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聚 会(上)

聚 会(上)

日期:2018/1/10 阅读 ( 7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文·王智琦
 
 
  天气突然就热了起来,气象台首席服务官郑重宣布,上海今年已经出梅,但空气湿答答的,像一只沸腾着热气的蒸锅,不动,汗就滴滴答答顺着脚跟流到地板上。书房里的空调去年新换的,国产著名老品牌,今年一开,却不会制冷了,人在书房怎么呆得住?单刚心想,大概老天爷也在暗示我,应该与老同学聚聚了,那么就去一趟,试试看吧。
  单刚姓单,单名刚,普通话中,“单”应该读成“善良”的“善”。但中学同学喜欢起绰号,按照上海话的读法,单刚可以读成“呆戆”。呆戆这个绰号,就伴随着单刚中学读书整整四年,一直叫到现在。单刚是76届中学生,既不算初中,也不算高中,后来到夜校重新读了一张高中文凭。76届真是倒霉背运透了,如果屏到77届,就可以考大学、中专或者技校。76届就像老三届,毕业后还要去农村,虽然不用到黑龙江、云南、贵州那么远,但还是要到崇明、长兴岛、奉贤的农场去。单刚家里是独子,平常辰光呆头傻脑的,班主任不欢喜他,随便一分,就分到上袜厂做机修工。爷娘平时一直宝贝呵护,工作又跌进女人堆里,单刚完全名不副实,性格变得阴柔细腻得很。现在,年龄将近花甲,单刚更加发福矮胖起来,穿件圆领老头衫,倒像一尊笑眯眯的弥勒佛。
  同学“油条”关照单刚,礼拜六早上7点半在小区门口等,他会开车来接。油条姓刘,因为个子细高,走起路来,两条腿晃几晃几的,暴得此绰号。想当年,油条还是普通百姓的奢侈食品,不是想吃就买得起的。当年班级同学有58个,现在同学微信群里加入了30多个,有的已经黄鹤一去,杳无音讯,更有撒手离世的。单刚是走在马路上,偶然被油条看到,硬加进微信群的,他基本不发声,潜水很深。油条大概做了老板,财大气粗,经常在群里发红包。红包一出现,沉寂的微信群,就像冰水溅入油锅,噼里啪啦沸腾好一阵子。女同学尤其起劲,美人鱼似的钻出水面,纷纷点赞夸奖。不幸拿到垃圾红包才几分洋钿的,还会哭天喊地,抹泪委屈,跪求补个专属红包。油条则笑呵呵地求者不拒,大概很受用这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单刚开始觉得有趣,也抢了几回,油条就命令单刚也要发,否则不像男人腔。单刚觉得有些无聊,同学间的插科打诨甚至打情骂俏,他也插不上嘴,就深潜不动,同学聚会始终没有参加过。
  油条在微信群里呼叫:呆戆、呆戆,快点出来,我马上就要到了!单刚慌忙挎了一只双肩包下楼来。父母过世后,单刚独居一套复式楼房,面积有170多平方米。当年与前妻离婚时,单刚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坚持要房子。倒不是因为这套房子是父母帮着买的,更为主要的,是他的书房在这里,单刚习惯了看似杂乱无章的书房里,写字台上东倒西歪的书报杂志,还有砚台墨汁似臭还香的那种微醺。让单刚搬场重新弄起来,简直会要他的命。
  单刚在小区门口,缩头缩脑地四处张望,不远处,一辆乌黑铮亮的凯迪拉克车门突然打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钻出来,挥手:“呆戆,格嗒,快点啦!”果然是油条,但像现在卖的油条,酵母发过头,粗胖粗胖的。油条脑门精赤圆润,油光发亮,两道浓眉眼神犀利:“小区门口有探头,不敢停,吃了罚单算啥人的?”他的目光又盯着单刚:“长远没有碰到呆戆了,侬现在日脚好过,发大福了,哈哈哈,走在马路上都认不出了。”
  单刚陪着笑,赶紧跨入车厢后座,坐定,看见副驾驶座上,有位体态雍容的女性正笑眯眯地回望自己,以为是油条的老婆,就微微倾着前身致意:刘夫人好!油条一听哈哈哈狂笑不止,狭小的车厢内,震得耳朵嗡嗡响。那女性脸上有一丝尴尬,但稍纵即逝,仍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油条边笑边手指着那位女性:“呆戆,侬搞笑伐?这是班长乔一红啊!”
  乔一红还是保持着笑意,用镜片的闪烁,制止着油条的放纵:“好了,好了,油条啊,我讲伐,同学就是多要聚聚,否则立在面前也不认得了。”单刚有些讪讪然:“班长好、班长好!我有点老眼昏花,班长看上去比老早更年轻有气质了。”油条呼地打了个长哨,眼神颇为得意地在两人之间瞟来瞟去。
  单刚猛一见到乔一红,心里还是有点嗒嗒动,不大适意。当年毕业分配时,乔红改名为一红,表示一颗红心,坚决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还写了血书,跳上礼堂大舞台,在年级大会上慷慨激昂,很是轰动一时,成为学校里叱咤风云的人物。不少同学脑袋一热,跟着签名表决心,真的到了农村广阔天地锻炼筋骨去了。而乔一红面临分配前,突患心肌炎,病休一段时间,学校照顾她,去了街道搞团工作,后来就失去联系了。现在单刚想到乔一红当初张牙舞爪的样子,一时哑然失笑。油条见单刚笑得有些诡异,立马警告道:“呆戆,侬严肃点好伐,班长现在是区领导,妇女领袖,要叫乔主席。”乔一红和蔼地把手搭在油条肩上,轻拍两下:“副主席,副主席,算不上什么领导,都是同学嘛。”
  单刚立刻闷忒不响了,在他有限的人生经历中,很少接触领导,看见领导别转屁股就走。单刚是个闷葫芦,进了上袜厂,因为长得矮小瘦弱,嘴巴又不甜,不讨女工欢喜,躲在一边看碑帖,或者就发呆,在当时简直就是个另类。厂里宣传科汪师傅倒喜欢单刚,经常请他去帮忙出出黑板报,弄点大革命宣传气氛。单刚认真呆板,不会创意出新,领导也就不会关注他。后来,纺织行业整体不景气,走私来的丝袜成打成打,便宜到不敢相信。汪师傅气哼哼地骂着:厂里连工资也发不出,还宣传个屌?单刚稀里糊涂就下了岗,拿到几万元下岗费后,目前还没到退休年龄,拿不到养老金。在像油条这样的同学眼睛里看来,做人肯定算是失败的。
  
  
  上次讲到在油条的轿车上,碰到了班长乔一红。乔一红亲切地看着单刚:“老夫子,侬在忙啥呢?从来就不肯参加同学聚会,那么刻苦,都聪明绝顶了。”她揶揄的口吻中,带着明显的嘲讽。单刚木讷却敏感,立刻感受到乔一红那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他的头上,可怜的几根稀疏毛发,已经无力保卫中央,过早的谢顶,反而显得天庭饱满,有点像个读书人。他笃悠悠地回应道:“我们下岗工人能忙什么?天天在屋里厢看电视,射线大概吃得太多了。”说完,自嘲地笑笑,心头却掠过一丝悔意:自己怎么会那么冲动,来参加这种无聊的同学聚会。
  乔一红却毫不介意,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人生故事,从街道团委上调到团区委、机关党委、总工会,现在是妇联副主席,带括号:正处级调研员。乔一红叹着气:“我硬伤在学历,只有市青年干部学院的文凭。如果当初咬牙去读中央党校,我现在大概可以当局级领导了。”乔一红镜片后,细长的眼睛有些暗淡。油条睨着眼:“好了好了班长,侬现在好坏是处级领导,每年轻轻松松拿几十万,哪里像阿拉吃辛吃苦,太阳底下晒人干,知足了吧!”也真奇怪,乔一红听后,轻摇着头,不说了。
  单刚在脑海里快速地搜索油条的记忆。印象中,油条高高瘦瘦,坐在最后一排。平时闷屁不放一个,但开小差小动作不断,上课从来不听,成绩大红灯笼高高挂,老师看见他头大,同学也不跟他玩,属于“闷皮”的类型,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老练豪放?油条边开车,边讲:“呆戆,老是呆在家里练戆啊?同学聚会,要经常出来走动走动,过几年都要进棺材的人了,放松点,今朝有酒今朝醉嘛。”单刚不置可否,嘴一歪,笑得有些难看。
  油条其实有所不知,单刚幸而在家里练戆,练出人生的一番新天地。他父母都是工人,但崇拜读书人。父亲怕他出去闯祸,从小逼着单刚练书法,抄写毛主席诗词,还偷偷带他去拜师学艺。老师感觉单刚灵性不够,但自律极好,坐着可以纹丝不动,有板有眼,就指定让单刚练楷书。下岗后,单刚更是心无旁骛,潜心苦练,最终写出的毛笔字,好像字帖里复印出来的,一模一样。尤其难得的是,单刚小楷功夫了得,一幅成百上千甚至万余字小楷书法,规整有序,绝无一字错漏。单刚抄写的佛教经书深受追捧,有人抢着购买收藏,写字变成了印钞机,彻底改变了单刚的物质生活。尽管现在下岗在家,但他衣食无忧,弥勒佛似的脸上气定神闲,终日遨游在书法的海洋中,乐此不疲。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乔一红、油条并不知道,单刚在书法界已小有名气。现在上海人,有没有立升,啥个档次,住啥地方,一问就拎清。单刚的小区在虹口区内环,属于上海中高档。再看单刚的穿着打扮,丝麻夹绸中衫,潇洒随意,日脚应该不会难过。乔一红却视而不见,撇着嘴:“油条现在是大户,身家几千万,班级里同学数他钞票最多了。”单刚没料到,有些吃惊,看着油条油光光的后脖子上,白澄澄的一根粗项链。油条打着哈哈:“班长又要唱我了,阿拉小老百姓,啥地方来嘎多钞票。环卫工人,车垃圾的呀,赚的都是辛苦铜钿。”油条口气突然转软,无限感慨似的:“班长也帮我大忙了。”乔一红连忙制止了油条:“瞎讲点啥。”
  单刚听不懂他们的言外之意,也没有心思追问,他不懂调研员算什么级别,总归是大领导了,他心想:30多年过去,同学们都混得不错。车还在马路上飞驰,不是出城,而是转到大家最熟悉的泰安里。单刚有些糊涂:泰安里不是动迁拆光了吗?油条不耐烦地说:“早就动迁了,不过没有拆光,慧萍还住在那里。”
  提起慧萍,单刚心里别别一跳,那是他小时候的暗恋偶像,现在讲梦中情人。慧萍梳着两条长辫子,圆脸大眼,肤白纯净,清爽可人,很像后来87版《红楼梦》里扮演林黛玉的陈晓旭,美得古典而雅致。慧萍也姓林,不过那时候没人叫她“林妹妹”,而叫“洋娃娃”,属于老文雅的绰号。照单刚当年的境遇,知道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两人绝无可能,情再深,也只能深埋在心。从油条和乔一红的交谈中,单刚略微知道了慧萍的情况。当初动迁时,林家要价过高,成了钉子户。邻居都欢天喜地住进了新公房,慧萍家父亲病故,母亲突发脑梗,缠绵病床至今。动迁实际与慧萍毫无关系,她早就嫁人,迁走了户口,动迁费一分钱也拿不到。但母亲病重,做女儿的不能撒手不管,三个哥哥被嫂嫂捏牢,不愿搭手,母亲又不肯去慧萍家,宁波老太总觉得女婿是外头人,应该住在儿子家。儿子家去不成功,就死在自家床上,慧萍只好经常过来照料母亲,这次油条三番五次,才说动慧萍参加聚会,八点钟在泰安里总弄堂门口等。
  早就过了八点钟,左等右等,慧萍就是不见踪影。油条开始焦躁起来,乔一红则悠闲地哼着什么曲子,单刚竭力抑制着慌乱的心绪,想象着慧萍现在变得怎样,一定还很可爱吧。油条打着手机,粗声大嗓门:“你哪能还不出来啦?阿拉等了肚皮也饿煞了。”转而声音突然放低,“好好,侬慢慢交,我来接你。”乔一红兴奋起来:“我也要去,小辰光阿拉是邻居。”单刚不愿留在车内,索性三人一起去。
  印象中的泰安里,早就消失了,因为零散还住着几家钉子户,支弄最深处就留着几幢石库门,基本住满人,好像都是外来人员,水龙头哗啦啦地流淌,房子破败得不成样子。油条带着大家,熟悉地七拐八转,到了慧萍的母亲家,底楼东厢房前客堂,一个妇人迎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湿漉漉的黄尿布。单刚大吃一惊,这哪里是记忆中的慧萍,老得深刻,白发刺眼。慧萍倒一下子认出了乔一红,开心地叫着班长,但看到单刚有些沉吟,不敢认。油条坏笑着:“不认得啦,呆戆啊,小辰光伊最欢喜侬了。”慧萍失声大叫起来:“呆戆,侬哪能变得这样子啦,要死快了”,放肆地大笑起来。单刚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有点七荤八素,历史与现实完全脱钩,记忆与印象变得支离破碎,拼不出一个完整的画面来。
  
 
  上次讲到单刚到了慧萍的母亲家,双方一下子都认不出来了。慧萍带着大家进屋,指着躺在床上的母亲:“伊今早有点热度,约好的阿姨临时有事,来不了,我实在是走不开啊。”她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油条,油条嘴里啧啧做声,摇头不语。乔一红则像领导干部在走访慰问,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慧萍应接不暇,说也不是,不说也不好。慧萍的母亲高寿90岁,脑子很清楚,就是不能动,睁着眼睛定样样地看牢慧萍。乔一红问:“为啥不送养老院?”慧萍苦着脸:“好一点的养老院钞票太贵,再讲老娘也不肯去,死也要死在家里。”大家叹息着,话题就在今后自家如何养老上转。凑巧的是,慧萍的三哥三嫂突然从天而降,三哥得知实情,体贴地放慧萍去参加聚会,喜得大家连忙拖着慧萍就要走,慧萍赶紧梳洗一番,关照阿哥阿嫂几句,就一哄而出。
  车往金山廊下镇飞驰,那儿有许多农家乐,吃住随意,油汪汪的土鸡和大锅菜饭尤其诱人,油条说他经常去,就像隔壁家的食堂,这次召集同学聚会,愿意小住的,还可以鸳梦重温,大手牵小手,只要不犯原则错误,家中红旗不倒。车上,单刚坐在前排,乔一红和慧萍坐在后厢,两个女人嘀嘀咕咕说着话。慧萍突然大哭:“我也想出去白相啊,实在是老娘走不开,哪能办呐,我命真是苦。”林妹妹还是个哭气包,单刚不明就里,心里发苦,讲不出话。油条晓得慧萍情况,大咧咧地讲:“老早就劝你和那个死男人离婚,嘎戆的男人,要伊做啥。”慧萍低低地抽泣:“伊不肯离,人也经常寻不到,哪能离法啦。”乔一红此时摇身变为妇联主席,开始为慧萍出谋划策,维护妇女合法权益,慧萍只会抽泣点头。单刚觉得胸口隐隐作痛,“洋娃娃”真的变成林妹妹,悲剧人物,一语成谶。
  车到廊下,班级同学已经围成三桌,不耐烦地翘首盼望着。看见他们四人姗姗来迟,做服装生意的毛老板举着酒杯:“来来来,迟到者先罚三杯酒。”油条爽气:“没问题,但下午还要送慧萍回去。晚上阿拉住下来,一醉方休。”乔一红稳笃笃地接过酒杯:“不好意思,同学们,我们晚到事出有因。既然毛总发出酒令状,我先自干为敬,给各位同学赔罪。但三杯后,毛总也要陪我喝三杯,敬我三杯,我再回礼三杯,不多,就九杯,大家看怎么样?”众人齐声喝彩,轰起来,桌上放着三瓶五粮液,毛总先气馁败下阵去。都说女人一般不喝酒,喝酒女人不一般,毛总每次惹班长,最终总是溃不成军。于是,乔一红象征性地抿了一口酒,聚会其实就是聚餐。
  单刚拣了个落角的位置,不动声色地看着三桌上狼烟四起,喧嚣闹腾,没人特别关注到他,他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单刚发现,乔一红酒量惊人,喝着五粮液,像喝矿泉水,她非常活跃,频频走动与人敬着酒,毛总脸色酡红,说话语无伦次。油条因为开车不能喝酒,到处煽风点火,气氛极为热烈,很少有人愿意老老实实枯坐着。单刚没想到,慧萍端着茶杯悄悄走过来,他赶紧站起来,四目相对,片刻无语,光阴流转,印痕仍在。慧萍哀怨地说:“你一定觉得我现在很傻很丑吧?”单刚憋了半天,冒出一句:“我也是个糟老头子嘛。”慧萍有些哽咽,泪光一闪,扭头便走,后脑勺留给单刚几绺刺眼的白发。
  喝到这个份上,都有些醉醺醺、迷糊糊的,还是油条脑子最清醒,他口气有些低沉:“同学们,班长今天也有些喝多了,我就自说自话,代表班长讲几句。”乔一红歪斜着身子,朝着油条抛媚眼:“油条全权代表、全权代表。”油条咧着嘴:“现在微信上都讲,六十跳,七十笑,八十挂墙上。我们同学聚会,聚一次就少一次,所以有空请大家一定要来聚。前两天,刀疤开摩托车载客,撞上了土方车,右脚骨折,我已经代表大家去看望过伊,伊实际上老想今天来聚会的,哪能来呢?现在躺在医院里,嗷嗷叫呢。”
  油条不油腔滑调了:“大家晓得,刀疤没有小孩,找了个离婚的外来妹。就是有小孩又怎么样?像慧萍那样照顾母亲的事体,再也不会发生了。小孩不要让阿拉掏空钞票就烧高香了,指望伊拉来照顾侬?梦也不要做!同学感情最深,以后老了,大家抱团养老,寻一个养老院,天天跳舞吃老酒,多少开心,大家讲好伐?”又是掌声、叫声、嘘声。单刚听了有些热泪盈眶,油条的话,戳中了他的心坎。尽管现在衣食无忧,生活充实,但一旦生病老去,一人独居,毕竟孤独寂寞,啥人来照顾自己啊?
  慧萍心里惦着老娘,急着要赶回去,乔一红也不愿住宿,单刚就搭顺风车,反正有他没他无所谓。还是四人一辆车,油条先送慧萍、乔一红,最后送单刚。单刚见油条开车辛苦,不好意思,坚持让油条到家里坐坐。油条推开书房门,见满屋子精致红木家具、落地大书橱,写到一半的长卷小楷,不觉愣了。分别三十多年,中学同学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有着饱满的曲折故事,可以写长篇小说了。单刚熟练地泡上一壶陈年老白茶,白烟氤氲,汤色金黄。油条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还是侬会得享福。”单刚淡然一笑:“看书写字,一个人习惯了。”油条颇有深意地盯着单刚:“呆戆,今天我为啥要接你和班长、慧萍,晓得伐?”单刚懵懂不知:“为啥?嗳,好像是不顺路啊。”油条坏笑着一饮而尽:“我就是想撮合撮合你们,慧萍迟早会离婚,那个混账王八蛋根本不负责任。班长现在也单吊,伊的男人去年猝死,本来是医院里的院长,日脚老好过的。”
  单刚倒茶的手突然僵忒了,他没想到油条会说出这番话,动这些小脑筋。油条是有些粗坯,但粗中有细,还是同学感情深啊!这次短短的聚会,弄得他有点猝不及防,眼花缭乱。这个世道人变得太快,单刚心里一团乱麻似的,看来昨天客户来催的《六祖坛经》长卷,不能按时交货了……
  
           
  乔一红回到家里,有些头疼脑昏,毕竟白酒喝了不少,这是丈夫董医生猝死后,她第一次在外面如此放肆。现在,中央“八项规定”一出,公款消费立马销声匿迹,主管经济、城建的部门,党校同班读书的同学,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在外面觥筹交错,更何况像妇联这种清水衙门呢。说来有些意思,乔一红的发迹倒与喝酒有关,当年她从街道借调在团区委时,年终迎新晚宴上,团区委书记大张不胜酒力,喝得酩酊大醉,部队转业的组织部王部长却趁着酒兴,不停地渲染铺张:“能喝八两喝一两,这样的干部靠边站;能喝半斤喝一斤,这样的干部要培养。”乔一红当时单纯,脑子一热,冲上去就与王部长接连敬酒,喝得面若桃花,看上去不胜娇羞,却歪打正着,自此官运亨通。如今退为虚职调研员,有官职却无实权。底下的小年轻精灵滑透,早就改换门庭。坐在办公室里,竟然一天没有一个电话进来,乔一红还以为线路出了问题,就用自己手机拨打,铃声刺耳地响了很久,乔一红愣怔怔坐着。原来回到家里,还有丈夫嘘寒问暖的,现在,唉……
  乔一红猛然想到了单刚,同学中,呆戆变化最大,变化在哪里,却一下子讲不清楚。乔一红感觉无聊透了,她机械地在电脑度娘上,打出“单刚”两字,海量信息潮水般迎面扑来。“书法家”?乔一红疑惑地揉着眼睛,确实有图有真相,照片上,单刚矜持地朝她微微笑着。“著名书法家,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师从张天时等名家,功底深厚,小楷尤为精湛,深受藏家追捧……”千真万确,就是单刚,在一篇人物采访报道里,特地强调单刚是“自学成才”。乔一红不觉瘫坐在椅子上,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班级里毫无争议的佼佼者,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她都无愧于一班之长。
  门“咣当”一声闷响,乔一红从懵懂中回过神来,儿子董健阳倚在门框边,大喇喇地叫着:“妈,这么晚了,还发愤学习啊?”果真,时间已是晚上10点多。乔一红怜爱地瞧着宝贝儿子:“啥地方去了?这么晚回来。”董健阳情绪不高地回应着:“和丽丽去迪吧跳舞了。”儿子已有二十七八岁,乔一红伸长脖子盼望着早抱孙儿,儿子却走马灯似的,女朋友谈了不知有多少,玩性太大。董健阳有些吞吞吐吐地叫着妈,乔一红目光里充满慈爱,老董早逝,儿子就是命根子。儿子有些费劲地嘟哝着:“妈,我不想在银行干下去了,整天站在大厅里,低头哈腰的,真没意思,帮我找个国企吧。”
  宝贝儿子真是会折腾,乔一红暗自叹着气。年轻时,夫妇俩事业心强,老人家带孩子时间多,俗话说隔代亲嘛,养成了不少坏毛病,等他们发觉,赶紧亡羊补牢,儿子最终考进二本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找人托关系,进了现在的银行,收入稳当。董健阳自己拎得清,外企不可能要他这样疲疲塌塌的人,听说国有企业现在开始好过起来,动心了。乔一红的脸上并没表现出什么,还是和颜悦色地劝儿子:“银行是金饭碗,多少人撞破头都进不来。国企的事,妈帮你留心着,啊。”她心里明白,现在这种状况,她能够去找谁帮忙啊?不过就是个搪塞。
  董健阳这才高兴起来:“妈,丽丽喜欢潜水,我想和她一起去马尔代夫,你就出点血,坏两张分。”乔一红是儿子家里的取款机,只是现在她越来越感到不胜重负。要多少?儿子轻描淡写地:“给个5万吧,不够我们自己掏。”5万元不是小数目,乔一红犹豫了一下,儿子立刻拿出了杀手锏:“妈!您留着的钱,不就是给我用的嘛。”
  乔一红手头,确实有着数百万元的存款,儿子不知道确切数字,只知道家里有钱。董医生是开刀的外科大夫,单位医院里拒收红包,但双休日外地医院请他去开刀,红包一出手,至少上万。董医生节俭自律,没有抽烟喝酒恶习,收入全部上交乔一红。因为猝死,实打实地藏下百万元外快,当然不像贪官受贿,而是劳动所得,属于灰色收入。但乔一红精明过头,现在住着徐家汇高档公寓,还有一套当初机关分配的老工人新村房。乔一红坚信房价要跌,一直持币观望,手中的钱,从可以买一套相当不错的住宅,到一间卧室,直至缩水到现在,大概可以买家里的一个厨房间。儿子若结婚,徐家汇的这套房子肯定就给他了,自己住到煤卫合用的老公房,想想也不会习惯。老董走了两年,自己总归也要找个伴,伴伴老,可找谁呢?乔一红承认自己眼光挑剔,个性太强,再找个老董那样的,恐怕大海捞针。
  乔一红没有一点睡意,看着微信群里,同学们发出来的照片和视频,油条上衣纽扣半开,拎着酒瓶与人碰杯,桌上杯盘狼藉。大概他们还去歌厅了,几位男女同学正在激情演唱:“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有的半搂半抱地跳着舞。乔一红知道,同学们都是逢场作戏,一晌贪欢,她也很想能够像他们一样地疯,一样地狂。想当年,乔一红的歌喉与舞姿,在机关里力压群芳,风头无二,年轻就是资本啊!如今退到职业舞台的边缘,追光都打不到鞋脚面,谁会来关注自己呢。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儿子恐怕也靠不住。
  乔一红突然又想到了单刚,他不是离婚了吗?瞧这光景,应该混得很不错。当年班级里那么不起眼的小萝卜头,竟然干出了这番大事业,绝对没想到,没想到。乔一红摇晃着头,在今天互加的单刚微信上留言:今天碰到你很高兴,特地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乔一红没看时间,已经深夜11点半了。没想到,单刚即时回复:我也一样高兴,加了一个握手的表情,乔一红顿时感到心里暖融融的。
  第二天,坐在办公室里,乔一红仔细回味着昨天的聚会和单刚的言行举止。沉吟良久,她字斟句酌,给单刚的微信留言:想请老同学给我写一幅“心经”,望能熨平我心。世事无常,相逢是缘,同学情深,天长地久。写罢,乔一红纠结忐忑了许久,总感觉此举有些自跌身价,心中委屈,却又无处诉说,一咬牙,发了出去。不料单刚那儿却毫无动静,有心想要追问,又扯不下脸面。乔一红在尴尬与纠结中,恍恍惚惚,过了一天又一天……
(未完待续)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