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幼师有话说:拒绝妖魔化, 我的委屈你不懂

幼师有话说:拒绝妖魔化, 我的委屈你不懂

日期:2017/12/7 阅读 ( 96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许多幼教专家在基层第一线呆的时间不够长,盲目学习国外,闭门造车出来一套理论,有可能并不适合我们的孩子,而且专家和专家之间的意见有时候完全相左,我们这些基层教师根本不知道该听谁的。
记者|周 洁
 
  期关于幼儿园的话题一再挑动着人们的神经。许多人都说,幼教之难,在于幼师素质不高。坊间传言说,现在的幼儿园老师,不再是以前白衣飘飘带着孩子快乐游戏的天使,反而要么是一些读书不好的小太妹,高中毕业混进学堂挣饭吃的南郭先生;要么就是一些根本毫无带教经验的扫地阿姨,能看住孩子就已经不错,何敢要求更多?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幼师巨大的缺口,幼师行业很难留住优秀人才,今年《教育部等四部门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中指出,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要从现在的75%提高到85%。与此相对,全国幼儿园所有教职工人数总和只有381.8万人,教职工幼儿比约为1:12,与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5至1:7相差甚远。
  那么,成为一个幼儿园老师,真的那么容易吗?《新民周刊》和一位曾经在幼教行业挥洒热血和青春的前幼儿园老师、现已变身小学老师的张凯琪聊了聊,希望能听一听这十多年,幼师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当幼师最看重的是品德
  
  张凯琪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从小到大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声音条件不错的她一路顺顺利利升学,考进了行知艺术师范(该校于2001年并入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毕业之后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当音乐老师了。说起为什么对老师这个职业这么痴迷,张凯琪笑着告诉记者:“我之所以那么热切地想成为幼儿园老师,一是因为我本人真的很喜欢小孩子,觉得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都非常放松;另外一个就是受我的幼儿园老师影响,在我的童年时期,一直记得老师给我的鼓励和帮助,那段经历是终身难忘的。”
  在张凯琪上大学的时候,行知艺术师范还是包分配的,每个区都会提前做好招聘计划,到学校来要人。但不巧的是,当年在张凯琪准备考大学的时候,学校预估五年后,所在区的幼儿园老师名额已经招够了,所以,她没有如愿以偿地考入幼儿师范,而去了行知艺术师范。张凯琪毕业之后到小学任教。但她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幼师梦,终于,找到机会之后,她从小学跳到了幼儿园。许多人觉得她傻,因为幼师工资低,事儿还多,不如出来干教育培训,以她的合唱指导经验和嗓音条件,挣钱不容易多了?对于这些,她都是一笑了之,搞培训的确赚钱,当年在大学里课外兼职赚下的打工费,就让张凯琪毕业之后拥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但“跟孩子在一起的快乐,是多少钱都换不来”。
  张凯琪回忆,在刚当幼师的那几年里,是自己和梦想走得最近的几年。“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跟小朋友们一起玩耍,一起成长。孩子们其实非常喜欢做各种游戏。”不过她强调,她也是一个严格的老师,“自由活动时可以跟孩子没大没小,但是到了学习本领的时候,如果孩子不认真听讲,我也会假以颜色。因为孩子小的时候是最要立规矩的,老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是很赞同的。”
  如何成为一名正式的幼儿园老师呢?张凯琪介绍,这需要考取两个资格证——幼儿教师上岗证和教师资格证。但她也清楚地知道,因为幼师的缺口巨大,很多幼儿园尤其是民办幼儿园,并不会在这上面卡得特别严。“毕竟幼儿园老师所需要的专业技能相对较少。”她接着说,作为一个主业是音乐的幼儿园老师,在带教过程中,其实她是被当作全科老师来用的,“幼儿园阶段的语文算术,再难又能难到哪儿去呢?”几乎所有的幼儿园老师,都身兼多职。
  在她看来,一个合格的幼师,当然是要受过专业的幼儿教育培训,知道什么是幼儿园阶段孩子们应该学会的知识。在幼儿阶段,爱玩比爱学更重要,而培养孩子良好的倾听习惯,是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学会倾听”包含有两层意思。表层意思即要求听别人讲话时要专心、要细心。而深层含义是要“会听”,听的时候千万不能“有耳无心”。学会了倾听,孩子的观察能力和注意力就得到了培养,在进入小学阶段的学习之后,孩子就会更快适应并且拥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另外,培养孩子的生活自理能力,也是幼儿教育的应有之意,比如最基本的自己吃饭、学会系鞋带等等,都是以后孩子正式开始过集体生活的必备技能。
  但是,科班出身的幼师已经成了稀缺资源,甚至张凯琪认为,专业知识只是其次,可以后天弥补,她最为看重的还是老师的人品和对孩子的感情。“你很难想象一个不爱孩子的人,会倾注他的全副身心到孩子身上;而如果老师没有基本的品德,那孩子在幼儿园的日子,自然也要让人提心吊胆了。”在日常工作中,张凯琪还时不时和家长们分享自己的育儿观念,经常和家长沟通孩子们在园中的表现情况,家园联动,“因为老师在孩子的心中天然就具有权威,很多时候,老师说的一句话要顶家长十句,所以老师一定要心中有数。”对孩子的教育也要两手抓。
  “老师是一个良心职业。”张凯琪坚定地告诉记者。
  张凯琪所看重的师德,也成为了目前招聘幼师环节所正在加强的。在全国高校2018届毕业生教育人才招聘会上,很多幼儿园在招聘条件中,除了要求具备教师资格证和学前专业以外,还增加了师德考核环节。比如中国科学院幼儿园在招聘过程中,会在面试中提出“如果孩子不听话,你将如何应对”等问题。根据面试者作答情况作出评判。增加心理测试环节,考察教师是否有暴力倾向,并要求应聘者提供无犯罪记录证明等。
  不过,单纯靠笔试面试,想要真正了解一个人是否有德,自然存在一定的局限。因此,也有不少单位呼吁,“希望政府能制定出更好的衡量师德的考察标准,把好选人用人关。”
  
请不要拿个例来代表整个幼师群体
  
  根据上海市卫计委测算,二孩政策实施后,3-5年内,全市户籍人口有可能新增出生人口6万-12万人,每年约新增2万-3万人,直接带来的就是入园、入学的高峰。“光是在上海地区,幼师们就已经不够用了。”与此同时,幼师处在整个教师行业的末端,操着最多的心,却拿着并不成正比的工资。张凯琪承认,当幼师的门槛是不高的,所以相对应的,幼师的工资比较低。但她同时认为,幼师的工资低虽然并不必然导致虐童,但是工资低会挤出许多优秀的人才,让更多不那么称职的人进入这个行业。
  近段时间以来,幼儿园正以前所未有的负面形象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但是张凯琪想说明的是,整个幼教行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不论是家长还是社会各界,都请不要把一些负面的个案当做整体情况来理解。 “否则,对于还坚守在岗位的尽职的幼教老师来说,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如果有一天,幼儿园老师被污名化,就此贴上了虐童的标签,不再是一个干干净净的纯洁的形象,那么哪个心怀理想和能力的年轻人,会愿意来当幼儿园老师呢?”张凯琪如此强调。
  不过,张凯琪也认为民办幼儿园的问题相对来说更突出,而这与资本的趋利性是有关的。“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压力更大,公立幼儿园至少是有寒暑假的,但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如果休寒暑假,就会妨碍到幼儿园的盈利,而且工资相对比正常上课时低一些,因此民办幼儿园一般都是希望幼儿来园的时间越长越好。”更何况,由于缺乏监管,民办幼儿园所招收的老师质量往往参差不齐。就拿上海来说,幼师的主要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每年加起来也不过两百多名,甚至不够一个区的幼儿教师需求,一位幼儿园园长曾慨叹:“市级、区级示范园和部分一级园基本就把这些毕业生预订了,能轮到二级或民办园的很少。”
  张凯琪坦言,在幼教行业从业十余年,她的确看到过一些老师管理孩子时有推搡动作,因为幼教行业缺乏淘汰机制,一旦教师有了编制,就很难清退,但是打针、喂药,在张凯琪的经验中是没有遇到过。也正因此,如果把单个幼儿园的案例放大看,从而得出虐童在幼儿园已成普遍现象,她是万万不能同意的。
  对于目前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中性侵不存在的说法,张凯琪觉得还是十分可信的,因为家长的问话方式会直接影响获得的答案,换句话说,我们都相信孩子不会撒谎,或者没有理由撒谎,可是这代表孩子不会提供错误的信息吗?她自己就曾遇到过一起:一个特别调皮的孩子回家告诉家长说老师抓了跳蚤放到他身上,家长就来幼儿园了解情况,还投诉到了园长那里,幸好园长对于张凯琪的情况比较清楚,而且幼儿园每天都会进行消毒,不可能存在跳蚤,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果安装监控,会改善这些情况吗?张凯琪摇头反对:“在班级内安装监控对于我们幼师来说,是极其不信任的表现,试想哪位家长的办公环境,是全天360度无死角被监视的呢?”
 
幼师,你的辛苦谁人知?
  
  许多人提到幼师,总是觉得她们一天到晚只需要陪孩子做做游戏就好了。对此,张凯琪唯有苦笑,“我工作的最初几年,带孩子的确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但幼儿园课改后,老师的压力陡然增加许多,不停地检查、考核、评比,压得人没有喘息的空间,连陪孩子的时间都没有了。”一般来说,一个班的标准配置需要有两个老师轮班带教,再配一个保育员,但实际上,老师的时间都用来开会听各种会议精神,带班的大多时间都是保育员,能帮孩子处理好吃喝拉撒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而近些年来兴起的区角教学和环境创设,更是成为了幼儿园老师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一块。区角教学法是美国幼儿园课程内容及通用的教育方法,指合理的利用和设计幼儿园活动室或者公共环境中的若干空间,并提供各种各样的材料,使每个空间角落都成为幼儿活动和游戏的场地。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区角所需的所有材料,都需要幼儿园老师手工完成,而每一套教学材料的有效期仅仅一个月,小班的有效期甚至只有两周,“往往是上一个月加班加点把区角的材料做好,下个月新的一批又到了。有的时候为了做区角、做环境,到了晚上九十点钟都不能下班。”虽然做区角的材料往往都是打着“废物利用”的旗号收集了小朋友家里的废旧纸板箱和购买的一些KT板,但实际上,因为对于材料的严苛要求,有一些小问题就要重新制作,反而浪费了更多的材料。“其实,如果负责区角教学的单位能够同时联系好相关制作工厂,直接根据教学内容制作配套的材料,跟纸板箱做的比起来,既精致又可爱,孩子们会更喜欢,也能把老师做手工的时间节省出来,有更多的时间和孩子们相处。”
  还有前段时间许多家长吐槽的幼儿园手工课,难度之大孩子们根本就hold不住,而这,绝大多数正是区角教学材料制作的一部分,“如果家长不能帮着做,那就只有老师做,加班做环境写教案写计划,还要24小时待机回复家长各种问题……老师也不是铁打的呀。”张凯琪继续说到,“一个天天加班的幼儿园老师,在面对调皮捣蛋的孩子时,本身也更难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指导幼儿园工作的幼教专家们缺乏一套专业且逻辑自洽的幼师培训标准,这在张凯琪看来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许多幼教专家在基层第一线呆的时间不够长,盲目学习国外,闭门造车出来一套理论,有可能并不适合我们的孩子,而且专家和专家之间的意见有时候完全相左,我们这些基层教师根本不知道该听谁的。”张凯琪直抒胸臆。“相对于小学完善和成熟的课程体系,幼儿园在这方面还缺位太多了。”(文中张凯琪为化名)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