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特朗普总统,离谱不离谱?

特朗普总统,离谱不离谱?

日期:2018/1/17 阅读 ( 524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特朗普执政一年多了,虽然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仔细想想,又都是在美国政治的大框架、主要方向上推进的。或许,他是以商人的敏锐嗅觉,感受到这场“权力的游戏”的规则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从而主动适应这种变化?或者,按照CNN的说法,他是在“重新定义美国总统”的概念?
撰稿|陈 晟
 
        如今,唐纳德·特朗普先生已经就任美国总统一年了。在这一年中,他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新闻热点和社交话题的头号制造者,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其他主要国家;一些中国读者,甚至将他的名字戏谑地翻译为“川普”,从中也可以看出关注的热度。
  对普通人来说,特朗普身上最大的看点,当然是他那些一反常规的做法了,正是这些,让他成为了一位“非典型”的美国总统;有人因此赞扬他锐意改革,也有人认为他有精神疾病,甚至有人提出来,他会不会彻底改变美国的发展方向,进而影响到这个世界呢?
  不妨一起来梳理一下特朗普这一年来的“成绩单”,相信大家就会有自己的判断了。
 
做了些啥?
 
  无论对特朗普的看法如何,有一点应当是有共识的:特朗普太高调了,也太能折腾了,几乎每周都能产生一个新闻热点。用“勤奋”二字形容,应当不算过分。
  比如,特朗普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而且一说就是惊人之语,包括对于其他国家、地区领导人的隔空喊话,坊间将其戏称为“推特治国”:他把朝鲜领导人称为“小火箭人”,惹得对方回呛他是“老糊涂蛋”;然后又很孩子气地宣称“我的核按钮更大、更有劲”;他骂巴基斯坦、巴勒斯坦都拿了美国的援助却又不卖力反恐,惹得两国政治家纷纷表示“不给就拉倒”;他对伊朗德黑兰爆发的骚乱公开表示支持,还威胁要退出伊核协定,惹得伊朗方面极为不满……估计白宫一帮幕僚都会头大,这可是堂堂的美国总统啊,怎么说起话来不过大脑,想咋说就咋说呢?
  当然,特朗普这一年里,可不仅仅是光惦记着发推骂人,还是做了几件大事的: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退出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挑战奥巴马医改法案并将其部分废除;颁布了大规模减税的法案;百折不挠地推出针对特定国家和地区的旅行禁令;派遣空中力量,参与打击ISIS直至将其基本消灭;宣布美国驻以色列使馆将迁至耶路撒冷;开始在美—墨边境上试验各种“墙”的设计方案;开始收紧移民的口子,包括宣称要废除“绿卡抽签”、取消“追梦人”政策、从经济上制裁“庇护所州”……客观地说,对于美国而言,这些举措都是意义深远、影响巨大,甚至对于整个世界的格局,都有或明或暗的影响。
 
发神经吗?
 
  不消说,特朗普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各国媒体和民间都感觉非常惊讶,有些媒体甚至酸溜溜地表示,怀疑特朗普的精神状况有严重问题,这么一来,他的那些出格举动,就很好解释了。还有人认为,特朗普就是个意气用事的“呆霸王”,甭管对不对,只要是奥巴马留下的政策,统统都要反对!
  然而,平心静气地来看,特朗普这一年来的施政,依然具备高度的可预期性,而且宗旨始终如一,看似狂飙突进,实则步步为营。
  比如,无论是退出TPP、修墙、退出气候变化协定,还是减税、颁布旅行禁令、收紧移民口子,哪一项是在特朗普当选之前,没有公开宣传过的呢?在竞选造势之中,这些治国理念早已成为他的标签,被无数次大声喊出来,在新闻节目中一遍又一遍地讨论,如今真的付诸实践,又有什么意外呢?
  当然,按照美国总统竞选的惯例,竞选时许的诺言,上台后抛到九霄云外,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毕竟,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竞选时图个嘴痛快,邀买人心啥都骂;上台之后才发现根本无力兑现,也就黑不提白不提地蒙混过关,厚着脸皮装糊涂了——但特朗普居然把这些竞选口号都变成了现实,多少让美国媒体和民众有些难以适应了。
  同时,贯穿上述政策、举措的,有一项最核心的理念,那就是特朗普从竞选时就高擎着的“美国优先”的大旗。
  当然,无论是哪一任美国总统,首先考虑、着重考虑的,都是美国自身的利益。不过,在此之前的美国总统,似乎都更侧重于抢占道义上的制高点,特别是为了攫取和维持美国的海外利益,总会打着“民主”“ 人权”的旗号去干涉他国内政;这样,当然就不得不把自己说成是“大公无私”“ 文明楷模”,为自己的行为找个光面堂皇的借口,又咋好意思把真话都说出来呢……然而,到了特朗普这儿,就像超人一般“内裤外穿”,撕掉那些遮羞布,直接把美国的利益挂到了嘴边。
  比如,TPP是在特朗普手里给退出的,但就算是奥巴马时期,对于TPP也是貌合神离,一直磨蹭到卸任,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谈判期间,美国就唧唧歪歪地要求发展中国家承担更多责任,甚至被批评借该协定来妨碍新兴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如今的退出,不过是感觉吃亏而已。又比如这次将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看似特朗普心血来潮,殊不知美国国会早在1995年就通过了相关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要求总统在1999年前将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只不过是此后的几位总统,都利用法案中的“暂不实施”条款,将此事拖延下来而已。
  换句话说,特朗普的这些举动,看似离谱,实则并非离经叛道,更不是随心所欲,只不过是水到渠成、图穷匕见而已。与其说他没有政治常识,不如说是“不懂规矩”,几句话就撕破了皇帝的新衣。
 
进退自如?
 
  反过来说,特朗普的上述举动,也并不是一味的突飞猛进,相反,他非常懂得中庸之道,在许多问题上体现出了妥协和退让。
  无论特朗普是不是缺乏政治常识,有一点他应当是非常清楚的:美国政治强调“三足鼎立”,总统的权力虽大,但必然也要受到议会和法院的制约;再加上驴象党争的基本面,单打独斗肯定是没戏的,甚至可能搞到“政令不出白宫南草坪”的尴尬地步。
  因此,在共和党内尽力争取支持,在国会中尽量拉拢中间派,就是特朗普必须做到的功课。对于普通选民,大可以通过各种不切实际的口号去忽悠;但国会议员可都是人精,如果没有利益交换,谁会理你啊?
  因此,不难看出,特朗普的不少政策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在制定细则和实施落地时,会有不同程度的妥协,在实现主要目标的前提下做出退让。
  最明显的,一个是共和党版本的医保法案,民主党参议全票反对,甚至有3名共和党参议员临阵倒戈,导致该法案在参议院闯关失败,乍看起来是特朗普的惜败;但特朗普也成功地废止了奥巴马医保法案中的“税收惩罚”条款(不参加指定医保计划者,在缴税时不能扣除这一块,实际上会多缴纳一些税款),让奥巴马医保成了“没牙齿的老虎”,边缘化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另一个例子,是针对特定国家和地区的“旅行禁令”。该禁令先后两次被联邦法官阻击,特朗普随后缩减了禁令的适用范围,加入了一个无关痛痒的朝鲜(朝美两国并无外交关系,朝鲜能赴美旅行的公民更是屈指可数),删掉了伊拉克(海湾战争中,不少伊拉克国民为多国联军效劳,充当翻译官,禁止这些人入境很容易招致批评),就被联邦最高法院顺利放行(在9位大法官中7:2通过)。此外,之前特朗普放话要废止奥巴马时期的“追梦人”政策(DERAMER,即允许儿童时期就来到美国居住的非法移民不被驱逐),但落到执行层面,估计还得等好几年呢。
  不难看出,尽管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像是堂吉诃德,摆出了一副不向国会山低头的姿态,但实际其政策主张依然具有高度的灵活性,符合民主、共和两党小打小闹、心有默契的传统。说他精神有问题的人,要么就是图个嘴痛快,要么就是被特朗普的表演给成功地忽悠了。
 
为何如此?
 
  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既然特朗普并不是丧心病狂的疯子,也不是对政治一无所知的傻瓜,他为什么又要时时处处刻意表现自己的另类,不惜被众人当成嘲讽的靶子呢?
  本文作者认为,这是特朗普精心筹划的结果:看似推特乱开炮,实则四两拨千斤,刚柔并济地推销自己。具体来说,一方面是利用了“锚定效应”,一方面是为了守住基本盘。前者是为让政策主张得以推行,后者是为自己的连任谋划布局。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做“锚定效应”(Anchoring Effect),即预先给出的信息,尽管信息接收方并不一定赞同,但依然可能会给其决策带来先入为主的影响。
  比如,有个经典段子,说是某个留学生给国内的父母写信,先说自己滑雪摔断了腿,住院费花了三万多美元,手术中不幸感染了HIV病毒,但在住院期间和一名同性护士建立了感情,准备近日在荷兰结婚……信纸翻过来,只有两句话:“爸爸妈妈,上面说的全部是假的啦,逗你们玩的!对了,我的期末考试又挂科了。”
  心惊肉跳的父母,看到这儿,一定是喜极而泣——还好,他没有摔断腿,没有感染HIV,也不会和一个同性护士结婚……至于期末考试挂科,相比之下真是无所谓了!
  一场暴风骤雨,居然就这样轻易化解。而这里的“锚”,就是预先开出的一大堆很不合理的条件,给对方拒绝和否定的空间,以此来保护自己的核心诉求顺利闯关。另一方面,搞“推特治国”,时不时放一些不切实际的狠话,则是为了讨好部分选民,确保票仓不失。
  众所周知,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获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以“铁锈带”为代表的保守倾向选民的支持。如果特朗普谋求连任,抓牢这些选票,就是他参选的最基础战略。相反,当年支持希拉里的各州,和特朗普的风格、倾向有本质差异,无论他做什么,基本上都会在这些州引发一片嘘声,讨好这些人毫无用处。那么,作为理性人而言,该做的当然就是让盟友开心,给对手添堵了。
  具体而言,特朗普在推特上、在行政之中,很多言行都迎合了这一部分“白人中年男性、体力劳动者”群体的精神诉求,给予了他们极大的精神满足。比如,收紧移民限制,赦免因残酷对待非法移民而遭起诉的亚利桑那州治安官乔伊·阿尔派约,威胁要停止对“庇护所州”(即州法律规定,对于没有其他犯罪行为的非法移民免予遣返作业),都是为了“雇美国人”;怼朝鲜、怼伊朗、怼巴基斯坦,都是为了证明“总统是个强势的爱国者”;抨击CNN是“假新闻”,是为了迎合一部分人对媒体的阴谋论猜想。
  当然,这里头也不乏更复杂的利益考量。比如,前几天司法部长赛申斯宣布,要求各个联邦检察官严格履行职责,打击任何涉及大麻的犯罪,这不仅是履行竞选承诺,也是向那些表昂个人自由的“深蓝州”敲响警钟。比如,反对打击大麻政策最厉害的,是一个加州副州长,而该州的大麻产值估计加起来有多70亿美元,这一纸禁令就给断了,州长当然急眼了。
  进入新世纪以来,网络和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已经越发凸显;相应的,传统平媒的地位在日渐衰退。比如,去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反叛军控制了电视台,埃尔杜安则利用社交媒体为自己发声,最终赢得了民众的支持。可以说,在未来的政治活动中,谁占据了新媒体的主动,谁就能在获得更多的支持。因此,特朗普发出“暴打CNN”的搞笑视频,不惜和媒体翻脸,也尽量在社交媒体上做出一副亲民、果敢的样子,着重打造自己的“人物设定”,就是看重了新媒体在未来的价值,为自己的连任谋取支持。
  特朗普执政一年了,虽然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仔细想想,又都是在美国政治的大框架、主要方向上推进的。或许,他是以商人的敏锐嗅觉,感受到这场“权力的游戏”的规则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从而主动适应这种变化?或者,按照CNN的说法,他是在“重新定义美国总统”的概念?
  希拉神话中的英雄赫拉克勒斯曾经放下豪言,一天之内打扫国王的巨大牛圈,最终神奇完成。而今日的特朗普,或许也正在做这样一件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呢?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