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车市  >   共享汽车调查:离爆发还有多远?

共享汽车调查:离爆发还有多远?

日期:2017/9/8 阅读 ( 228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汽车分时租赁或将成为多层次城市交通体系一部分,为人们提供出行方式新选择。共享汽车市场的投放已经开始进入加速期,行业竞争渐趋激烈,行业巨头隐现。
记者|刘朝晖
 
       共享汽车,这个2015年初就在国内兴起的行业,今年以来正在国内多个城市迅速升温。前不久沈阳的所谓“共享宝马”引起公众关注,虽然被华晨宝马出面澄清,但是市场的一些迹象表明,国内各大共享汽车企业“跑马圈地”的速度开始加快。8月8日交通运输部会同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正式出台的《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更被视为国家鼓励支持分时租赁汽车,也即共享汽车行业发展的一个强烈政策信号。不少业内人士分析,共享汽车作为城市公共出行的补充,即将迎来风口飞扬的时刻。
  当然,不同于共享单车在全国的迅速走红和数量的急剧膨胀,共享汽车有着自身独有的行业发展特点与节奏。面对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中国的共享汽车行业会走出怎样的一条轨迹?
 
市场投放进入加速期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其中交通出行领域约为2038亿元。未来几年分享经济仍将保持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据今年7月第一财经数据中心CBNData发布的《2017中国共享行业大数据观察》显示,到2018年潜在共享出行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仅共享汽车出行的市场容量有望达到3800亿元。而在罗兰贝格的预测中,到2025年,中国的分时租赁汽车数量将达到600万辆。
  如此庞大规模的市场预期,令汽车共享出行服务将会成为一片新蓝海,共享汽车企业完全有机会在其中畅游一番。据统计,目前中国从事共享汽车的企业有40多家,车辆总数超过4万辆。环球车享EVCARD、首汽Gofun出行、TOGO途歌、戴姆勒Car2go、巴歌出行等有车厂参与投入的品牌,以及宝驾、凹凸租车、START共享有车生活等基于私家车分时租赁的品牌,都在共享汽车市场积极圈地布局。
  在专家看来,《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显示国家将分时租赁视为减缓大城市私人轿车快速增长的途径,汽车分时租赁或将成为多层次城市交通体系一部分,为人们提供出行方式新选择。而在这个政策宣布之前,共享汽车市场的投放已经开始进入加速期,共享汽车行业竞争渐趋激烈,行业巨头隐现。
  上个月,上汽集团与上海国际汽车城合资成立的环球车享公司旗下共享汽车品牌EVCARD迎来了运营车辆过万,注册用户突破100万的重要节点时刻,顺利实现了体量升级。2017年1月,EVCARD已经成功升级为“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分时共享品牌”,截至2017年7月底,EVCARD已进驻31个城市,在全国设立约5200个网点,匹配29000个车位,单月实现60万+笔订单。目前,EVCARD实际投放的运营车辆已达1.3万辆,今年底预计增至2.5万辆。
  而另一家颇具实力的共享汽车品牌——首汽旗下的Gofun出行,目前已完成全国21个城市的布局,车辆总数已突破1.2万辆,预计到今年年底车辆数将达到1.5万辆。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易观千帆统计显示,Gofun出行2017年6月月度活跃用户数居汽车分时租赁品类之首。
 
政策暖风加热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国内共享汽车的投放中,90%都是新能源汽车,像环球车享EVCARD和首汽Gofun出行的运营车辆,清一色都是新能源车。
  中国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消费市场,而分时租赁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作用不容忽视。实际上,近两年在国内销售的新能源车数量能有快速增长,离不开分时租赁市场的功劳。里程有限的新能源汽车,更加适合城市里分时租赁、短租使用的场景。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副教授、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数据中心副秘书长吴小员认为,我国在2015年成为全球领先的新能源车销售大国,奠定了共享汽车发展的基础。2017年6月,在北京举行的《2017国际电动汽车示范城市及产业发展论坛》上,国家科技部部长万钢以EVCARD为例,强调了分时租赁、汽车共享对推动示范应用电动汽车时的重要作用。
  “共享自行车解决零到10公里的出行,共享汽车可以解决10到100公里。”EVCARD环球车享首席市场官黄春华说,推动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对汽车产业、城市发展和用户出行意义重大。EVCARD总经理曹光宇也表示,一方面国内分时租赁汽车业务的发展,受益于中国新能源汽车整个产业的快速发展,因为中国目前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在全球已经是最多的。电动汽车有绿色出行节能的特点,它更适合在城市里面短时间出行,也为共享出行奠定了产品准备基础。另一方面,分时租赁这个模式在城市里面的快速发展也非常有效地带动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应用。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据EVCARD有关人士透露,他们马上要向市场投入6000辆目前在市场上很受欢迎的荣威ERX5纯电动SUV,使得公司运营车辆今年内达到2.5万-3万辆的规模。
  2016年3月,由上海交通委、市经济信息化委制定、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本市促进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也明确指出,优先保障用于分时租赁的纯电动汽车额度需求,对分时租赁企业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补贴,对用于分时租赁服务的充电设施建设和运营给予补贴。除此之外,新能源汽车车牌免费政策也已确定延续。
  而今年8月出台的《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也对共享汽车或汽车分时租赁的发展持“鼓励”态度,从顶层设计层面提出“鼓励城市商业中心、政务中心、大型居民区、交通枢纽等人流密集区域的公共停车场为分时租赁车辆停放提供便利”“鼓励探索通过优惠城市路内停车费”等鼓励机制。
  有专家指出,中国从过去30年粗放式经济增长转向可持续发展的的今天,电动车和共享出行是改变能源、交通、环境三大产业的必由之路。利好政策背后的逻辑理性而坚固,所以未来十年政府在这两个领域的资金、资源、政策的投入会持续稳定的增强。
  
何时才能盈利
 
  面对前景无限的共享汽车“蓝海”,EVCARD、Gofun出行、轻享出行等众多分时租赁厂商一致认为,到2020年中国市场分时租赁共享规模能达到30万辆以上。不过,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共享汽车仍处于初期摸索阶段,行业仍面临着较高的初始投资与运营成本、同类产品竞争激烈、车辆利用率不高等问题。车辆采购、号牌资源、停车位、充电桩、车辆维护、用户运营、计费系统、风险控制、诚信机制、事故处理等一系列投入,都是分时租赁盈利的屏障。
  曹光宇表示,EVCARD平台当时的出发点就是承担了对于整个分时租赁模式在全国的一种探索,以及在一些城市里面的运营方式上的尝试。“总体来看,做这件事情要算一个统账,就是算这个价值。对于一个新的业务来说要看影响力,对社会整个贡献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可能把这个事情看得更全,但我们并不回避盈利问题。”
  曹光宇认为,对于一个具体的运营主体来说,要算清楚短期的营收状况,或者找到合适的时间段范围应该有一个相应的引领模式出来。现阶段更多的是要求保持一个快速高效的健康发展的势态,这个阶段肯定是投入大于产出的,你要是让它马上盈利,这个跟它本身所承担的使命不符合。“拿EVCARD来说,有一些区域运营一年半以后必须达到盈亏平衡点,有一些整体平台类的模式就要求它长期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并不是说要急于盈利。”
  据了解,目前EVCARD的目标首先是把大本营上海完整的服务体系建立起来,全国整个服务体系的建设放在以后更长的时间段,再考虑实现盈亏平衡,比如2020年。“在上海,2018年的时候就能够过盈亏平衡点。”曹光宇说。
  首汽Gofun出行相关人士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也表示,就整体来看,盈利与否取决于资源的组织调配、运营的效率以及对市场的洞察。共享汽车行业的规模效应非常明显,当达到一定拐点后,盈利是可预期的。盈利拐点包括企业的规模、资源集成能力、对行业知识的了解,电池和充电桩以及汽车的技术成熟等。现阶段更多谈的是收支平衡、提升效率,届时车越来越便宜、运营成本越来越低、政府的停车资源协调等也会越来越顺畅。这位人士介绍,“Gofun出行自进驻各城市以来即受到市民的青睐,车均单可达3-4单,目前部分城市已达到盈亏平衡,某些城市预计在年底可以实现盈利。”
  其实,对于分时租赁企业来说,在考虑盈利之外,提升线上和线下的服务能力是一个重点。如何充分利用利好政策环境夯实租赁车辆管理、身份查验等安全基础,如何利用科技进步加强日常管理、提高服务便捷性的同时保证信息安全,如何完善网点规划、实现品牌网络化、规模化发展等都将是EVCARD、Gofun出行这类企业未来发展路上面临的严峻议题。
 
资本进入小心翼翼
 
  对于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来说,铺设网点和投入车辆多少将是未来竞争点,这将是一个重资产运营的项目,而目前还没有看到大规模盈利的曙光。过高的门槛和较高的运营成本,以及比较长的资金回笼周期,都使得外界资本对于进入这个行业显得有点小心和谨慎。有投资界人士认为,汽车分时租赁共享离爆发还很遥远,是一个比共享单车需要更多资金的战场,不是一个初创公司从天使、A、B轮这样容易玩起来的。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具有一定规模的分时租赁企业大多有整车厂或大型国有汽车服务企业背景,如EVCARD背后是上汽集团和上海国际汽车城,GreenGo绿狗租车背后是北汽与富士康,Gofun出行和盼达用车背后则分别是首汽和力帆集团。
  在共享汽车市场发展过程中,一些原先作为私家车共享平台的创业企业也转向分时租赁。不过其中友友用车的倒闭,给已经或将要进入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创业公司敲响了警钟。
  曹光宇表示,共享出行服务,或者分时租赁这个模式,其实是一个规模投入、规模产出,这个对投资能力要求也是比较高的,目前从EVCARD的股东背景上来讲,上汽集团,上海国际汽车城市都是有比较有能力的股东方,在这个阶段能够有持续的投资能量。曹光宇的话其实也表明,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不仅是一种重资产模式,更是政府资源、产业链资源的整合与较量,根本不是一般创业公司玩得起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创业者没有一丝机会。在对友友用车关闭的反思中,其创始人李宇也表示,新能源汽车还不够成熟,“一家初创公司单靠财务投资者去持续支持,很难,如果再找,会选择战略投资者,汽车牌照、充电桩、电动车租赁运营等,得到战略投资者的支持,不盈利没关系,但一定可以在战略上对其他的同一条产业链形成帮助。”
  即便是像EVCARD和Gofun出行这样已经隐约露出行业巨头真容的企业,也在寻求更多投资者的合作。曹光宇说,从纵向来看,EVCARD可以与拥有便捷的停车、取车的网点,以及便捷的车辆运营保障以及能源补给等线下资源的地方伙伴形成合作。横向在平台上,则需要资本、资产和创新技术的合作伙伴。而Gofun出行也表示,他们即将公布A轮融资信息。
 
有节制的扩张
 
  不同于共享单车在上海等城市的“泛滥成灾”,共享汽车的发展从一开始就在政府的严密调控之下呈现“有节制”的增长。同时,政府相关部门对分时租赁的监管力度也在进一步加强,比如按北京市交通委的规定,车辆应安装GPS或北斗等定位装置,并每日将车辆定位信息报送至汽车租赁行业系统。
  《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分时租赁、汽车共享的发展,这个政策获得了全国分时租赁企业的一致欢呼。曹光宇表示,这个政策出台的时间点非常好,正好在这个产业或者这个行业快速发展之前出台,是整体上来平衡市场的发展和政府管理之间非常有效的指导性意见,对于保障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
  对于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来说,共享汽车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减少机动车增长的效果,但依然不是集约化出行的最佳方式,因此肯定是要进行有序的调控。“我觉得整体上上海的管控还是比较合理的,我们需要有一个社会接受度的逐步提升,也需要政府管理部门管理节奏上的匹配。我们也不希望看到一个投放量过度而造成社会的恶化,其实这个对整个行业是有伤害的。”曹光宇说,“从目前来看到2020年,上海市场规模整体上共享出行的数量应该是5万辆到6万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