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黑猫”兄弟,你听我说

“黑猫”兄弟,你听我说

日期:2017/12/27 阅读 ( 155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陈慈林(浙江杭州,国企干部)
 
  今年冬至以前,我脑海里又浮现出网名“江湖黑猫”的好兄弟傅勇军的音容笑貌。黑猫兄弟,我有许多话想对你说。
  闻听你去世的噩耗,我赶赴你家中吊唁,肃立于灵前,一直自命硬汉的我眼泪不争气地模糊了双眼:没想到离上次探望仅仅17天,就与你阴阳二途,天人永隔……
  相交20多年,是从读你的文章开始的。你的文章文采斐然、有血有肉,绝无矫揉做作。你同情弱者,字里行间常洋溢悲天悯人情怀;抨击时弊文风犀利,又不乏幽默诙谐:那举重若轻的笔法,嬉笑怒骂中尽显你心底爱恨。
  我久被你的为人为文所折服。虽痴长你2岁,内心却一直把你当成亦师亦友、为人为文的偶像。“文胆、侠骨、警魂”是形容你此生最恰当的“关键词”。
  20多年前,你我曾参加过多次笔会:苹果飘香时节的胶东半岛,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小兴安岭、炎炎烈日下的北海银滩和天涯海角,浓郁少数民族风情的苗山碧水,都曾留下过你我的履痕。
  我睡觉时鼾声似雷,很多人望而生畏,你却自告奋勇,甘心经受我“超级声波”的折磨。多少次联床夜话,各抒胸怀,在许多话题上“三观”相同,我为有你这样的知音而深感欣慰。
  我喜欢摄影,在我的镜头里,留下过你在小兴安岭原始森林雪地上打滚、海南岛沙滩椰林中休闲、青岛海滨旁“拥抱大海”的珍贵镜头。如今影像犹存、斯人已逝,真令我情何以堪?
  你生性随和,诙谐乐观,走到哪里就把欢乐带到哪里。虽然你是成名已久的警营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曾在《啄木鸟》杂志上发表过数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但你从不摆名家架子,热心提携了许多青年文学爱好者。后来获悉你得病,许多人争相探望你就是证明。
  你患病后,向朋友们甚至家人都封锁了真实消息,你宁愿把一切痛苦独自承当。你住院近一月,我才听说你患病的消息。我当时在苏州开会,会议结束后次日,我一早从杭州坐高铁经合肥赶赴巢湖,与南京、合肥、阜阳的朋友们结伴同来探望。你深知已罹不治之症,却淡定达观,以平和的语调安慰焦虑万分的我们。看你满头虚汗,脸色苍白,我们不忍久留,匆匆告辞。谁知此别竟是永诀!你的猝然离去,令朋友们悲痛欲绝。
  你94岁的老父曾任某军分区副司令员,子承父志,你14岁就走进军营。8年军营熏陶,练就了你铮铮铁骨和妙笔文才;脱下军装换警服,37年无怨无悔。近半个世纪的军人、警察生涯中,你5次荣立三等功,其他荣誉称号逾百。
  你昂首疾行在“路上”,没想到在离退休“终点”不到一年时,竟轰然倒下。你的英年早逝,令亲人心碎、朋友扼腕叹息。
  在告别仪式上,我受公安处领导委托,拍下了上百个现场镜头,交给公安处珍藏。世上最令人惨痛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看到老父亲颤颤巍巍脱帽鞠躬与你告别时,我的泪眼透过镜头,把这一瞬间凝固成永恒。
  我与你都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鬼神。但此时此刻,我宁愿这个世界上真有所谓鬼神,那么你的在天之灵就能感受到我对你的怀念。
  著名旅行家余纯顺说过:“生命是个过程,死亡就是回家。与其腐朽,不如燃烧。”“灰学”理论创始人孙万鹏在罹患肝癌晚期时,遵循“人无法把握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展生命宽度,增加生命厚度”的理念,以非凡勇气驱除病魔,写下了20多本“灰学”理论专著,演绎了“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的奇迹。
  而你用几十年的行动,谱写了“燃烧自己”和“拓展生命宽度、增加生命厚度”的生命华章。作为你的朋友,我认为你不输于他们,为你感到自豪。
黑猫兄弟,安息吧!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