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偶像与演员的收入是有差距的

偶像与演员的收入是有差距的

日期:2017/12/6 作者: 应琛 阅读 ( 172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国内明星的片酬,为什么这么高?原因实在太复杂了,单纯用日韩明星的片酬进行比较,很难找到真实的原因。不过,表面上,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定价权的明星,要在通胀的时代,重新确定自己的价值。
记者|应 琛
 
  近,一份今年夏季日剧顶级女明星片酬排行榜,让人无比震惊。凭借《逃避可耻但有用》再攀事业高峰的新垣结衣,其片酬是每集10.3万元人民币。紧随其后的深田恭子和真木阳子,每集都是9.8万元。考虑到日剧的篇幅都很短,她们拍一部剧的纯收入,也不过一两百万人民币。这和国内演员的片酬,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顶级女明星在内地拍一部电视剧的片酬,已经在1亿上下了。
  据了解,日本演员大部分片酬维持在六位数以下,只有一线中的一线才有望破七位数。
  相比之下,韩国演员的收入更是困窘。即便是刘在石这样的一线MC(主持人),出演《跑男》的收入远远低于中国版的邓超和陈赫。
  许多网友开始愤愤不平——国内明星的片酬,为什么这么高?原因实在太复杂了,单纯用日韩明星的片酬进行比较,很难找到真实的原因。不过,表面上,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定价权的明星,要在通胀的时代,重新确定自己的价值。
 
日本“偶像”收入垫底
 
  日本刊物日前公布了一组日本演员的收入情况——去年,日本女演员中年收入最高的是绫濑遥,大约有6.5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000万元)。而近两年来人气比较高的石原里美、新垣结衣分别排在第四和第五位。
  单就片酬来看,最高的是米仓凉子,去年出演一集电视剧的片酬大概有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当然这与收视率有着很大的关系,在去年整体收视比较差的情况下,米仓姐姐主演的《Doctor X》仍保持了20%多的收视率,足见其收视号召力。
  不过,日剧演员片酬普遍不高的原因,不仅是由于日剧集数少,更多是因为他们更大头的赚钱方式来自广告代言。对日本明星来说,拍戏反像是提升自身“国民度”的手段,从而能接拍到更大的广告。有“广告女王”之称的吉田羊去年接了13个广告,让她跻身榜单第三位。而排名第一的绫濑遥,去年全年的广告也多达9个。
  因为出演《逃跑可耻但有用》而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点的新垣结衣,年收入在4.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700万元),相比较国内的明星来说,这个收入简直是“白菜价”。
  不过,在日本媒体的调查中,日本明星中收入最高的是男明星北野武。这位身兼导演、演员、主持人和搞笑艺人等多职于一身的日本明星,年收入大概有1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000万)。在日本,搞笑艺人可以说是比较特殊的一类,他们会在综艺节目中常驻,讲段子,吐槽,搞笑,出名之后如果有自己的冠名节目,那么收入自然也会高。与北野武一起并称“日本搞笑界三巨头”的Tamori和明石家秋刀鱼,也有大量主持资源,他们既能主持节目,又能担任电影导演和制作人,赚的自然也不少。
  事实上,2013年的时候,日本一档名为《中居之窗》的栏目就曾做过一期关于各类公众人物收入的节目。节目调查的都是小有成就,以及有一定知名度的各类名人的收入排名。
  结果显示,排名第一的是运动员,紧接着是音乐人、演员、搞笑艺人,而“偶像”则是最垫底的(在日本,“偶像”是一种有别于演员和歌手的艺人职业)。
  撇开运动员,赚钱最多的日本艺人无疑是音乐创作人,一个节目上只要哼一句歌曲,就要向歌曲创作者或者歌曲版权所属公司付一次版权费。根据日本国税局公开的艺人纳税额所推测出的1995年到2014年这20年间艺人的总收入排行,打造过华原朋美、安室奈美惠等的音乐教父小室哲哉以96.627亿日元(因为近20年汇率有较大变化,不适宜折算成人民币)的惊人高额位居冠军。小室哲哉担任制作人的CD销量为1.7亿,也排名日本第一。
  而当期《中居之窗》中,摇滚音乐人高桥乔治就透露自己什么也不做,一年就能拿到1200万日元的KTV版税,全盛时期年收入22亿日元。
  虽然节目主持人中居正广在节目中对高收入的艺人表现出了“羡慕嫉妒恨”,但他本人的收入一点儿也不比他们低,中居既作为超人气偶像活动,又是综艺主持制霸。
  当然,同样的通告,所拿到的通告费与资历、名气有着巨大的关系。由于很多没那么有名的,也就是赚钱少的艺人不属于调查范围,所以真正名人们的人均收入并没有这么高。
 
提成制vs工资制
 
  与中国大牌参加一集真人秀或者拍一集电视剧动辄上百万人民币相比,日本演员的片酬多少有些不值得一提。因此,国内剧组时常抱怨,钱都花在请演员上了,用于拍摄的经费往往没有多少。
  一线演员的片酬尚且如此,那些鲜有作品的,收入可想而知。2015年,当时还属于稍有人气的小岛瑠璃子就公开表示,收入“和普通白领女性差不多”。
  当时,作为综艺节目和体育情报节目的主持人,杂志写真等各式各样的活动都十分活跃,小岛甚至还有现场直播节目。照理说,她的收入也应该较之前有大幅的提高,但面对“收入是不是增加了”的提问时,小岛却表示并非如此,因为她所属的公司HORIPRO采用工资制。
  据说AKB48的普通成员拿的也是月薪,其中大部分成员除了握手和剧场演出之外没有别的工作,因此一个月收入也很有限。
  一名日本经纪公司的经纪人这样表示:“像小岛瑠璃子所属的HORIPRO这样拥有许多人气明星的大公司确实会存在工资制,中小规模的经纪公司更多是采取提成制。对于艺人来说,工资制的好处是即使人气下跌也能够获得稳定的收入。但如果经纪公司本身的收益不够稳定,那工资制的体系就难以维系。并且,想要成为艺人的人有很多都希望能一举千金,在能赚的时候多赚一些,因此业界普遍采取提成制。”
  例如,搞笑组合“日本电气联合”的两个成员,曾在出演的综艺节目上说“人气增长后的收入惊人地增加了”。成员中野聪子进一步表明在其所属经纪公司TITAN的总经理太田光代提出“我们公司开始是提成制,但是不是工资制会比较安心,继续采取提成制是否可以”的时候,她们马上回答“希望坚持提成制,这样会更感到努力就有回报。”
  “不同经纪公司的提成比例是不同的,公司方面若和艺人按大约五五的比例分成已经是很良心的了。三七和二八的比例也不少见。虽然人们也许会觉得公司方面占的比例太大,但要让艺人出名的早期投资其实是很大的,艺人刚出道时的费用基本是公司自掏腰包。更残酷的是,大部分艺人还没有出名就淡出了人们视线。而这部分的投入也是在另一些艺人出名后才能得到回报。”上述经纪人解释道,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旦人气上升马上更换经纪公司的艺人,是会被业界冷眼相看的。
  也正因此,经常能够看到吉本兴业所属的搞笑艺人在综艺节目上调侃“吉本的工资很低”,或是“刚出道的时候,工资还没交通费高”。
  “确实吉本兴业的艺人在收入分成中所占比例很小,是业界有名的。”但该经纪人也强调了所属吉本这样的大公司,在收入以外的好处,“吉本兴业有很多手握电视冠名节目的人气艺人,只要有实力,那么凭借前辈艺人的关系,会有许多出演节目的机会。吉本也善于经营与媒体、广告商的关系,能使艺人增加曝光,加大走红的机会。”
  并且,吉本有自己的常设剧场和活动,对艺人来说,不会缺少工作。当然,这样的经纪公司内部艺人的竞争会很激烈。
 
韩国:两极分化严重
 
  当国内演员片酬高收入屡遭吐槽之时,除了日本,韩国演艺圈收入两极化现象也引起关注。
  据韩国国税厅数据显示,演员中上游1%的年均收入为20.0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其总收入占全部演员收入的47.3%。上游10%的年均收入为3.6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万元),其总收入占全部演员收入的86.8%。相反,剩余90%的年均收入为6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6万元),月均52万(约合人民币3000元)——上游1%和下游90%的年均收入相差324倍。
  据韩国媒体统计,去年有15870人以演员为职业进行个人所得申报,其平均收入为4200万韩元(税前约合人民币25万元)。
  歌手和模特的收入情况与演员相似。在以歌手为职业进行个人所得申报的4667人中,上游1%的年均收入为42.6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00万元),上游1%的总收入占全部歌手收入的52%,下游90%的年均收入为87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
  同时,在以模特为职业进行个人所得申报的8210人中,上游1%的年均收入为5.4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00万元),上游1%的总收入占全部模特儿收入的48%,下游90%的平均年收入为27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
  另外,根据男女性别不同,收入也有差距。男演员年均收入为47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比女演员多出1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万元)。男歌手年均收入为1.1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为女歌手的2.8倍。
  有韩国舆论称,演艺界是彻头彻尾的等级社会。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这一现象在韩国没有什么领域比演艺界更突出了。凭借人气生存的明星们,有人因闪光灯和粉丝积累财富和人气,也有人因为无事可做而生计困难。有韩国媒体感慨,只有成为一流艺人,收入才能进入上游圈。
  《首尔经济》则报道称,韩国男演员宋仲基拍摄电视剧《太阳的后裔》的总片酬为9.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00万元)。而电视剧播放后,宋仲基广告身价1年合约也达到了这个数字,2016年仅广告收益就达1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000万元)。
  韩国《先驱经济》曾披露韩国三大电视台制定的演员薪酬等级表:最低6级,最高18级。以KBS电视台情况为例,每10分钟演出费最低为3.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00元),而18级演员的10分钟标准则为1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00元)。被归为最低等级的演员每个月拍摄20天电视剧,包括餐费、车费一年挣不到8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
  要提升、改变等级并非易事。一家韩国电视台相关人士表示,会综合演员的经历、认知度、演出作品数量和收视率、获奖经历等,为其评定等级。有演员担心如果要求增高片酬会被换角,如果再加上自己准备衣服或去美容室的费用,反倒“本末倒置”。也有演员反映,节目、影视作品主要将薪酬付给“招牌”明星,而配角和群演甚至会“欠薪”,再加上交通、食宿,导致自己“掏钱”拍电视剧。
  以2011年1月韩国编剧崔高恩因生计困难死亡事件为契机,韩国于同年11月17日制定了《艺术人福祉法》,以保护演艺界、文化界人士权益,后经多次修订。但鉴于法律仍存灰色地带,且韩国国内围绕政府制定“文艺界黑名单”事件风波不断,该法执行情况仍需观察。
 
差距悬殊是产业机制出了问题
 
  而国内明星的片酬之所以这么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他们自己及其参与的产品,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其实都是极其复杂的金融产品,已经不能用常情常理去衡量。
  在混乱的行业标准之下,明星有没有作品不要紧,作品质量如何不要紧,电视剧质量如何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他们有没有被“金融魔术师”之手选中,成为标的物。一旦被选中,就会附着金融产品里最奇妙的那些属性。
  比如业内不良竞争和互相抬价,各路大牌明星经纪人匪夷所思的试探性报价,导致了演员行业看上去生机勃勃。不管你是一夜走红,还是实力派偶像派,只要你有话题和卖点,你就是可以“通货膨胀”的。
  相比之下,日剧片酬相对合理,这与其独特的制作和估价机制有关。日剧产业几乎被日本各大民营电视台和NHK垄断,和中国影视剧公司制作完成后再分销给电视台的运作模式完全不同。当中国粉丝心疼日本“爱豆”工资低时,其实是长期被“艺人就是身价高昂”的刻板印象洗脑了。和日本艺人同样经常被粉丝心疼的还有韩国艺人,以及资历更浅的“练习生”,粉丝总觉得他们是长期被公司盘剥的对象。
  但从日韩演艺圈生物链最顶层的明星收入并不算太夸张的情况来看,国内艺人巨大收入差的原因,或许才是最值得思考的。因为在这个行业,收入可以不关乎资历、不关乎业务水平(演技),强烈依靠毫无规律逻辑的“人气”和“话题”。影视行业的生产模式——从编剧为主到导演中心制再到明星中心制,又助长了这一趋势。不断恶性循环到现在,个别明星的“天价片酬”成了至今难解的病症,造成了娱乐产业里糟糕的“通货膨胀”。要解决这个问题,与其骂明星,更应该思考的是我们娱乐产业的生产机制,在根源就出了问题。
  有资深娱评人就曾这样表示:“说实话,一个付出的劳动并不比你多多少的影视艺人,拿着高你百倍的薪酬,真的存在就是合理吗?资本的逻辑就是真理吗?从这个层面,新垣结衣、全智贤们的片酬,真不算低。毕竟他们光鲜亮丽的背后,有许多优秀的团队在支撑着。我们呢?让产业链里的其他幕后工作人员分明星片酬的零头,才是不可思议。”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