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什么都不重要,安安稳稳把她们记录下来就行了

什么都不重要,安安稳稳把她们记录下来就行了

日期:2017/8/30 阅读 ( 550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她们就是平平静静的和蔼老人,对摄制组的人很好很好。我们应该先喜欢她们、接受她们,然后再去探究她们的身份——哦,原来她们是当时被强征的性奴隶,是受害者;她们的遭遇多么可怕,她们又是多么需要我们去关爱。
 
记者|孔冰欣
 
 
       郭柯最近一直很忙,几次与其通话,他似乎不是在火车上,就是在前往车站的路上;来去匆匆,行者无疆。但是,记者依然能够感受到,在手机的另一端,绝不仅仅是一个导演例行公事般简单应对媒体的提问,而分明跳动了一颗赤子之心。话题只要涉及“慰安妇”,郭柯的话匣子就会自然而然地打开,他是真的将这些老人们当成了自己的长辈——当记者随后请他为“慰安妇”老人们的照片做说明时,他如数家珍、不假思索,尤其印证了那种,纯粹的感情。
  《新民周刊》:《二十二》拍摄经历可谓一波三折,你家里卖房支持,演员张歆艺也资助了一百万。是否因为题材特殊敏感的关系?您当初如何与“慰安妇”题材结缘?
  郭柯:题材比较冷门,所以一波三折。当时找到蛮多老板劝说投资的,基本全被他们婉言谢绝了。之所以与“慰安妇”结缘,是因为2012年我初步接触了一些历史资料、相关文章,然后就拍了《三十二》。在此过程中,韦绍兰老人确实改变了我对“慰安妇”群体固有的刻板概念——她这么乐观,是一种鼓励啊!加上“慰安妇”幸存者正不断消逝,必须要拍!
  《新民周刊》:你的镜头温柔、和缓;包括影片的海报也是一个小女孩在画画。你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表示是把老人们当成自己的长辈那样看待,所以最终呈现出的风格不套路,非常平静。那么这种感情是否随着拍摄自然滋生?
  郭柯:对,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当你在面对她们的时候,之前那种拍剧情片的思维模式完全会被慢慢磨掉。什么都不重要了,安安稳稳把她们记录下来就行了。作为一个导演,就要面对拍摄时候冒出的各种困难、各种改变。如果一切早早设想好了,那岂不是仍旧把老人当成你表达的一个工具了吗?你只能跟着她们的节奏走,然后做好一个导演的工作,组合故事,讲给大家听,这才是导演的本分。
  《新民周刊》:作为一名导演,你希望自己的这两部作品,能给我们整个社会、甚至是国际社会带来一些什么影响?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对待“慰安妇”问题?
  郭柯:现在很多观众都是90后的女性吧?她们可能再过几年,都会当妈妈,那么,看了这部纪录片,我相信她们就会用一种很正确的历史观、价值观,告诉自己的孩子,“慰安妇”老人其实是怎样怎样的。而我们的下一代,就会对老人们有更加客观、正面的认识。这些老人都很可爱,她们只是无辜的受害者而已,压根不像我们之前理解的那么片面,总是和“残酷、狰狞、痛苦、悔恨、道歉”这类词语紧紧捆绑在一起。你看片子里,她们就是平平静静的和蔼老人,对摄制组的人很好很好。我们应该先喜欢她们、接受她们,然后再去探究她们的身份——哦,原来她们是当时被强征的性奴隶,是受害者;她们的遭遇多么可怕,她们又是多么需要我们去关爱。
  《新民周刊》:韩国之前拍摄了包括《鬼乡》在内的一些“慰安妇”题材影片。你在影片筹拍之前有关注、或者说借鉴过他们一些好的做法吗?
  郭柯:2016年4月,我看了《鬼乡》这部电影,感觉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在我没有办法的时候,我选择了众筹这个方式,包括片尾的字幕,其实就是借鉴了《鬼乡》,受到了《鬼乡》的启发。果不其然,我们的民众真的很给力!很快,《二十二》今年得以公映,而且现在的反响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所以,我觉得应该踏踏实实做一件事情,大家是会帮助你的。
  《新民周刊》:《二十二》以葬礼开始、以葬礼结束。你想呼唤些什么?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您觉得老人身上什么特质最震撼你?
  郭柯:我刚好拍到了“慰安妇”老人们的葬礼,而这放在影片中间显然不合适,所以放在一头一尾。以葬礼结束,是因为画面会很空,看着静静的大山,会引发观众的一些思考。至于是什么思考,我也不太确定,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看到这个画面,每个人的化学反应也会不一样。我只是觉得,这个画面摆在最后,大家一定会有感触,所以就摆在结尾了。
  在拍摄过程中与老人相处,真的觉得她们对我们太好了,震撼我的细节太多。比如有次我在李爱连老人那儿,看见她吃馒头片儿,也跟着吃了一片,她就问我好不好吃,我说很好吃。第二天早上,她炸了很大一盆让我们分享;接下来几天,她也总是炸好馒头片等我们。毛银梅老人也是,种了很多栀子花,每一天都拿个桶摘好,等我们去了就分发给我们。这些老人完全像自己亲人一样,那么拍的时候,每个人都扪心自问:我来是干嘛的?是来伤她们的吗?不能够!所以我们剧组和老人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非常愉快的,有时候还跟老人开开玩笑,每天都很开心。
  《新民周刊》:舆论宣传越来越热,观众的反应及票房也令人欣慰。对此,你如何看待?
  郭柯:顺其自然吧。现在还刚开始,以后还会面临一些考验,慢慢来。
  《新民周刊》:你说每年都会看看这些“慰安妇”幸存者。“慰安妇”纪录片系列你还会继续拍下去吗?将来还有什么其他打算?
  郭柯:不拍了,我感觉已经够全面了。将来,我可能还会继续关注,继续用影像的方式,把大家看不到的人和事拍下来。不管是剧情片也好、纪录片也好,会去关注一些社会上大家平时关注不到的东西。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