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卖花渔村的老洪

卖花渔村的老洪

日期:2018/1/17 阅读 ( 245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尘世伊语(安徽黄山,国企职员)
   
  早就听人说歙县的卖花渔村是个大型的盆景基地,整个村子像条鱼形,好美的名字,记在心里一直想去,这个周末终于成行了。
  一路问路,车子小心地爬过一座大山,90度的急转弯,让我们都出了一身冷汗。老公倒是一副很知足的样子,他早些年来过一次,翻过一座山,要走几个小时的山路才进村,现在能有水泥路,已经是很庆幸了。
  车子停在村子口,我们再回头看看,那座大山就像个天然的大屏障,把这神奇的小村庄藏得与世隔绝开了。村口早就站着个人在等我们了,他就是老洪。
  老洪是老公在岩寺的上九庙会上认识的。两人先侃起了盆景、树种、培育的过程……越谈越投机。白手起家的老洪早些年出门闯荡,拉着一卡车的盆景和树苗,穿梭在各大城市。因为小的事故,人被扣了半个月,再出来时,车上的树苗全死了,一共损失了好几十万。回到原点的老洪继续在卖花渔村一心一意地养着自己的徽州盆景。
  老公把老洪的传奇般的经历津津有味地讲给我和女儿听。听到老洪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他家去看盆景。我和女儿一听,顿时被勾起了兴致,当然要去,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位“神人”怎个神法。
  老洪说自己六十岁了,可我看他那外貌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黝黑,泛着健康的光泽。我们穿着羽绒服,他身上只是件单外套,看起来很精神。他看见我们来了,笑得很开心,大步在前面给我们带路。
  卖花渔村整个村子窄长形,一条小溪伴着一条路,穿村而过,两边林立着商铺和住家,连垃圾箱都盖成了小屋状,架在了溪水的上面。
  我问老洪村子的概况,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看这村形不怎么像鱼,不过这盆景确实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是我们老祖先传下来的。”
  我们越往村里走,越能感觉到外富里穷的差距。老洪愤愤地说道:“村里只要来了人,都被前面的人拦住了,根本都走不到村子里面去。”确实家家户户门前都有盆景。我们跟在老洪后面,不时有人有叫卖道:“来看看,我有好盆景,便宜点卖给你。”
  走过一段很长的路,老洪带我们进了一个园子。这就是村尾,紧靠着大山。三层楼的房子就是老洪的家,园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盆景。
  老洪骄傲地给我们看了他的迎客松造型的罗汉松,倒挂形的梅桩,金弹子的丛林形盆景……还有好些养在大山深处的优良品种,那份神情像介绍自己的孩子。
  盆景是浓缩的自然世界,小中见大的传统艺术。徽州盆景作为一份传统的技艺流派,它的渊源由来已久。培养一盆盆景,除人力、精力,更多的是时间。老洪给我们看了他的一株巨型罗汉松的盆景,是从分产到户时扦插,像照顾孩子般的精心培育过来的。有人出价二十万,他都没舍得卖。
  养盆景看形,可这形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造就的,它们有着园艺师自身的艺术造诣、对美的理解和追求,以及岁月的打磨。
  老洪自幼就喜欢盆景,买书自学,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他扦插的技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水平。在老洪心中一直有一个梦——要有自己的盆景基地。
  老洪给自己培育的每一盆盆景都取了个名字。他指着一盆郁郁葱葱的双枝型盆景,只上到小学四年级的他,对着盆景口中吟颂着白居易的《长恨歌》:“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徽州天地间的灵气造就了徽州盆景,日积月累对盆景艺术的追求也让老洪对人生有着与常人不一般的追求。
  老洪把“天时地利人和”的理论,用于他的盆景培育中。说起土壤、温度、湿度对盆景培育的影响,他分析得井井有条。此时,目光清亮,看得出他对于未来的规划,有着自己的梦想。
    老洪一生未娶,用他自己的话说,人倒霉了,穷了,谁都瞧不起。老公对他说:“你把钱都存起来了,存在盆景上了。”他哈哈地笑,笑容很灿烂。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