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世界各国如何解决 婴幼儿养育问题

世界各国如何解决 婴幼儿养育问题

日期:2018/1/17 阅读 ( 216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国外的托育市场到底是怎样的?他们又是如何开展家庭养育的?
撰稿|蒲 琳
 
  “幼有所育”谁来育、怎么育已经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问题。20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国家都在根据世界发展趋势、本国具体情况制定相关改革方案和措施,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特点是,在政府的改革方案中,都对家庭养育的重要性、实施办法和策略作了具体阐述或规定。
  那么,国外的托育市场到底是怎样的?他们又是如何开展家庭养育的?
 
美国:教育部推广培训“父母辅导者”
 
  美国的“学前教育”针对的是小学以前儿童。学前机构包括幼儿园(Preschool)和日托中心(Daycare)。日托中心接受6周婴儿到3岁幼儿,包含婴儿班、幼儿班。有些日托中心也提供3—5岁孩子的托管和教育。
  美国政府部门的一份资料表明,被送入日托中心的孩子比例最高,已超过40%。当家长要外出购物、健身,赴约等,也可以向日托中心寻求临时托管服务。除法定节假日外,很多日托中心全年开放,工作时间为早6点到晚6点,家长可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处理。
  在美国,“学前教育全民化”实现难度很大,父母需要为学前教育自掏腰包。日托中心属于市场化运作,收费因孩子大小而不同,年龄越小收费越高。根据地区消费、规模大小、资质等情况,每月从几百到2000多美元不等。
  尽管价格不菲,质量较好的幼儿园和托儿中心仍旧十分抢手,需要按照“先长后幼”筛选原则预先排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入托难”近年已经成为年轻父母们的心病。非营利机构“DC Appleseed”去年2月公布的《托儿危机》报告显示,由于出生高潮、托儿机构有限等原因,在华盛顿地区寻找能支付得起、便利、质量好的儿童看护中心堪称一场“战斗”。早在孩子还未出生之时,年轻父母就会在几个日托中心同时进行登记、占位。
  《托儿危机》报告还指出,大华盛顿地区私人保姆护理费用持续高企,以一周工作40小时计算,费用大约为一年3.7万美元到4.2万美元,让许多家庭望而却步。于是,在美国,不少年轻的父母被迫选择其中一人辞职在家看护孩子。更出人意料的是,在高昂的日托费用面前,现在老一代美国人也被动员起来帮助照料孙辈,开始“偶施援手”。
  在家庭养育婴幼儿的过程中,美国一直强调,婴幼儿教育从生命第一天开始。其中一项以家庭为基础的父母教育计划,称作“HIPPY计划”,即学龄前儿童的家庭指导计划。这个计划直接把培训带入家庭,计划中的母亲们每周要受到一次访问,每隔一周需参加一次与其他父母们的集会。
  同时,美国人十分重视人的独立性和自力更生精神,因此,从婴儿1岁半起就开始培养其自我服务技能。在这方面,美国幼教工作者非常强调,家长的密切配合,使婴幼儿的自我服务技能在家里尽可能得到强化。他们认为,自我服务技能的掌握,可以增强婴幼儿的独立性和成功感,可以使婴幼儿和家长双方受益。
  婴幼儿的自我服务技能包括:18至24月之间的婴儿能够学会自己用杯子喝水,能够拣起玩具;2至3岁的婴儿能够学会控制大小便,会用叉和勺吃饭,能够比较熟练地穿脱衣服、开合拉链;3至4岁的幼儿,独立性有所增强,上述技能更加熟练,几乎不用成人的帮助,自己会扣纽扣、系鞋带、吃饭、洗脸、刷牙等;5至6岁的幼儿,能学会自己洗碗,能够整齐地保管自己的东西,独立性大大增强。
 
俄罗斯:母亲的陪伴很重要
 
  在俄罗斯,市立的托儿所、幼儿园联合体是家长的首选。其中托儿所部分主要接收2个月至3岁的儿童,每个育婴班级不超过10人。同时,俄罗斯托儿所依据非常严格的程序选聘和任用养护人员。
  出人意料的是,尽管俄罗斯的托儿所提供几乎免费且完善的服务,但随着俄罗斯父母们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认识到亲子接触对子女健康成长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母亲更愿意亲自承担儿童3岁前的抚育责任。
  据了解,《2020年前的俄罗斯教育——服务于知识经济的教育模式》报告是俄罗斯联邦2020年前社会经济发展长期构想的组成部分。报告显示,2020年以前,俄罗斯将建立针对0岁至3岁儿童的早期家庭教育支持中心,并为处境不利家庭的儿童提供跟踪性教育支持。为了扩大学前教育的覆盖面,国家鼓励不同所有制形式的机构提供相关服务。在3岁至6岁阶段,要让儿童开始形成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创造力和探索知识的能力。在未来4年内,俄罗斯要使学前教育技术实现现代化,并将对幼儿教师进行再培训。
 
日本:注重幼儿园、家庭、社会三者合作
 
   “留给子女最富贵的财富不是金钱而是教育”已成为许多日本家长的座右铭。许多日本女性一结婚就放弃工作,开始为将要降生的孩子做精心准备。她们纷纷进短期大学、母亲训练班等,学习如何科学进行幼儿家庭养育。
  在日本,许多工厂向幼儿园开放,设立专门的接待日。如面包工厂让幼儿参观生产面包的简单过程,并讲解简单的道理。日本土地紧张,但尽量给幼儿园盖平房,为的是把幼儿园的危险系数减到最小。
  日本文部省注意协调幼儿园、家庭、社会三者对儿童实施的教育。2006年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的《教育基本法》修正案中,新增了“家庭教育”条目,修正案第十条指出:“父母及其他监护人,是孩子教育的第一责任者,必须努力让孩子养成生活当中必要的习惯,培育其自立精神,使他们身心和谐地成长”,“国家和地方公共团体要尊重家庭教育的自主性,并采取必要措施为监护人提供学习机会、信息及其他援助”。
  于是,日本在提高父母的教养水平上狠下功夫,主要通过两个渠道:一是学校教育,即从中学起就为女生开设家政课程,短期大学开设家政系等;二是作为社会教育和终身教育的重要一环来培训父母,例如开办“母亲班”“双亲班”等。这类学习班分两种,一种是以幼儿的父母为对象的学习班,另一种是以即将做父母的人为对象的学习班。他们学习内容大致是幼儿心理学、生理卫生、家庭教育等。
  文部省每年定期编印有关家庭教育的资料,发至各都、道、府、县,向年轻夫妇提供教育幼儿的信息以及传授科学育儿的知识和方法。这类教育通过函授、巡回恳谈、电视广播等三种方式进行,国家予以经费补助。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