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古典音乐 留住青年,留住未来

古典音乐 留住青年,留住未来

日期:2017/11/9 阅读 ( 206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和欧美剧场普遍以老年观众为主的景象不同,中国市场的主力军是朝气蓬勃的年轻白领们,“古典音乐的希望在中国”。
记者|孔冰欣
 
  “盯着观众的脑袋,而不是口袋。”
  以人为本,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从了解观众出发,创造需求、满足需求,剧院不仅是雍容高雅的圣殿,也是志同道合者的人生课堂。“把票卖出去”只不过是艺术之旅的第一步,伴随着超值的体验、愉快的心情,东艺渐渐与忠实观众、铁杆会员之间,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心灵契约。
  而东艺在数次进行对上海市民的大规模综合性观众调查,重要演出、讲座的专项调查,包括不断开展抽样调查、分类调查后,又将调查视角聚焦业已规模可观的东艺会员,希望借此深入了解这一部分观众的所思、所想、所求,以便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务,并推动会员制营销向精准营销阶段转型。结果发现:会员主体年纪轻、学历高;半数以上为白领和教师;演出消费跨入自媒体时代;观看演出渐成社交新时尚;中低收入观众是观演主要人群;注重演出品质和演出品牌;注重自身权益和服务等。
  和欧美剧场普遍以老年观众为主的景象不同,中国市场的主力军是朝气蓬勃的年轻白领们,“古典音乐的希望在中国”。这些大多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素养较高,收入稳定,重视精神文化生活,并愿意为之埋单。故此,留住年轻人,也是再许东艺一个新未来。
 
用真心,让年轻人的东艺情日久弥固
 
  “我对交响乐的兴趣源于小时候的钢琴学习,枯燥乏味的基本功练习之余,唯一让人感觉有成就感的事就是演奏一首经典好听的乐曲了。当然,交响乐的复杂和奥妙是单架钢琴无法比拟的,整个乐队气势磅礴的演奏是任何单种乐器难以企及的,那些伟大艺术家们创作的经典作品,无一不让人沉浸其中,情不自禁感叹音乐的神奇。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上古典乐,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让孩子从小学习钢琴等古典乐器,可见我们对音乐素养的关注度普遍提高了,我相信古典音乐将在社会上获得更高的地位。”
  上海交通大学毕业、青年白领小陈对记者的这番“剖白”,足证交响乐须从学生时代抓起。而东艺工作人员告诉《新民周刊》,学生会员目前占比超过7%,且有继续增长迹象,可喜可贺。一方面,吸引学生对艺术产生兴趣,其未来的发展空间是纵深的,是大有可为的;另一方面,现在的学生观众的数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市场主体的规模。东艺是全国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所有演出均设学生票的剧场,从2007年8月首推学生票,到2012年2月学生票扩大规模首次升级,开演前一小时若有余票,至少一半以上会按学生票的价格出售给学生低至80元每张。即使票面为1000元的票子,凭学生证也只要80元。2014年年底起再度升级,他们将学生票范围扩大至全日制大学硕士研究生。今年荷兰皇家阿姆斯特丹管弦乐团的演出,两天就卖出了100多张学生票。
  东艺的这一政策惠及了很多爱音乐的年轻人。青年音乐家沈洋就是买着东艺的学生票成长起来的。当年他在上海音乐学院学声乐,没钱买票,却喜爱音乐会,就经常到东艺等开场前的学生票。后来他考上了美国朱莉亚音乐学院,成为大都会歌剧院的低男中音。尽管现在满世界跑,但他总不忘东艺的恩情。
  东艺“志在明朝”的温暖心意,得到了同学们更加温暖的回馈。不少东艺会员从学生时期开始就一直坚持在东艺看演出,踏上工作岗位后此情仍不渝。东艺“十周年庆”百场演出的首场,即杜达梅尔与洛杉矶爱乐乐团音乐会前,有不少大学生下午3点便匆匆赶往售票处,边做作业边排队,等待购买当场学生票。青春的热情“点燃”了杜达梅尔,他来到售票处,和排队的学生见面,瞬间引爆惊喜。
  “我们怎么看待未来?”东艺总经理雷雯侃侃而谈,“以前选择的一些成功模式,我们继续,我很高兴自己继承了一笔精神层面、物质层面上都价值不菲的‘嫁妆’。将来,我们除了一如既往地推出学生票、公益票,每年也可依据10%-20%的比例,因时制宜引入新鲜的东西,我允许试错,关键是要多元、灵活的发展。我们是活在未来的,东艺需要考虑年轻人的市场、女性的市场,不要把古典音乐搞成中老年专属品,乃至非物质文化遗产、化石,不要让年轻人觉得进剧院听音乐和自己的生活格格不入。我们也要用年轻人适应的营销手段,在他们习惯的文化语境中,帮助他们一点点地提升自我,让古典音乐融入未来。”
  今年,从“8·20二次元音乐会”(2017《幻奏盛宴》——幻想交响音乐会),到《行板如歌·秋思》名家名作朗诵音乐会,东艺“没指望赚得盆满钵满”,唯愿能让观众收获满足,最终探得市场容量,细分品类、细磨品牌,养成固定粉丝。“所谓‘未来’,有两个‘未来’,一是未来的大师,二是未来的观众。东艺的‘未来大师系列音乐会’是全国首创的室内乐系列演出品牌,扶持来自世界各地崭露头角的青年艺术家;东艺的学生朋友或将成为‘永恒的老友’,同学们越早和东艺接触,越早形成‘东艺情怀’。所以东艺一定先要了解学生们、年轻人们,以赤诚之心让大家对东艺的感情日久弥固。”解析“未来”,雷雯胸中自有丘壑。
  “年轻”的一大特点是“脑子活络”,而东艺最新提出的“艺术+”概念,就是一种非常活络、尤受年轻人欢迎的尝试。比如乘着今年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出的东风,与上海自贸区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合作,为音乐会专门定制配套艺术展。维也纳爱乐的定制展将以维也纳爱乐乐团成立175年周年的纪念图片展为主线,展出图片包括:1842年3月28日维也纳爱乐乐团第一张节目单、路德维希·范·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乐谱、1864年第一张乐团合照等。而柏林爱乐的专属定制艺术展,将围绕“德国元素艺术家绘画及艺术作品展示”“德国设计展示及互动装置”“定制衍生产品及限量版纪念品”等三大板块展开。天籁之声与艺术之美交相辉映,观众焉能不乐?
  东艺官网上的会员沙龙、三大系列讲座、会员专赏的《东方艺术》双月刊、制作精美的会员手册、演出时专设的会员服务处,以及每月首个周六下午举行的会员主题活动日等,长年坚持,全部免费,增值服务熨帖人心。文艺青年耳熟能详的林怀民、朱宗庆、艾夫曼们在东艺恭候观众大驾;蒋勋、马未都、李安这些艺术界大咖,亦非全无可能在东艺现身开讲……艺术是相通的,只要年轻人想得到,东艺就敢于往前迈一步,再迈一步。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上了交响乐
 
  《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等画风清奇的“神曲”,令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名声大噪,同时成为了青年乐迷的一大谈资。“彩虹团”成立于2010年,最初由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生自发组织成立,后吸收社会各界合唱爱好者,发展为一个快速成长、富有音乐冒险精神的青年音乐团体。虽然业内人士对“彩虹团”评价不一,但无可否认的是,他们确实对普及古典音乐,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上了交响乐,当然是一个好苗头。东艺的老朋友、著名指挥家、最牛“90后”曹鹏,对此倍感欣慰。“我虽然不是特别了解彩虹室内合唱团,但我非常支持他们的做法。我希望我的音乐同行们多为艺术普及、公益服务贡献一己之力,不要仅仅盯着赢利不放。提高全民文化素养是音乐家的责任,我们应当尽量推动起国家的文化事业建设。”
  作为今年东方市民音乐会“一带一路”板块中的亮点演出,10月13日,上海城市交响乐团与四川音乐学院交响乐团联合献演,倾力诠释意大利作曲大师雷斯皮基与小提琴鬼才帕格尼尼的代表作,耄耋之年的曹鹏压轴演出,执棒两支乐团,共谱佳话传奇。而《新民周刊》记者在彩排后台采访曹老师时,他思路清晰,精神状态饱满,根本看不出已经92岁高龄了。
  “能够参加第600场东方市民音乐会,我很高兴。在普及交响乐上,市民音乐会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个城市,最重要的是文化,文化兴则国家兴,文化强则国家强。每次出席市民音乐会,我都感觉到上海听众素质越来越高,对音乐的评价越来越‘懂行’。普及交响乐,是植树、造林、铺路,指挥家有责任。我们不要孤芳自赏,要让观众听懂,观众不断加深对交响乐的理解,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曹鹏认为,交响乐不是听不懂的,有些不知所云、神神叨叨的曲谱,他也不喜欢,“说明还是没写好,好的作品怎么会听不懂呢。曾有听众问我:曹老师,我还是搞不清楚交响乐,但我喜欢听。我回答,你喜欢,就是一定程度上的‘听懂’。比如一幅画作,你可能不知道作者用了哪些专业技法,但如果你受到了触动,那便捕捉到了艺术的一星半点。”
  在普及交响乐、栽培年轻人上,曹鹏居功至伟。“我现在指挥很多业余交响乐团,23年了,从来不休息,双休日、假期基本‘送’给孩子们。比如南模中学的小朋友,乐队打造得非常好。另外,上海组织了一个学生交响乐团,我又是他们的总监,每年开音乐会,每年出国和上海友好城市轮番交流。还有上海城市青少年交响乐团,孩子们很可爱,演奏得也很好,排练我基本都参加。”
  曹鹏打趣,学好交响乐,老板也欢喜。他经常给学生们悉心讲解音乐的内容、曲式、结构,并把意大利文翻译成中文,让孩子们跟着自己念,学音乐术语,学意大利文,提高他们的兴趣。“这样,将来工作以后,你可以跟老板讲:我会三国语言,中文、英文、意大利文,老板一听,这人好!懂音乐、有文化、有修养,不用你用谁?”在“对音乐顶真,做事计划先行”的曹鹏看来,年轻人要多接触交响乐,它内含温度、热情似火、丰满生动、力量强大;让人得到爱,得到享受。而一旦介入学习,就不要放松,因为“交响乐无业余”。
  “我感谢年轻人,他们给了我青春、力量、朝气,让我还能站着指挥、还能这么年轻。”曹鹏感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乐团常常出其不意,准备惊喜,有突然不对音站起来朗诵的,有瞬间灭灯推出大蛋糕的。还有一次恰是在东艺,加演环节乐队没有服从指挥的手势,取而代之的是一曲生日快乐歌,音乐厅两侧的LED滚屏也赫然跳出“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恭祝曹鹏老师90华诞”的横幅。曹鹏一时“惊呆”在原地,表情相当复杂——只因幸福来得“猝不及防”。随后,下台口6名自闭症儿童拉着小提琴、吹着铜管乐粉墨登场,乐队一起全场演奏生日快乐变奏曲,舞台两侧,孩子们推着两个大蛋糕、捧着鲜花上台。
  音乐人永远是年轻。曹鹏表示,贝多芬57岁就全聋了,黄贻钧70多岁听不出了,这是遗憾。万幸,自己的耳朵还很灵敏,身体状况也还不错,假如上天允许,他还想多指挥几年。谈及东艺的学生票、公益票,曹鹏高度肯定那份独有的“亲切感”,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例:“我有次在国内某音乐厅,看到散场后一位家长牵着孩子的小手游览走廊,轻声细语地告诉他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但工作人员打断了这宁静的一幕——哎,我们下班了,观众快点离开哦!我觉得有些难过,请勿粗暴阻止人们欣赏艺术、品味文化的权利。音乐剧场一要爱音乐,二要爱音乐家,三要爱音乐听众;在这点上,东艺做得越来越好,软件、硬件都跟得上。”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