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泥墙屋里日月长

泥墙屋里日月长

日期:2017/9/18 阅读 ( 112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江泽涵(浙江宁波,销售)
 
  溪坑对岸的山头泛起了大片殷红,那是野樱桃熟了。爷爷腰缚刀和笸箩,手足并用蹿上陡峭的坡,手起刀落,一个个枝杈降落伞似的纷纷落下,我在溪边捡拾就是了。野樱桃如豌豆大,摘一把闷嘴里,只两三分甜,亦是真过瘾。
  这时,走上来一个老太太,步履迟缓,却不蹒跚。她是我的大婆婆,与我家本无亲,只是祖辈积着交情,也一向待我好,我欢喜地抱着樱桃枝上岸来请她尝鲜。
  “我早听说上头有野樱桃,刚在屋后望着了,果然是有人弄樱桃吃去了,还是你爷爷呢。”大婆婆就吃了一颗,酸得直眨眼,眉头好一会儿才舒开,说:“你能送我一杈吗,我老头喜欢吃?”
  “两杈都行,我给你送下去!”我个头虽未长起,又扛一个抱一个,也还是跑得飞快的。大婆婆一步一稳,不停喊着:“慢点儿,你等等我呀。”她没裹过脚,她是真的老迈了,别看脸庞不老,却已是奔八十的人了。
  走了百多米到了一个小院,此院基陷于路面有一成人深,朝南坐着两间矮小的泥墙屋。村中的泥墙屋仅剩此一处,其余人家早换了砖瓦屋。
  大公公见着我来,劈柴的刀一停,淡淡一笑,淡到让人不易察觉。他俩一个性子,少言寡语,还真不如那两只母鸡来得欢趣,它们这当儿似不知死活一般在大公公的脚边与刀锋下穿行。
  “泽泽给你送樱桃来了。”大婆婆笑呵呵说。大公公塞了一颗进嘴里,慢慢嚼着,脸庞依旧不起一丝涟漪,吃完也不吐籽,一颗接一颗。大婆婆牵着我静静看着,神色安详若素。
  他们在村里的年岁几乎是顶高的,知道他们旧事的人已经不多。村里人家是非多,他们却没什么是非在传。
  我只知大公公小大婆婆两岁,还有些体力,每早要去田里忙碌。大婆婆则在家烧洗,等大公公回来开饭。黄昏,他们会在屋后的大晒场散步,大婆婆总先体力不济,要大公公相扶,她便似受了能量,一下振作起来。夕阳下,两条身躯一端仿佛给固定住了,影子越拉越长。
  因地势之故,屋里光线黯然,但我还是常来小串,很多是在饭点,大婆婆若煮了鸡蛋,她的那个一定会让给我。在那个物质并不丰饶的年代,大公公也从没反对过大婆婆对我的慷慨,他把自己那个蛋磕出一个洞来,用筷子撬出一半的蛋黄蛋白到饭碗里,淋一勺酱油,再舀一勺灌进那个口子给大婆婆,又把剩下的酱油碗推到我面前,示意我蘸着吃。
  我家爷爷奶奶出远门是常有的事,每次把我放到大婆婆家过夜。也没有电视,在一间吃完饭,就该转到另一间睡去了。大婆婆洗了我的脚,添点热水,和大公公一起泡着,两人还是没什么说的。他们一个床头一个床尾,但都有一个习惯,将对方的脚抱在怀里摩挲。大婆婆说脚上有很多要紧穴位,连着内脏和大脑,多揉按对身体好。
  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大公公和大婆婆并排坐院子里。大公公腿上搁着个小木盒,大婆婆左手摊着块发黄的白布,右手捏着个黑色的结。我下去一看,这结是用头发丝打的。大婆婆说:“我的和他的,在结婚时剪下,打成的结。”一小片干枯的草叶飞上她的耳鬓,大公公轻轻掸去。流进小院的阳光格外柔和,他俩的笑也静中见安美。
  大公公和大婆婆几乎是同时病下的,其实也不算什么病,可能是真的要老去了,依然床头床尾,不忘给对方按压脚底板。是大婆婆先走的,大公公倒没有老泪纵横,只是重复说:“这回我怕真的好不了了。”就在同一个月里,他也去了。
  回祖屋必路过泥墙屋,总会不自觉地停下步子,它曾见证了大婆婆和大公公一辈子的日月。泥墙与房梁早倒下了,梁上常结有一排排红的白的蘑菇。近年夏日里,不知哪家在这快成平地的院子里栽了几株南瓜,藤枝借了竹竿之力爬满这最后半堵土墙,并缀上了朵朵鲜黄的南瓜花。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