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民一周  >   帝国的背影

帝国的背影

日期:2017/12/27 阅读 ( 172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电视镜头里,妮基·黑莉焦虑的神色一览无遗,彷徨、恼怒乃至带着无助的绝望。
  黑莉算得上是世界风云人物了,黑莉的绝望来自于曾经的霸蛮。作为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黑莉们一向在纽约东河岸边的这座大楼里如入无人之境,带着各路小兄弟无数次通过种种议题,指鹿为马、指桑骂槐。但是在2017年12月21日那天,黑莉感到了深深的挫败和绝望。
  那天要通过一个决议,认定任何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显然,这是批评美国的。也因此,在讨论阶段美国就极力阻止事情的进展。黑莉公开写信威胁各国:美国将记下投票结果,并切断对投赞成票国家的援助。在大会投票前的发言中,黑莉威胁说,如果美国的想法得不到支持,将削减对联合国和有关国家的支持。
  黑莉之外,包括特朗普在内的各路美国高官,也在不同场合公开威逼利诱全世界。但是结果依然让黑莉绝望:占世界90%人口的128个国家,不顾美国威胁投了赞成票。
  “12·21”的意义不仅是否决了美国想法,更重要的是,在包括总统在内的美国高官公开威胁下,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把这当回事了。黑莉的绝望显露了一个事实:一个帝国正在渐渐远去的背影。
  帝国的表现形式,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特点。在资本主义时代,列宁认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形式,垄断是它最大特点。垄断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为了保证高额垄断利润必然进行经济军事化,由此产生的另一个现象,就是经济军事化导致的频繁战争。
  从20世纪历史来看,美国典型地具备了这样特征。二战后美国几乎插手了世界上所有排得上号的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南联盟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背后,无不带有美国军工垄断巨头的影子。
  有人说,美军是最有实战经验的军队。这种说法的另一个含义就是,美国军队是参与战争最多的常备军。众多战争奔波,最得益的当然是军工垄断企业,由此美国造就了波音公司、洛马公司、诺格公司等世界一流军工企业。它们赚得盘满钵满的同时,国家支出必然急剧上升,由此带来帝国的危机,这也是列宁将帝国主义看作资本主义最高形式、也就是最后阶段的原因。
  上世纪60年代的越南战争,让美国不得不在1971年以“世纪违约”方式,停止了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的做法,直接导致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世纪之交的多次战争,让美国从克林顿离任时年度财政盈余2370亿美元,到今天国债数字超过了20万亿美元。美国最近10多年借钱数量,超过了之前建国200多年来的债务总额。
  从外表来看,美国还是一个庞大的帝国。但是这个帝国正在不得不渐渐转过身去,标志性事件,就是特朗普的出现以及成为总统。
  特朗普当选总统,是美国无法选择的选择,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转身”以及“背影”。美国有过无数次貌似“政治正确”的选择,结果如出一辙:得益的永远只是那些“精英”以及垄断巨头们。那么在2016年晚秋,美国人为什么不去选择一个似乎不一样的“素人”呢?
  选择特朗普,就是选择了“退群”。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几乎退出了它看不惯的所有国际组织,放弃了所有“不合算”的国际义务。从退出TPP到退出巴黎协议到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至于有人嘲讽地说,美国干脆“退球”算了。
  为什么特朗普不断“退群”?实在是因为“臣妾做不到啊”!以TPP为例,得益的是像日本这样一批心地不纯的小兄弟,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特朗普才不会干。面对一摊子烂事,不“退群”、不“转身”,特朗普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帝国的“转身”,并不是孤例,也并非从美国开始。二战爆发时,大英帝国拥有“日不落”天下,靠着《至暗时刻》里那位首相的执着与坚韧,取得了惨胜。刚刚获胜就匆匆换上了另一位首相,开始了帝国的“转身”之路。而当年世界第二军事大国的另一个霸权主义国家,10年阿富汗战争疲于奔命之后,也不得不选择撤军“转身”,最终在西方圣诞假期里,降下了飘扬了70多年的旗帜。
  帝国的“转身”,难免有些凄凉。就像12月21日那天,黑莉遮掩不住的失望与绝望。
  “转身”之后,目送的,就只能是帝国渐渐远去的背影了。(朱国顺)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