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日本媒体为何信用度下降?

日本媒体为何信用度下降?

日期:2017/8/23 编辑: 刘 迪 阅读 ( 839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目前的政治状况下,很多重大问题讨论都被拖延,重大的社会改革无法议论,更不用说实施。
刘 迪
 
  8月初,我进入一家日本社论比较网,这里逐日刊登日本各主要报纸社论。尽管今天人们更加重视电视或网络新闻,但这个社论网仍有人气。想要了解日本媒体动向,这个网站仍不失其意义。
  8月7日《读卖新闻》的两篇社论分别为《经济财政白皮书:应官民合作,克服劳力不足》《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务必形成有效压力》。《每日新闻》的两篇分别是《论抑制东京23区大学定员问题——制定让年轻人选择地方的政策措施才是王道》《站在十字路口的安倍政权:首相主导的日程表已然崩盘》。《日本经济新闻》只有一篇,题为《应引进IT彻底改革医疗与护理》。《产经新闻》两篇题目分别是《丰田马自达,要成为率领世界重组的主角》《日美核能协定延长,河野外相要做到万无一失》。
  上述社论,涉及当下日本经济问题、高龄少子化及伴生问题以及安保时政问题。“读卖”是“安倍经济学”的热烈支持、拥护者。安倍政权下提倡劳资合作,敦促企业提高工资,以刺激物价,克服通缩,这是安倍的期待。有人说“读卖”是自民党的机关报,很多人赞同这个说法。不久前,安倍曾在国会答辩中,要求野党熟读“读卖”,了解他的思考与政策,这让舆论哗然。
  老龄少子化给日本带来普遍、深刻且持久的社会问题。这天“每日”“日经”的社论直接或间接涉及了这个问题。日本年轻人升学,喜欢选择大城市中的大学。他们滞留大城市,造成地方大学无人报考。日本政府为防止地方大学倒闭,限制东京都中心23区大学扩招。这种违背人心的政策,遭到抵制。“每日”在社论中,也对文部省的上述政策唱了反调。
  日本平均寿命名列世界前茅,但现在面临深刻的财政赤字。庞大财政赤字很大部分来自医疗、残疾护理的支出。现在从事医疗、护理的专业人员不足,而出生率很不给力,在可预见的未来,日本人口无法恢复。而大规模移民,又不符合保守的国民性。那出路只有通过技术革新克服这个问题。“日经”社论提出,要加强“大数据”分析,加强预防,考虑怎样增加国民的“健康寿命”,降低医疗、护理成本。
  过去,许多日本精英层都订两份报纸,一份为“朝日”,另外一份是“日经”。今天订阅这个组合的读者大幅减少。在网络媒体冲击下,日本所有纸媒都每况愈下。
  在经济政策建言中,“读卖”更加重视共同体的和谐,常常强调“团结”“协力”。而“产经”在日本主要媒体中率先废除晚刊,与网络合作,发布数据信息。“每日”仍能与政府保持距离,重视自己的监督作用,其基本读者为文教人员。“日经”重视新技术、新潮流,对技术革新非常敏感。在安保政策方面,“读卖”“产经”保守,民族主义倾向很强。
  今天日本经济、财政、社会,均面临许多重大挑战,这些问题本来需要日本国民认真面对,认真讨论与思考。但是,在目前的政治状况下,很多重大问题讨论都被拖延,重大的社会改革无法议论,更不用说实施。
  安倍第二期政权后,日本媒体更加内敛,在政治批评时更为谨慎,日本媒体人谈起这种现状,都感到灰心。日本媒体,作为监督政府行为的公器,信用度在下降。
  不久前,有一叫Martin Fackler的人写了一本书,名叫《向安倍匍匐的日本媒体》。作者是《纽约时报》前驻东京支局长,他在书中披露了安倍政府对日本媒体打压的现状,例如记者会前要求媒体提交提问提纲,官邸每天仔细检查各媒体报道,对不满意的媒体直接打电话斥责。而媒体担心官方不再提供信息,往往委曲求全。这些现状令人深思。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