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全面从严治党:以最大力度抓最大政绩

全面从严治党:以最大力度抓最大政绩

日期:2017/10/20 作者: 陈冰 阅读 ( 369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5年来,“八项规定”已成为妇孺皆知的政治语汇,在神州大地上荡涤起一股激浊扬清的净化之风,刹住了一些曾被认为难以刹住的歪风邪气,攻克了一些曾被认为司空见惯的顽瘴痼疾。
记者|陈 冰
 
       “是不是各级党委、各部门党委(党组)都做到了聚精会神抓党建?”
  “是不是各级党委书记、各部门党委(党组)书记都成为了从严治党的书记?”
  “是不是各级各部门党委(党组)成员都履行了分管领域从严治党责任?”
  2014年10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连发“三问”振聋发聩,强调“把抓好党建作为最大的政绩”,向全党发出了落实管党治党责任的“动员令”。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作出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庄严承诺,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勇气,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打虎拍蝇雷霆万钧,正风肃纪驰而不息,形成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党心民心为之一振,党风政风为之一新。
  可以说,过去5年,是全面从严治党坚决推进的5年,是管党治党取得前所未有成效的5年。在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中,以上率下层层传导,严肃问责激发担当,不断推动管党治党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奏响了以责任促担当的时代强音。
 
明责:牵住“两个责任”牛鼻子
 
  作为一个有8900多万名党员、450多万个党组织的世界第一大执政党,“党要管党”谁来管?“从严治党”谁来治?
  2013年1月,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必须全党动手。各级党委对职责范围内的党风廉政建设负有全面领导责任,党委主要负责人是第一责任人。”
  “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体制机制改革作出部署,在党的历史上首次明确提出了“两个责任”。
  纲举则目张,执本而末从。
  责任的明晰,使得管党治党千头万绪的工作有了抓手,改变了过去一些党委和党员领导干部对履责尽责认识不清的问题,改变了过去“一说正风反腐就是纪委的事”“重业务轻党务,一俊遮百丑”“底下问题成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等认识误区;纪委也持续推进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改变过去职能泛化、战线过长的状况,进一步聚焦主业,更好地履行党内监督专责机关的职责。
  “各级各部门党委(党组)必须树立正确政绩观,坚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大局看问题,把抓好党建作为最大政绩。”
  “无论是党委还是纪委或其他相关职能部门,都要对承担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进行签字背书,做到守土有责。出了问题,就要追究责任。”
  “党委(党组)书记作为第一责任人,既要挂帅又要出征,对重要工作亲自部署、重大问题亲自过问、重要环节亲自协调、重要案件亲自督办。”
  5年来,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正本清源、抓住关键,就为何要抓管党治党政治责任、如何落实责任等问题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为推进责任落实提供了根本遵循。
  实践不断发展,认识愈加深化,制度应运而生。
  2015年10月,新修订《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印发,专门对“党组织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或者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有关情形作出处分规定。第一次将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纳入党内法规范畴。
  2016年7月,首部聚焦问责工作的党内法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印发,明确了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失职失责需要问责的情形,实现问责内容、对象、事项、主体、程序、方式的制度化、程序化,为责任落实提供法规制度保障。
  从首次提出党风廉政建设“两个责任”,到进一步明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从剑指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到聚焦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责任”二字内涵的不断扩展,不仅深化了管党治党规律的认识,更对各级党组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担责:以上率下层层压实责任
 
  从作风建设切入,从中央政治局做起,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解决了管党治党“老虎吃天不知从哪儿下口”的问题。
  2012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5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率先垂范、以上率下,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狠抓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落实,对“四风”问题坚决露头就打,推动风气产生根本转变。
  紧盯年节假期,抓早抓小、串点成线,遏制“舌尖上的浪费”、刹住“车轮上的腐败”、整治“会所里的歪风”……5年来,“八项规定”已成为妇孺皆知的政治语汇,在神州大地上荡涤起一股激浊扬清的净化之风,刹住了一些曾被认为难以刹住的歪风邪气,攻克了一些曾被认为司空见惯的顽瘴痼疾。
  人们看到,天价月饼、天价粽子基本消失了,风景名胜区里的会所少见了,名烟名酒的畸高价格得到了遏制,一些高档酒店也推出了平民餐;干部普遍反映,应酬少了,精气神也饱满了。广大干部群众在一个又一个细节、一件又一件的小事中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变化。
  截至2017年6月底,全国累计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7万多起,处分13万多人。平均每天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被查处的问题超过100起。
  数据是最好的印证。在截至2016年12月查处的15.53万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中,违纪行为发生在2013年、2014年的占78.2%;违纪行为发生在2015年的占15.1%;违纪行为发生在2016年的仅占6.7%。增量不断减少,充分表明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常和长、严和实、深和细中不断落地生根。
  5年来,八项规定改变中国,也写下了坚持以上率下、扛起管党治党政治责任的浓墨重彩一笔。5年来,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抓手和重要保障,党内监督方式方法不断改革创新,不断向着全面覆盖、不留死角迈进。
  中央巡视共开展12轮,对277个地方、单位党组织进行了“政治体检”,对16个省区市开展“回头看”,对4个单位进行“机动式”巡视,实现党的历史上首次一届任期内中央巡视全覆盖。各省区市党委也完成8362个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全面巡视任务。山西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四川南充和辽宁拉票贿选案等重大问题线索在巡视中被揭露。中央纪委立案审查的中管干部案件中,超过60%的问题线索来自巡视。根据巡视移交的问题线索,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厅局级干部1225人,县处级干部8684人。
  中央纪委设立47家派驻纪检组,实现对139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监督全覆盖。实现全面派驻后的2016年,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共谈话函询2600件次,立案780件,给予纪律处分730人,分别增长134%、38%、56%。
  与此同时,中纪委还坚决清除“灯下黑”,让监督者时刻受监督。截至2016年底,中央纪委机关谈话函询218人、组织调整21人、立案查处17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谈话函询5800人次、组织处理2500人、处分7900人。
  2016年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拉开帷幕,目前,北京、山西、浙江3个试点省市改革取得实质进展,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转隶组建工作已经完成。随着改革即将推开,一个在党统一领导下的国家反腐败工作机构呼之欲出,将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层层压实责任,层层传导压力。
  各地区各部门党委、党组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纷纷打出逐级约谈、专项监督检查、巡视巡察、责任清单考核等组合拳,强化党组织责任意识,推动责任落地生根。
  浙江实行党委主要负责人向上一级党委及纪委当面报告履责情况,市县乡三级连续两年实现100%报告;江西采取“书记教书记”的方式,对省市县乡四级党委、纪委开展上对下的层层“传帮带”;海南建立“一岗双责”、重大事项签字背书、“两个责任”双报告、述责述廉等机制制度……
 
问责:始终高举问责“撒手锏”
 
  2012年12月6日,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这是党的十八大以后落马的第一名省部级干部,当时就引起舆论高度关注。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端。
  2014年6月14日,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6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2014年7月29日,中央决定对周永康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5年来,党中央重拳反腐的决心勇气、惩贪去恶的雷霆之势,一次次刷新了人们的认识。
  “打虎”无禁区——党的十八大以来,截至2016年底,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打破所谓“刑不上大夫”的猜想;
  “拍蝇”零容忍——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给予纪律处分超过119万人,打破所谓“法不责众”的观念;
  “猎狐”撒天网——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近3000人,释放“天网恢恢、虽远必追”的强烈信号。
  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持续量变产生质变。
  2016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接到的检举控告类信访举报比2015年下降17.5%,实现党的十八大以来首次回落;2016年,在高压之下,有5.7万名党员主动向组织交待了自己的问题。
  “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2016年底,中央对形势作出最新判断,不敢腐的目标已经初步实现。
  2017年2月8日,中央纪委发布消息,民政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立国和原党组成员、副部长窦玉沛,因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不力,所辖单位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被问责,受到“断崖式”降级处分;
  4月24日,民政部原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原会长陈传书工作严重失职失责被问责;
  6月20日,已经从民政部离任近1年的中央纪委驻国家民委纪检组原组长、国家民委原党组成员曲淑辉被问责。
  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
  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明确提出,对发生重大腐败案件和不正之风长期滋生蔓延的地方、部门和单位,实行“一案双查”,既要追究当事人责任,又要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
  5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高举问责“撒手锏”,用好责任追究“一案双查”这个有力抓手,真严真厉真问责,把该打的“板子”狠狠打下去,以问责产生震慑效应、激发担当精神。
  山西省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案后,相关党组织和领导干部被问责;河南新乡市委原书记李庆贵因对该市连续发生的3名厅级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被免职;辽宁拉票贿选案共查处955人,其中问责中管干部14人,通报全党……
  中央纪委数据显示,2014年1月至2017年8月,全国共有6100余个单位党委(党组)、党总支、党支部,300余个纪委(纪检组)和6万余名党员领导干部被问责。强化问责成为管党治党、治国理政的鲜明特色。
  截至目前,中央纪委已通报曝光8批42个履行“两个责任”不力被问责的典型问题,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纪委分168次专门通报曝光777个典型问题。一个个具体鲜活的失职失责案例,唤醒了各级领导干部的责任意识。
  人民日报辽宁分社记者在题为《“全面从严治党挽救了辽宁”》的报道中写道——
  回看几年前的辽宁,政治生态之劣,可说是触目惊心。一位市委书记曾掩上门,向笔者痛诉用人之不公、不正、不明。那种无奈与愤懑,让人记忆犹新。从披露的案情看,在省委原书记王珉的带头和纵容下,辽宁一度圈子文化盛行,拉帮结派流行,跑官卖官畅行,带坏了风气,也害了一批干部。三次省级层面的拉票贿选案件,让许多干部不得不随波逐流。政治生态泥沙俱下,带给辽宁一系列沉重的系统性矛盾。经济增长下行、经济数据造假、政府债务高筑等问题,一时间全都爆发出来。 
  “全面从严治党挽救了辽宁。”一位群众的大白话,道出了辽宁谷底爬坡的原动力所在。从政环境在好转,干部的心思沉稳下来,干劲慢慢拱上来;党风政风清朗起来,政商关系也开始“亲”“清”起来,企业家们重新青睐辽宁;迎来送往变少了,宴请送礼刹住了,老百姓为这样的变化由衷点赞。辽宁干部群众强烈感受到,经过一年多来整饬、整改、教育,党员干部经历了灵魂的洗礼,全省从政环境在日趋好转,政治生态在逐步修复。 
  2016年10月,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专题研究全面从严治党,审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踏上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崭新征程。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
  5年来,随着实践的不断发展,一系列立足根本、着眼长远的制度措施,不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从治标走向治本,从“拔烂树”“治病树”到培育健康“土壤”、建设良好政治生态转变。
5年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实践试出了人心向背,厚植了党的执政根基,锻造出具有更加旺盛生命力和顽强战斗力的党,为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展提供了坚强政治保证。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