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  >   梦的共振:从芝麻开门到一带一路

梦的共振:从芝麻开门到一带一路

日期:2018/1/17 作者: 金姬 阅读 ( 297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从智库合作探讨的角度:一方面需要思考如何在新形势下借助于当前“一带一路”的契机,使中国和中东各国经贸合作能够进一步发展,走向一个新的台阶。另一方面,也需要思考如何与中东各国开展更加密切的合作,在中东地区共同努力创造出一个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和平稳定的环境。
撰稿|王泠一 记者|金 姬
 
  在中国60后和70后的童年,是电视都未成芳华的年代。那时中学的图书馆里都有一个流转率极高的多卷本——《一千零一夜》,那是阿拉伯文明献给世界的神话“天方夜谭”。其中,经过惊涛骇浪在海湾避风港隐秘山洞前、打开财富之门的密语,就是神一般的“芝麻开门”!神话中凭此密语、打开财富之门并且获得人生幸福的勇士叫阿里巴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哪怕是战争、还是海盗,阿里巴巴都充满着智慧、乐观和无畏的勇气。
  有意思的是,改革开放之初的魔都曾经流行一首吉他伴奏的歌谣——“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只是再后来,拥有阿拉伯语本科、硕士专业的上海在中国和阿拉伯经贸往来中并没有获得先发之机,一马当先的是一个叫马云的快乐青年,而他的公司名号就叫“阿里巴巴”。
  当然,勇气是起跑线上的英姿,打开财富之门的关键还在于掌握“芝麻开门”这样的密语。在中国梦的新时代,同样做着中东梦的阿拉伯智库精英们把新密语理解为“一带一路”。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中阿智库精英关于梦的共振吧。
 
智库之约
   
  2018新年第二个周末的魔都,记者所遇见这场东方色彩浓郁的头脑风暴要远远精彩于任何沙漠风暴。而这场主题聚焦“一带一路:中国与中东合作的新机遇”论坛,由国家高端智库上海社会科学院和国际顶级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联合举办。  
  对中国以及上海的各大高校来说,布鲁金斯学会都是口碑很好的学术合作伙伴。布鲁金斯学会创建于1916年,后由1916年成立的政治研究所、1922年成立的经济研究所和1924年成立的罗伯特·布鲁金斯经济政治研究学院合并而成,取名于学会成立时的理事会副主席、圣路易斯市企业家、华盛顿大学董事会主席罗伯特·布鲁金斯。1986年,上海社科院开始同布鲁金斯学会交往。
  从历史上看,它对每一届美国新政府都会提出国际局势分析报告,尤其对民主党政府影响巨大,甚至有36位资深研究员先后在奥巴马政府中任职。布鲁金斯学会同时在国会进行院外活动,向国会施加影响;如近期质疑特朗普突然单方面调整耶路撒冷地位。2005年,布鲁金斯学会顺应全球化趋势制定其新的战略:发展成为全球性智库。为此,于2006年分别在卡塔尔和北京建立了布鲁金斯多哈中东中心和清华桑顿中国中心,2012年又在印度新德里建立了印度中心。这些海外中心的成立使学会的研究领域、研究人员和研究推进的国际化程度更加深入。
  而此番在上海社会科学院举行的“一带一路:中国与中东合作的新机遇”论坛,涉及中东研判的智库阵容就极为强大。如由上海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和国际丝路学院具体邀请的重量级国际嘉宾就有: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主任塔力克·尤素福、约旦前能源部长易卜拉欣·赛福、世界银行北非经济研究局局长(原突尼斯央行行长)穆斯塔法·纳布利、黎巴嫩前经济与工业部部长纳赛尔·赛义迪、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何安胜等。而中方出席论坛的重量级嘉宾有: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中东学会名誉会长杨福昌;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前所长、中国中东学会会长杨光;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黄子恒;清华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所教授丁一凡;上海社科院党委书记于信汇教授等东道主的智囊们。
  这些高端智库人员不仅履历丰富、和政府联系密切,而且穿梭中东各国、掌握彼此诉求,更主要的是具有和平与发展的使命感,愿意一起来缔结共同的梦想。
 
梦想之源
   
  根据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何安胜的研究,中国沿海与中东阿拉伯世界的航海贸易从元朝就开始了,那个时候美国还没有诞生。他的研究心得显示泉州就是历史上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窗口,它把中国和其他国家联系在一起。当时有很多穆斯林商人,他们把从商特性、包括东南亚国家做生意的方式融合在泉州这个地方,今天这个身影犹存。除此之外,海事博物馆有很多当年穆斯林留下的墓碑。中国1978年重新回到全球贸易怀抱,在邓小平的倡议下,泉州也是中国大陆第一个通向国外贸易的窗口和门户。何安胜,这位在阿拉伯世界享有极高声誉的著名学者还认为,泉州穆斯林的存在对于中国来说是长期可续签的资产,可以继续让它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资产。如今阿拉伯的冶炼炼油者已在泉州常驻,历史在不断重演!从这个角度看,泉州既是中国的,也是阿拉伯的。
  历史很丰满,现实的挑战依然严峻。2011年,西方偏执狂式鼓捣出来的所谓“阿拉伯之春”,其恶果就像潘多拉之盒释放的魔鬼一样挥之不去。就在上海社科院论坛的前夕,突尼斯再度爆发大规模的街头抗议冲突,警方逮捕了一千多名有暴力冲击行为的青年抗议者。说到底,还是西方口头承诺的投资和援助全部落空,失业率和基本物价连续多年居高不下,政府财政开支日益紧张、短缺。在这个当年“阿拉伯之春”的首发之地,因为缺乏公共产业和私人投资、公务员成了最好的就业岗位。目前,突尼斯各类公务员人数高达400多万,占就业总人口比例为20%,其工资总额占国家财政支出的比例也高达14%。可是,只有1000多万人口的突尼斯,哪需要这么多公务员呢?而非公务员的就业者,平均每月工资为120美元,养家糊口是十分艰难的事情。但就是这样,突尼斯人仍然有梦想!
  论坛上,穆斯塔法·纳布利甚至如此表白:关于这个白日梦的问题,今天就是如何对中东做梦,为什么我们在充满噩耗、梦魇一片的中东还有做梦的权利?这是我们想要期许的。为了在噩梦当中苏醒,必须有所希望注入到人间,怎么创造一个新的希望?只有提供一个另外可行的道路才给人们新的希望,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在追寻这点。虽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是特别简单。所以必须要德高志远、勇于做梦,才能有向前的勇气,这就是中国领导人提倡的“一带一路”,这也就是我们中东人对接中国的梦,把这个梦做大做强,就能让这个梦想照进现实。
 
王健之问
   
  上海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主任王健研究员、也是历史所的负责人,他曾经多次到中东和地中海国家实地考察,对于中国和阿拉伯世界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的历史了如指掌。但在论坛上,他提出了这样的宏观问题: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在2013年贸易是2400亿美元,当时提出一个计划,十年以后达到6000亿美元;事实上到2014年,确实达到了2500亿美元。但是到2016年由于石油价格下降,中阿之间的贸易降到1700亿美元。即中阿之间,能源贸易占了非常大的比重,而一旦油价下降、贸易总额就下降。他请教在座的特别是来自中东的智库嘉宾,有什么好办法在能源之外弥补贸易总额下降,促进中阿之间的贸易增长?
  王健之问以及中东梦,其实是不可回避的战略性课题,立即引发了双方智者们的热烈回应。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的纳德尔·卡巴尼研究员就讲到基础设施背景,已经有越来越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在中东铺开,在这个区域可以发挥更加鲜明的作用。包括如何进一步作为一个桥梁把中国、中东、欧洲构建一个连接;包括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广泛参与,铁路、公路、航空、电力、卫星基站等等;另外有更加广泛的合作,比如运营(管理),致力于实现双赢、共赢式的合作。他认为中国和阿拉伯世界能很好地部署和实施“一带一路”,因为它也是当今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倡议;他还看好彼此主要城市间的经济贸易繁荣。
  中方专家则提出开展多样化的金融合作,并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国和中东国家虽然都是发展中国家,彼此合作也属于南南合作的范畴,但是中阿之间的合作有一个与其他国家开展南南合作最大的不同,或者说最大的优势,就是都有相对来说比较充裕的资金。中国和中东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加在一起,占全世界主权财富基金总额的70%,这是一支非常巨大的金融力量,除此之外,双方还有大量的民间资本,这样一种金融方面的优势,使中阿在合作的时候可以克服很多障碍。在金融方面合作,已经有了很多成功做法。对此,杨福昌也强调:丝路基金、亚投行、中国和阿联酋设立的投资基金增加,这些都是合作亮点,有了这样强大的金融支持,中阿双方在实体经济领域的合作就有了非常重要的保障。
    
发展之钥
   
  除了金融合作,阿拉伯专家认为旅游业也能擦出火花。纳赛尔·赛义迪就指出:旅游业也是“一带一路”倡议所关注的重要维度,中东旅游业正在发展,中国的中产阶级在崛起,中国的中产阶级希望能够进入到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区域,特别是到迪拜和波斯湾旅游,中国入境到迪拜的数量来说,已经排在第二位了。
  对于大宗商品贸易如何减轻对石油交易的依赖,阿拉伯智库强调比较多的新领域是可再生能源,即从合作角度推动可再生能源技术和商品的研发,在产量方面,能够实现经济可行性。如对蓄电池业务要进一步提高可行性,阿拉伯世界就可以提供重要的研发帮助,进一步朝全球价值链迈进一步;作为全球价值链的一部分,中国也已是发起者。而不断推进国际价值链扩大,是中阿双方的共同愿景。
  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统计则显示:该行国际业务已经实现了3327亿美元,覆盖了115个国家和地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设立了7个代表处、22个海外工作团队,累计发放1858亿美元款项,涵盖新能源、矿产、交通和基础设施以及产业园、装备、农业、民生领域。而对于阿曼、埃及、阿联酋、科威特、沙特等中东国家的贷款余额已达到70多亿美元,其中90%都是在近期发放的。为进一步深化中阿金融合作,开发银行正牵头发起并推进设立中国、阿拉伯银行联合体,加强与中阿同业理念的交通,逐步发挥其本土客户资源的经营优势。
  对于中阿经贸合作的蓬勃势头,于信汇教授是这样评价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上代表中共中央提出了未来五年中国外交发展总的路线、总的思路,就是坚持和平发展的道路,构建人类共同命运共同体,这就包括了积极发展中国和中东各国的关系,积极发展中国和中东各国的合作。
  从智库合作探讨的角度:一方面需要思考如何在新形势下借助于当前“一带一路”的契机,使中国和中东各国经贸合作能够进一步发展,走向一个新的台阶。另一方面,也需要思考如何与中东各国开展更加密切的合作,在中东地区共同努力创造出一个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和平稳定的环境。这样一个重要课题,既是与当下这一地区重要的发展形势相关联,又与中国和中东地区在快速发展之后如何走向更加健康稳定的发展前景有关系,所以也值得我们长期跟踪,长期关注相关的发展和变化!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