是“硅基理性”消灭“碳基理性”,或将人类变成“次等存在”的景象。
  人造硅基产品对人自身能力的超越,与重型机械、火车飞船等器物大为不同,它超越的不是人类的身体机能,而是人类的大脑机能,尽管现在还只是在诸多专门领域。但以计算机来看人,人只不过通用性强一些的数据处理机器和算法工具罢了。人类的“本质”是什么,语言吗、逻辑吗、思维吗、情感吗,机器机能的增强可能使这些动摇,那么人有什么理由主宰世界万物,有什么资格主张“万物皆备于我”?
  其实,把想法固定到石壁或纸张上,就是超越大脑机能,“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大脑记忆不如一张纸。现在的问题是机器好像有“活”起来的趋势,死记忆变成“活思想”,机器可能基于思考来行动,产生“自我意识”和“主体建构”,从而成为另一种思维行动体,开始“机器自演化”和“机器社会”的建构,进而对人类这个“父亲”进行弑杀。霍金、比尔·盖茨、特斯拉公司的CEO马斯克都担心人工智能获得自我进化能力那个“奇点”的到来。
  人制造智能机器,是否有能力将它束缚在“工具”“非人”等从属地位?即使只是做工具,机器也正在宣布越来越多的人将被夺去饭碗,不再具有作为生产者的资格,不再具有作为劳动者的“资质”,而只在消费和享乐的意义上具有意义,如果机器智能真的迎来“奇点”,它们会认可人类作威作福的地位吗?“机器人定律”是人的主观动机还是真能让机器不反对人类,人类理性的最终是疯狂还是更加理性?如果世界将由人与机器共治共享,人是否会承认机器具有与自己同样的权利,世界主宰是“人+机器”还是“机器+人”?就算乐观地说,未来将是“增强人”而“增强机器”的世界,在“增强人”与那些未得到“增强”的自然人之间还是否能平等,人是否在制造与自身对立的杀不死的上帝?
  机器间的关系是指令式的,机器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指令性的,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则是社会的、情感的、政治的,总之是柔性的、相互生成的,这只是现状,一些人担忧的不正是机器迎来那个爆炸性的“奇点”吗?假如“克隆人”破壳而出,这个完全具有生物定义上“人”的特征、心理和社会意义上人的可能性的人造物,我们是准备将它作为单纯的器官供体、可供驱使的活机器,还是准备宣布它们享有与人同等的权利?克隆人与自然人、“自然增强人”之间的关系会是怎样?
  今天,人类可能终有办法解决问题,但“车到山前必有路”,有时不过是鸵鸟主义态度。有人认为工业革命以来,技术变革从来没有威胁到人类本身,这显然低估了“文明人”对全球土著的杀戮,以及两次世界大战的代价。思考人工智能的各种可能,大概像最早主张土著与“文明人”具有同样的地位,而不是“人类学博物馆”里的活标本、“进化阶段”的活证据。
  人工智能可能的前景,远不只是人们的工作机会被挤压。恐慌无济于事,该来的总会到来,但哪怕全是好事,做做“万一不幸”的思想实验,设想一下人将何为、人的本质是什么、人的不可替代的价值何在、人文社会科学是否可能有另一幅面貌、人类思想言语化和社会建构是否有另外的格式,至少也别有趣味。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