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步步惊心

步步惊心

日期:2018/1/3 阅读 ( 137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撰稿|严文邃
 
  新读一部长篇小说《使徒》,故事很玄乎,语言很文学。小说从始至终疑雾重重,悬念不断;火坑加陷阱,迭连出现。一会儿惊心动魄,一会儿提心吊胆,它逼迫你非一口气读完不可。趣味之外,这本小说的文学气息,还相当地浓厚。
  这是一部通俗小说?我们姑且这么定义。
  作者冰河虽然是位青年小说家,但他的文字并不生涩,反倒非常圆熟、老辣。讲故事更有超一流手段。编排、架构方式也不流俗套:紧凑、密集、层出不穷且环环相扣。《使徒》写的是一个四流演员去海外贩毒集团做公安卧底的故事。主人公李可的双胞胎哥哥是个警察,在泰国一个贩毒集团高层做了七年卧底,回国办事时出车祸昏迷,而李可刚好因为打架伤人而在看守所等候二审判决。刑事处罚意味着演员之路或就此终止,他在坐牢和替哥哥去做卧底、完成警方所说的最后的任务之间,选择了后者。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除了和哥哥相貌相同外,鲜有共同之处。性格、学识、经历、谈吐,都差别悬殊。其兄为正派严谨的警员,他却是个逍遥随便的演员。贩毒集团那边的人事关系、业务特点等,他只通过十天的高强度训练粗糙了解,就不得不出发去毒窝一试周旋,难度之大、危险之至可想而知。让一个四流演员表演一段精彩戏剧,很难。让一个游戏人生者,以正义的化身,披上毒贩的外衣直接介入真实的生死谍战,人格一分为三,在各种冲突中腾挪、忽悠、装蒜、欺骗,更见不易!
  果然,李可一下飞机、一进泰国就面临必死之境,读着小说,我们只能默默祈祷,天佑李可,盼其谨慎面对,切勿穿帮,完成任务安全返国。可是作者残忍,给这个生瓜蛋子卧底挖了一个又一个坑,设置了一个又一个陷阱,真可谓步步惊心。《使徒》的故事大开大合,险象环生,李可每一番面对都在生死线上挣扎,而每次挣扎又在穷途末路时峰回路转,令人叹为观止。
  作者是挖坑设阱的高手,也是填坑越阱的行家。有这两手,小说的好故事就会层出不穷。除了一般作家吸引读者的考量外,冰河显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的双眼紧紧盯着——影视。
  影视,当代小说家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
  冰河的小说里蕴含让编辑们、导演们、制片人们垂涎的不可抗拒的精彩故事。好故事是影视作品的生命。中国的影视剧太缺乏好故事了,胡编乱造的,胡说八道的,不着边际、不靠谱码的烂故事早已人神共愤,忍无可忍。所以,一有好故事出来便吸引大批看客,并获得影视界的追捧和围猎,就不足为奇了。
  通俗小说是最容得下故事,也最容易改编成影视作品的。只是通俗文学再被正名,再被肯定,在整个文学的大雅之堂,它还是要被边缘化。中国的通俗文学大师金庸、梁羽生、古龙,其作品改编的电视剧可使万人空巷,但总体上来说,文学方面,还是略有逊色。
  冰河凭想象编织故事,尽管离奇却紧扣现实生活的本真。在遣词造句、生活描摹、思想开掘上,又富于浓郁的文学色彩。他的小说,是雅文学的大众阅读范本,也是通俗文学的更高境界。这让人想起法国作家大仲马,他精彩绝伦的故事让天下读者叫绝,被誉为法国通俗文学之王。而他作品中的文学造诣也如峣峣山岳,轻易无人敢于斗胆摇撼。中国没有大仲马。假如中国现在出现这样一个作家,那将是中国读者、中国影视、中国观众多大的幸运!
  或许,小说家冰河,可以期待。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