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从抢救邱财康到奠定中国烧伤学基础

从抢救邱财康到奠定中国烧伤学基础

日期:2017/10/11 阅读 ( 289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他是世界烧伤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是中国烧伤学的缘起。
撰稿|朱 凡
 
       他,一名普通的炼钢工人,从没想到过自己的名字,会与医院、医学乃至医学史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那些医生们说,是他和他们一起创造了奇迹,创造了历史。
  他,就是邱财康。他是世界烧伤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是中国医学史上的一个重要标记——
  1958年5月26日,深夜11点,“大炼钢铁”中的上钢三厂,一辆行车在悬空吊运时主扣松开,10吨半1300℃的铁水包掉了下来,爆炸……
  瞬间,时年31岁的青年炉长邱财康,表皮成了焦炭,头肿得像个气球。经确诊,全身89.3%皮肤面积被灼伤,三度灼伤面达23%。邱财康的生命危在旦夕,死神已经站在他身旁。
  2007年,也就是十年前,瑞金医院庆祝百年华诞,新老瑞金人齐聚开阔的草坪,共话百年荣光。在被邀请的嘉宾中有一位老人身份特殊,他不是瑞金人,却胜似医院一员——他就是邱财康。
  这一年,邱财康79岁,身体健康。他与当年参与抢救他的医生们合影,回顾医患之间长达50年的特殊情谊,他写道:“感谢瑞金医院给了我新的生命,祝愿瑞金医院再创百年辉煌。”那年康复后的他重返钢城,分管安全生产,一直干到退休。2014年3月,86岁的邱财康因老年性疾病走完一生。
 
大胆创新,补液公式被改写
 
  按照烧伤程度的标准,1958年深夜被送进广慈医院(瑞金医院前身)的邱财康全身只有头皮、两个臂膀、腰部皮带束着的一窄条部分和两只脚底,还能看到皮肤,其他地方全部被烧伤,而且除了23%全层皮肤损毁的三度烧伤创面外,大部分创面属于深二度烧伤创面。当时业界公认的烧伤治疗极限是烧伤总面积占体表面积80%,世界上尚无超过如此面积烧伤病人救治成功的先例。而液体复苏方法只有美国烧伤学科权威伊文思提出的伊文思公式,这个公式只适用于防治全身烧伤面积低于50%的病人出现休克,也就是说,邱财康的伤情,无救治成功先例,更缺少可借鉴类似病例救治的经验,是没有救治希望的,更何况在当时我国的医学水平和设施条件并不占优。
  国际权威结论摆在面前,医学的极限似乎已划好了生死线,但没有人打算放弃。上海第二医学院和广慈医院迅速组织抢救小组,由普外科董方中任组长,史济湘任副组长,专家名单上还有傅培彬、邝安堃、杨之骏、戴自英、张涤生……这些如今在中国医学史上响当当的大师,当年都聚在邱财康的病床旁。据统计,医院当年派出40多名最顶尖的专家成立专门救治小组,还有难以计数的护理团队、后勤小组。医护工作者只有一个单纯的目标:全力以赴抢救这位工人兄弟的生命,希望创造属于中国的奇迹。
  在最初两天,烧伤后的休克关尤其致命。因为烧伤后创面大量体液流失,需要补充体液,但补多少,难以计算——权威的“伊文思公式”在这里不适用了。为此,医护人员创新地提出增加补液尤其是血浆的方法,以维持正常血容量。在此过程中,救治小组日夜不眠,每4小时用1%的肝素冲洗一次,以防血栓形成……
  为了应对任何意外情况,董方中、史济湘、张涤生三位教授24小时轮流值班,随时调整治疗方案;杨之骏、陈德昌、朱德安等年轻医生几乎寸步不离,对心率、足背动脉搏动和尿量进行严密监测;护理小组12小时轮换一班,以确保补液通畅、顺利输入,下班后护士们还主动留下来修补清洗手套、口罩,做纱布垫等,以备邱财康随时换药的需要。
  经过5天5夜的全力抢救,邱财康安然度过了休克关。
 
汇集智慧,闯过生死三关
 
  严重烧伤后的病人要经历三个生死关:休克关、感染关、植皮关。闯过休克关后,另两个挑战紧随而来。
  为了避免邱财康发生创面感染,医院特地设置专门的烧伤病房,创新性地制定了一整套消毒隔离措施,如将病房隔离消毒,医护人员每天上下班都从专用出入口进出,进出病房要严格更换衣物,并经过换鞋、换衣、洗手才可进入邱财康病房。针对五六月的上海温暖而潮湿,细菌容易快速繁殖,保持创面干燥才能防治细菌过快生长,治疗小组还提出采用暴露疗法取代传统的包扎疗法。
  但邱财康伤势实在太严重了,感染还是发生了。6月2日,邱财康背部创面出现了铜绿假单胞菌也就是绿脓杆菌感染,6月7日的血培养结果显示阳性,证实邱财康发生绿脓杆菌败血症。
  败血症对于此时处于极度衰弱状态的邱财康来说,分分秒秒可以致命。瑞金医院先后请来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戴自英、上海第二医学院余?和医院内科王耆令等专家紧急会诊,决定使用当时国内尚未临床应用的多黏菌素B治疗绿脓杆菌感染,这种药当时内地买不到,需要紧急从香港采购。
  此后,为了邱财康的病情,又举行了第二次上海市专家大会诊,参加会诊的大咖有:黄铭新、沈克非、崔之义、戴自英、吴钰、傅培彬、董方中、王耆令、邝翠娥、史济湘、徐福燕、蓝鸿泰、王德芬、乐德因(营养师)及程贤家等。会诊结果认为,如此严重的烧伤病人能够成功救治11天,说明临床处理是有效的。会上大家提出注意肾功能、控制尿量、增加热量、减少肢体受压、输入白蛋白等进一步治疗措施。医院开始为烧伤隔离病房专门配备了配膳室和厨师,根据每天营养查房配置需要的膳食。
  为了有效应对感染,董方中、史济湘决定紧急为邱财康施行右下肢坏死组织切除和植皮术以控制全身感染。但当时邱财康仅有腹部一块完整皮肤,可以说就是“体无完肤”,因此必须要使用异体皮作为补充。
  异体皮从哪里来呢?瑞金医院党总支向全院职工发出“为邱财康献皮”的号召,外科医生、医院医护人员和工人踊跃报名,报名人数达到800多人。后来,医院征得部分死亡病人家属的同意,通过捐献的遗体取皮片,并采用冷藏方法短期保存皮片。这个方法,不仅解决了邱财康的植皮来源难题,也成为了后来瑞金医院“烧伤皮库”的雏形。
  6月9日,由董方中主刀,李杏芳主持麻醉,邱财康接受了首次植皮术,植皮后状况良好,6天后,又做了第二次植皮手术。这次手术使用的方法是大张异体皮片覆盖创面,为了控制感染。但几天后,新植的异体皮片大部脱落,只能不断更换新皮片。
  6月下旬,多黏菌素B全身应用也无法完全控制发生在邱财康身上的感染。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抢救团队决定尝试一种新的方法——为邱财康输入带有细菌抗体的血液。
  6月21日,瑞金医院征集志愿者,最终选中儿科系四年级学生共青团员江悦琴、护校二年级学生共产党员朱根梅作为健康的输血者,在她们身上注射了三种细菌的混合菌苗,待血液里产生抗体后再输给邱财康,以增加他身体的免疫力,帮助杀死血液中的细菌。
  上海第二医学院余?也从国外文献中查阅到噬菌体治疗办法,于是上海第二医学院广泛动员医学生寻找噬菌体,再由微生物教研组作噬菌体培养。7月份,噬菌体被用到邱财康腿上后,不到24小时,脓液明显减少了。
  在创面感染得到控制后,邱财康又接受了一次植皮术,创面被暂时覆盖。经过各种方法的综合应用,邱财康的绿脓杆菌败血症被控制,血液培养转为阴性。
  半年后邱财康出院时,是由妻子搀扶着自己走出医院的——很多人不知道,为了控制感染,医生们曾经考虑过截肢的方案。
  邱财康医疗小组于7月4日、5日、8日接连举行了三次会诊,讨论是否需要通过右下肢截肢来控制可能引发的全身感染。参加会诊的专家,是当时上海外科界最优秀的医生:裘法祖、屠开元、李鸿儒、崔之义、戴自英、吴钰、蓝锡纯、邝安堃、余?、陶寿琪、董方中、张涤生、陶清、王耆令、李杏芳、史济湘等。三次讨论后,大家决定暂不截肢。
  8月2日,董方中、张涤生、史济湘、陈德昌、朱德安等医生彻夜为邱财康进行又一次面积较广的植皮手术。经过这次手术,病人的感染得到根本控制。治疗小组还创新采用在异体皮中剪开大洞进行邮票植皮的方法,以新鲜采集的邱财康自体皮片嵌入其中进行创面覆盖。邱财康的双下肢创面终于在异体皮和自体皮相互替代的过程中得到治愈。
  在医务人员大胆的尝试和创新之下,邱财康终于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九死一生。
  为了减轻邱财康翻身换药的痛苦和减轻背部创面受压后感染,瑞金医院技工间师傅陈秋炳、周伯英应医生要求,按照医生提供的国外文献的照片,制作出国内第一张翻身床。为了避免病人右下肢受压,他们应用骨科使用的牵引装置,把下肢腾空吊起,暴露周围组织。为了减轻邱财康的痛苦,护理小组除护理工作外,还给他读报聊天,进行心理辅导。
  1958年11月,经过长达近半年的治疗,邱财康痊愈出院。
 
影响深远,新中国烧伤学跻身国际前列
 
  成功抢救钢铁工人邱财康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抢救成功不仅是医疗技术的成果,也是中国医学界勇于挑战、敢于创新的象征。
  后来,邱财康的事迹先后被改编成许多文学、影视作品。作家巴金专访了邱财康,创作长篇报告文学《一场挽救生命的战斗》被广为传播。纪录片《生命的凯歌——抢救邱财康的胜利》,中国第一部纪实性电视剧《党救活了他》,以及影星白杨主演的电影《春暖人间》,艺术家孙道临等排演的话剧《共产主义凯歌》等等,讲的都是抢救邱财康的故事。上世纪80年代末的小学课本里,还曾收录讲述邱财康故事的文章作为课文。
  1964年1月21日,卫生部在北京隆重举行大会,表彰广慈医院抢救钢铁工人邱财康的巨大成绩,大会授予医院外科、烧伤护理小组和检验科集体荣誉奖状各一面,大会还表彰了参与抢救的个人。
  邱财康的成功抢救,对于中国医学发展产生的影响,更加深远。由于抢救邱财康,广慈医院建立了我国第一个严重烧伤治疗小组、烧伤病房及烧伤护理组,1963年8月,广慈医院正式成立烧伤科。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国各地还发生了许多严重烧伤事故,产生了大量烧伤病人。广慈医院抢救邱财康获得成功后,各地医务人员纷纷来到广慈医院学习大面积烧伤治疗的经验。他们或慕名来广慈医院求援,或要求派出抢救治疗小组去协助工作。史济湘、杨之峻、朱德安等分赴各地指导,并参与到全国各地严重烧伤病人的抢救治疗工作中,推进了全国烧伤、护理、院感、重症监护等学科的发展。
  在抢救邱财康中所获得的经验,后来成为了瑞金医院烧伤学科宝贵的财富,瑞金医院烧伤科从普外科独立出来,并建立起中国危重烧伤救治的雏形,奠定了我国烧伤外科治疗水平跃居国际领先地位的基础。
  抢救邱财康,不仅开启了中国烧伤救治学科,还推动了我国整形修复外科发展。1961年,邱财康抢救小组的主要专家张涤生在广慈医院成立整形外科,1966年,该科室迁至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更名为整复外科,成为中国整形外科四大发源地之一,到现在已经是中国最强的整复外科临床科室,张涤生因其在整复外科上的开创性贡献,于1996年被评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成功抢救邱财康,是瑞金医院灼伤整形学科的起点,也为中国灼伤整形学科贡献了开拓性的经验。这次抢救中探索、总结出的烧伤初期液体复苏“瑞金公式”——应用“冬眠合剂”降低应激反应、保护脏器功能的危重烧伤救治策略,以及早期切痂、大张同种异体皮覆盖创面、自体皮片和同种异体皮嵌植的“皮肤混合移植技术”三大危重烧伤救治的核心技术,奠定了现代中国烧伤治疗基础,也启发了后续诸多国内重症烧伤救治和创面处理技术的发展。
  从成功救治邱财康到今天,瑞金医院烧伤救治团队参加了国内许多重大突发烧伤救治,近年来,上海市11·15高楼火灾、昆山工厂燃爆事件、天津港化学品燃爆事件和今年杭州煤气燃爆及乌鲁木齐工厂事件中,国家卫计委都派出瑞金医院烧伤救治专家团队到现场指导和参加抢救。
  从抢救邱财康到中国烧伤学今天的发展,近60年来,瑞金医院灼伤整形团队始终怀揣着与当年一样的开拓精神,挑战最难的伤情、最紧急的救治,将我国灼伤整形学科推向更高峰。(资料整理:唐世秀、刘琰、李学川)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