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南国有嘉木 谁解此中味

南国有嘉木 谁解此中味

日期:2017/12/6 阅读 ( 148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撰稿|孙 匀
 
  古人讲“文若其人”,画亦若其人。如果仅从外表看来,薛俊华温文尔雅的外表却让人很难与艺术家联系在一起,而且是才华横溢、睿智多才的艺术家。薛俊华就如他的画一般细腻婉约、不激不厉。初见薛俊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气质儒雅, 神态安逸,透露出民国书生般的谦和,同时,深邃的双眼中透露出艺术家的敏感与灵动。
  薛俊华的工笔花鸟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欢喜”,由衷地让人感到快乐,不由使人想起那个遥远的令无数画人墨客心驰神往的年代——宋代。
  在那个时代,由于出了一个酷爱绘画且造诣极高的皇帝宋徽宗,当时大批民间画人被召进宫廷成了御用画家,在优渥的条件下,他们的创作激情和灵感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工笔花鸟画即是其中的一大分科。宋代以降,文人画兴起,工笔花鸟画逐渐式微,直至在元代钱选、明代陈老莲等大家的手下才得以重放异彩。薛俊华上穷碧落,直追传统,梳理了大量能看到的历代花鸟画作品,终于从古人的工笔花鸟画中找到了知音,寻到了灵感,并最终消化、生发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
  我们平常所看到的一些工笔花鸟画,似乎有被西方静物画同化的趋势,画面满满当当,繁复无比,背景极尽渲染之能事。而宋人以来的传统工笔花鸟画工整、细腻,一丝不苟,直面写生的对象,偏又巧加剪裁,往往花取一茎,石采一角,却处处体现出一种平衡之美。薛俊华笔下的花朵是如此娇艳欲滴,他笔下的小虫和禽鸟是如此鲜龙活跳,妙就妙在细细一看,却又大多是田间地头,农家院落里的寻常品种,毫无甜俗之气,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接地气”吧。想象中的宋人花鸟画如果不是历经年代的熏陶,以致纸、绢变了颜色的话,刚刚画好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要做到这一切,自然绝非一日之功,就说线条吧,这是中国画的灵魂,在工笔花鸟画里尤为重要,而薛俊华笔下这样漂亮挺括的线条,看来看去也只有在宋人小品、钱选、陈老莲等大家的画里面才能看到,足见薛俊华在这根线里花了多少功夫,好在天道酬勤,他的功夫没有白费,他终于成功了。
  人们喜欢说,画画是修心养性的事,画工笔画尤甚,其实说反了,只有修好心、养好性才能画好工笔国画,正如薛俊华自己体会到的:“创作的基本出发点是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这是艺术创作的原动力,失去了它你就失去了艺术的基础。”所以他认为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的六法之一的“应物象形”,首先要求绘画作品要有生活基础,不能凭空杜撰,是“师法造化”,这一条并不是仅仅对写生提出要求,而是贯穿作画的每一个环节。唯有如此,才能做到像钱选等大家那样“精微而又朴实的审美情趣,天然而无雕饰,率真而不做作。没有刻意地表现而是述说自身的感受,含蓄的表达方式透出高贵而灵动的品质,让人透过画面感受到一种文化气息,一种内在的美”。
  反之有些人下笔往往潦潦草草,还美其名曰“写意、泼墨”,是“新文人画”,其实就是没有章法的“乱涂一气”,充满了做作和矫情,那类画是不能带给人“欢喜”的。
  薛俊华欣逢这个真正“百花齐放”的时代,这个时代包容任何题材、任何形式的美术作品,以致让我们看到幽远、典雅的工笔花鸟画重新吐露芬芳。他的工笔花鸟画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并举办了个人画展,但是他一直保有着那颗平常心,始终保存一份天真的童心,保持敏锐的感觉和恬静的心态,廿余年如一日,默默地耕耘他那一方天地,体现出了中国文人精神传承的意味和文化渊源。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