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稿  >   当代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

当代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

日期:2017/12/13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170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尽管1976年起,包括南京大屠杀元凶松井石根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进入靖国神社战死者名录,而作为对战争的反思,自1975年起,两代天皇已停止参拜靖国神社,但每逢靖国神社参拜季,那附近少不了的就是这些极右翼跳梁小丑。
记者|姜浩峰
 
  谓阴魂,如死灰一样,尽管尚没有复燃成席卷东亚、东南亚甚至整个亚太地区的又一次大祸,但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分子,恰如没有被收进潘多拉盒子的恶魔,始终蠢蠢欲动。尽管如今的中国国力强大,中国人民绝不可欺,但善良的人们,一定要警惕啊!
 
安倍后援会都是些啥货色
  
  “几个月后人们就会忘记发生了什么,只会记得酒店的名字。因此可以靠这个知名度,来弥补事件造成的损失。”元谷外志雄说这话时,一派皮笑肉不笑的冷淡。由此不禁令人感到——见过恬不知耻的,没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
  作为APA酒店的社长,元谷外志雄著有《无法言说的国家论》《自豪的祖国日本——为复兴日本谏言》等一系列极右翼书籍。今年1月,两名在东京旅行的纽约大学学生发现——APA酒店客房放置有辱没南京大屠杀事实的书籍,该书由元谷外志雄以笔名藤诚志写成。
  随着此事被披露到网上,由此导致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态:“应以正确历史观教育日本国民。”
  当时,正值日本札幌冬季亚运会正要举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这是公然挑衅中国游客的行为。韩国奥委会则要求日本札幌亚冬会组委会就APA酒店公然摆放右翼书籍一事采取措施。
  元谷外志雄对中韩方面的规劝,则表露出不削一顾的姿态。其通过在第68次“胜兵塾”例会上致辞表态,声称绝不撤书。即使有人告诉他,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即将举办之际,如此行为会影响未来更大的生意,元谷外志雄仍再次发声说:“不会因东京奥运会而撤销这些书籍。撤书?那简直就是愚蠢!”此人还狂妄叫嚣:“这一切可能不是因为网上那个视频才开始的,而是有人几个月前就做了准备,集合了一切准备工作才做了这个视频,近两天就有一亿多点击,不会是单纯临时的事件,很大可能是有组织涉及其中,是有预谋的。”这不,还倒打一耙了!元谷外志雄在书中声称“所谓的南京大屠杀故事”是“捏造的”,是“中国军人在这里抢掠杀戮。日本军队仅仅是找出并处死那些扔掉军服、偷了老百姓衣服并携带弹药武器藏在难民营中的便衣士兵”。
  直到6月份,面对韩国方面的质疑,元谷外志雄仍大言不惭地说,这些书绝不会从酒店房间里拿走。
  元谷外志雄化名藤诚志所撰写的《理论近现代史学》一书,在完结本开篇刊登有3张照片,一张是“皇姑屯事件”亦即张作霖专列被炸现场图片,一张是南京陷落前中国声讨汉奸的招贴画,另一张是日军高价招募“慰安妇”的广告。
  元谷外志雄的用意是——证明张作霖不是被关东军炸死的,证明南京大屠杀是蒋介石等人为掩盖自身罪行编造的,证明“慰安妇”是通过广告自愿来的。
  为了让自己的胡扯传播得更广,这套放置在酒店房间里的书还配以英文。如果住店客人对此书感兴趣,那么,完全可以买回家去细读——售价是800日元,相当于47元人民币。这在图书销售平均价较高的日本来说,确实是够低廉的。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商人的元谷外志雄,有多个社会头衔,其中两个头衔比较“夺人眼球”——一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后援会“安晋会”副会长,二为日本李登辉友人会理事。
  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教授说:“所谓‘安晋会’,就是在日本对安倍晋三进行合法政治献金的民间组织。所谓李登辉友人会,则是在日本认同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理念,对其进行资金支持的一个民间组织。就元谷外志雄所在的‘安晋会’来说,主要是给安倍以资金支持,参与助选等活动。在竞选或者参与其他政治活动之时,安倍有可能会与元谷外志雄合影。类似元谷外志雄这样的人,未必与安倍有很深的个人关系。”
  如果说元谷外志雄可能只是极右翼中的安倍支持者,未必与安倍晋三本人有很深个人关系,那么持有与其类似观点者笼池泰典,则不得不说确实与安倍晋三有着不错的私人关系。特别是其妻笼池谆子与首相夫人安倍昭惠算是闺蜜。作为大阪私立幼儿教育机构森友学园的理事长,笼池泰典尽管曾公开表示对中韩人士没有歧视意图,但在这家幼儿园里,家长们,包括有韩国血统的家长们,都曾收到过园方散发写着“带有邪念的在日韩国人和支那人”的材料。
  “支那”一词,在甲午战争之后逐渐成为日本人对中国、中国人的蔑称。1930年,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曾经照会日本:倘若日方公文使用“支那”之类的文字,中国外交部可断然拒绝接受。
  但日本对此一直置若罔闻。直到其战败后,应中国代表团的要求,盟军最高司令部经调查,确认“支那”称谓含有蔑意,于1946年责令日本外务省不得再使用“支那”称呼中国。
  然而,口口声声对中国没有歧视的笼池泰典,却张口闭口“支那”。而他的此种行径,在日本竟招摇过市多年。而像茅坑里的石头般的元谷外志雄、笼池泰典们,张狂若此,又是为什么呢?
  且看元谷外志雄的预言是否成真。当APA酒店摆放军国主义图书一事曝光后,中国国家旅游局新闻发言人张利忠于1月24日表示,APA酒店这种错误做法是对中国游客的公然挑衅,严重违反旅游业基本公德,国家旅游局对此坚决反对。
  “要求酒店撤除此类书籍。鉴于日本APA酒店坚持错误做法,国家旅游局已采取相关措施,要求所有出境旅游企业和旅游电商服务平台全面停止与该酒店的合作,停止使用该酒店作为地接酒店并下架所有该酒店的旅游产品及相关宣传广告。国家旅游局再次呼吁中国访日团组和广大游客,自觉抵制APA酒店的错误做法,不进该酒店消费。”张利忠当时表示。
  元谷外志雄对此回应:“几个月后人们就会忘记发生了什么。”
  果不其然。在APA酒店继续摆放军国主义图书、元谷外志雄死硬到底的情况下,中国一些电商平台罔顾国家旅游局呼吁,仍然在平台预订APA酒店客房。2月上旬,重庆忠县人武部政工科科长周杰即曾看到某电商平台在销售APA酒店的旅游产品,及时致电纠正。然而,今年“双十一”,知乎答主王瑞扬发现,去哪儿等平台又将APA酒店产品上架。当共青团中央通过微博平台转发了王瑞扬的发现后,许多网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网友“燃竹”说:“中国人的记性还没那么差呢!我们不仅记得酒店的事,还记得南京大屠杀,还记得甲午海战,还记得戚继光抗倭,记得你们日本对我们中国的所有伤害,这辈子不会忘记!”同时,一些网友又去脸书寻找APA,进行声讨。
  与看到此种极右翼分子跳梁即显愤慨的中国年轻人不同,陈子雷向记者介绍说,在日本,大多数民众不会在朋友圈或者其他公共场合表露自己的政治主张。“他们认为这是个人隐私,日常生活中不会将自己的政治态度体现出来。只有一些极端人物会表露自己的态度。其中主要是极右翼或者极左翼人士。”
  
军国主义难道要从娃娃抓起
  
  陈子雷所谓的极右翼人士,在日本来说,主要是一些“街宣右翼”。与偏右翼的自民党不同,极右翼分子的主张,往往是突破宪法底线的。
  这些人大致的主张无非——反美、反共、反现存体制;军国主义,皇权至上;反华、反朝、反韩;大东亚战争是正义的;首相和天皇都应当参拜靖国神社;驱除所有的在日外国人。
  去日本旅游的国人,时常能看到街头有此类极右翼分子用大喇叭播放各类宣传,又如COSPLAY一般穿着二战时期旧日本军人服装招摇过市,亦有人像为先人招魂一般唱着鬼哭狼嚎般的歌曲。
  有时候,此种招摇过市并没有带来一些效果。恰如陈子雷所说,日本大多数民众极少在公众场合暴露自己的政治态度。
  那么,为何这些极右翼分子不进一步进行宣传呢?譬如在报刊刊登广告、在街头散发印刷品之类,倒也少见。原来,日本法律不允许未经合法登记的政治团体进行有政治目的的街头宣传,亦不允许其进行印刷品或广播宣传。由此,这些披着“大日本爱国党”“大日本护国团”“大日本国民党”“大日本独立青年党”“大日本生产党”“大东塾”等冠冕堂皇外衣实则无非民间团体的组织,只能寻求合法的传播途径。由此,他们发现日本法律的一个空子可钻——日本允许开着汽车放音乐!于是,极右翼分子开始买小货车,买大喇叭,买录音机,以此来进行街头宣传。
  尽管1976年起,包括南京大屠杀元凶松井石根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进入靖国神社战死者名录,而作为对战争的反思,自1975年起,两代天皇已停止参拜靖国神社,但每逢靖国神社参拜季,那附近少不了的就是这些极右翼跳梁小丑。
  与街宣右翼不同,笼池泰典之流则将其错误史观,乃至炮制出来的虚假历史,通过幼儿园进行传播。
  网络上流传着一段视频,是一群幼儿园里的孩子,在运动会上宣誓:“将日本作为恶人的中国和韩国要改弦更张。安倍首相加油!”
  这是森友学园冢本幼儿园2015年的一场运动会上的场景。大阪府教育厅去年12月接到举报,今年1月12日派人走访这家幼儿园。接受面谈的是笼池泰典夫妇——没错,当时的森友学园是一家“夫妻老婆店”,笼池泰典的妻子笼池谆子是副园长。这家“夫妻老婆店”向孩子们贩卖的是军国主义垃圾。
  笼池谆子当时在给家长的亲笔信中写道:“我没有歧视。我是讨厌韩国人和中国人。”听她那话,“歧视”和“讨厌”之间,似乎隔着许多光年一般。
  《军舰进行曲》《爱国进行曲》,这些在二战时期的日本军歌,竟然是这家幼儿园孩子们的日常所唱。网上还有一段视频显示,冢本幼儿园的孩子们在相当于靖国神社地方分部的大阪护国神社背诵《教育敕语》,演唱《同期之樱》等战前军歌。
  所谓《教育敕语》,本是日本战前军国主义教育一大重要支柱,1948年被日本国会废除。冢本幼儿园却自2001年将其列为教育内容。日本文部科学省官员2006年就指出背诵《教育敕语》不恰当。然而,冢本幼儿园却罔顾文部科学省所作结论。
  《同期之樱》是二战后期日本神风特攻队员传唱的歌曲,希望人们像飘落的樱花那样为天皇殉国。
  冢本幼儿园不仅在主页上设“靖国神社崇敬奉赞会”链接、介绍日本皇室与自卫队的活动,还要孩子们到机场等地迎接皇族、参加自卫队的活动。
  在陈子雷看来,日本民族位处列岛,没有陆上邻国,由此导致的是其没有战略纵深。二战战败后,其民族危机感并没有随着日美同盟而有所缓和。“日本人时常有美日同盟不靠谱的想法,持此想法的急先锋是右翼。”陈子雷说。
  从东京审判那一刻开始,日本右翼就开始蠢蠢欲动。1948年12月,包括南京大屠杀元凶松井石根在内的7名战犯被送往法场执行绞刑,之后尸骨在美军的全副武装押送下,秘密送往火葬场火葬。但负责焚尸的三文字、飞田和市川并未将骨灰全部装入箱子,而是偷偷将部分骨灰送到兴亚观音寺,交给伊丹夫妇秘密保管。所谓兴亚观音寺里的观音像,是侵华日军头子松井石根从中国挖掘了泥土,到日本烧制,据说是为了祭奠在淞沪会战和南京之战中阵亡的日军官兵。
  10年之后,此地建起了所谓“七士之碑”,以纪念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被判处死刑并执行的七名战犯——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土肥原贤二、武藤章、松井石根、广田弘毅。
  1976年,靖国神社里安放战犯牌位。在不思悔改的情况下,日本右翼希图修改其《宪法》第九条,重新整军备战。在舆论上对南京大屠杀极尽抹杀之能事。由此搅乱东亚甚至亚太局势。
  右翼丑态给日本带来的,是政局混乱,国际形象看跌。如何在国家舆论层面改变日本这一倾向,改变日本民族的扭曲心理,国际上该有更多事要去做。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