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淡淡真趣

淡淡真趣

日期:2017/9/13 阅读 ( 86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那是一种淡淡的真趣,莫言清淡少滋味,清淡之中滋味长。
撰稿|郑 重
 
  老友凋零,现在都是青年朋友了,有的朋友还是80后。徐旭峰就是一位。他既有上海男孩的细腻和对他人的关爱,又有这个时代成长的青年东西方文化大融合的特质。和他相识,缘于他接手海派绘画数据库的建立。 
  当代海派绘画名家乐震文执掌上海书画院后,有意于建立海派画家数据库,徐旭峰就成为最佳人选。这项工作涉及的画家庞杂,数据资料繁琐,要坐冷板凳,吃力还不一定讨好,不知这位80后能否奈得起这种寂寞。但是他去做了。开始,他就有着“抢救”的理念,因之着眼点并不在那些大名头,为他们立传的人已经不少了,而是首先着眼于那些当年活跃在画坛并有所贡献,今天又受到冷漠甚致被忘却的画家。这些画家是海派绘画的泥土,海派名家是在这片泥土中生长出来的。而这些画家的材料又是为时代所淹没,搜集整理之难就可想而知了。徐旭峰凭着对海派绘画的热情及严谨而细致的工作态度,从名单列定,年表整理,作品分析,事迹收集到相关人士的采访,并追根溯源而获得第一手资料。积沙成塔,这些资料在他的梳理下完整而详尽地展现出来,为海派绘画传承脉络做出了成绩。他自己通过这些文献资料的整理,了解到前辈诸家的点点滴滴,加深了对海派绘画的理解,也在自己的人物画创作中有了更深的体悟。
  徐旭峰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算得上是科班出身。我看到他临摹古画的绢本,高山峻岭,顶天立地,完全是北宋的派头。他对书法、篆刻、绘画理论的涉猎,也比同龄人更加深入,得古法而渐成一家。摹古求新,他借鉴当代艺术精神,创作了城市水墨、戏子系列,都是对于自身一个解剖,借绘画作品中戏子的表象来表达自己对于现实生活的一点喟叹。在手法上也从一开始只注重形式,到后来的刻画角色的心理特征。这一系列的变化,其背后是他对绘画、对生活的更深的思考与理解。
  蜀僧贯休、石恪的罗汉佛祖,都是以简笔疏体淡墨写成,因为他们都是和尚,就说他们的画是禅画,有禅意。我不懂禅,所谓禅意,无非是清淡疏简吧,也是一个流派,学的人不少。他有意继承这一画派,人物小品中还可以看到这一流风的影子,自谓以绘画参生活禅,参禅悟道,于墨、色之间寻求绘画的真谛。看其画,还真有点这么个意思。 
  绘画之道和很多其他功夫一样,需要长期的积累和不断的自我否定,这样才能有所突破。不敢自我否定的画家,就不可能有新的突破,这是绘画史已经证明了的。这里既有功夫、技术实力的一面,也有着悟性、灵机的闪烁。了解徐旭峰的人都知道,他的心中有一块清静的圣土,每天的工作之余,闭门绘艺功课,不为纷扰所动,守住一份清纯,一方清静,又何止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从他的画中我似乎看到了这个苗头,那是一种淡淡的真趣,莫言清淡少滋味,清淡之中滋味长。纷纷扰扰的世界中能存三分稚气,一份纯真,并非人人都能做到。这还需要一点清高,一些淡定,而这也正是贯穿在历代文人画中的精神和气质,期待他前进的道路上寻求更多的本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都市清风”。
  80后的他不可能没有同龄人一样的时尚追求,只不过这些已经被他压缩到很小的一部分,生活中的他是位路盲,但是对于日本文化之喜爱和日本饮食的精致细腻的偏爱,使得他对于上海这个地区的日本小店、日式料理店了如指掌。他发现百里溪藏有一罐日本抹茶,就己经口渴起来,说不定哪天要来把它喝光呢。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